Skip to content
search
Watches 是英雄所見略同,還是時代潮流趨勢?高級鐘錶品牌為何會出現相似的設計?

是英雄所見略同,還是時代潮流趨勢?高級鐘錶品牌為何會出現相似的設計?

是英雄所見略同,還是時代潮流趨勢?高級鐘錶品牌為何會出現相似的設計?
Hublot的製錶工坊。(Photo: Sandro Baebler/Hublot)
By Annie Darling
By Annie Darling
December 16, 2020
當你對鐘錶業了解得越深,越能發現各個品牌的創意總是似曾相識。

儘管我每天都圍繞著高級鐘錶打轉,但當我發現自己對鐘錶的見識很淺薄時,我感到相當吃驚。這些年來,我幾乎只撰寫關於鐘錶業的文章,但相較於那些通今博古、學富五車的品牌專家,我顯得一無所知。「你知道Casio是將G-shock腕錶扔出窗外來測試抗震性嗎?」、「你知道史上最昂貴的腕錶要價3,100萬美元嗎?」、「你知道Patek Philippe的機芯共有1,728個零件嗎?」這些專家知道的冷知識不勝枚舉,這也不斷提醒我,要想真正擁有「鐘錶專家」的頭銜,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正因如此,當我一位在瑞士製錶商工作數十年的朋友跟我說,他發現一些令人驚訝的東西時,立刻引起我的興趣。他喝了一口酒並對我說:「你看看這個。」他用手機連上一家拍賣行的網站,網站上顯示的是一款黃金材質的Serpenti錶款,看起來像是Bulgari的經典腕錶。Bulgari於1948年推出的Serpenti腕錶系列,其靈感來自於蛇,特色是將長長的金帶或鋼帶纏繞於可彎曲的管子上,做成盤繞形錶鏈。這項特殊的技術被稱為「Tubogas」,如今這個具有高辨識度的設計已經成為這個義大利品牌的代名詞,也曾出現在許多潮流先鋒的手腕上,包括Elizabeth Taylor和Naomi Campbell。

然而,拍賣行網站上的這只腕錶卻在苔綠色的錶盤上刻了另一個品牌:Baume & Mercier(約於1960年推出)。我不曉得Baume & Mercier設計過Tubogas風格的腕錶,更不知道Bulgari的Serpenti系列會在同一時間崛起。接著我的朋友給我看了Jaeger-LeCoultre另一款約於1980年推出的類似錶款;不久後,我在香港的《Extraordinary Women, Extraordinary Timepieces》展覽上,看到了一只約於1970年製造的黃金Piaget腕錶,錶盤是以青金石打造。我不禁注意起該腕錶與前兩款腕錶的相似之處,雖然這只Piaget腕錶是使用盤繞著橢圓形錶盤的黃金錶帶,而非使用單一錶鏈,但正因為纏繞在手腕上的錶帶與蛇尾有幾分相似,反倒凸顯了蛇型的設計重點。

延伸閱讀絕非翻新舊作那麼簡單,鐘錶復刻學問大 你知道多少?

Bulgari Heritage典藏系列Serpenti腕錶。
H. Moser & Cie. x MB&F合作推出勇創者圓柱游絲陀飛輪腕錶。
H. Moser & Cie.推出的Streamliner Centre Seconds腕錶。
 

「大多數的鐘錶業從業人員都生活瑞士,在享有同樣環境的情況下,有著相近的靈感便不足為奇。」H. Moser & Cie.的CEO Edouard Meylan說道。「可以說我們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甚至可能同時有類似的想法。」能夠完美無瑕地和錶殼結合的單鏈節一體成型錶鏈,最早是為Audemars Piguet於1972年推出的Royal Oak腕錶和Patek Philippe於1976年推出的Nautilus腕錶所設計。最近,多虧了H. Moser & Cie.、ChopardRichard Mille等品牌,這項設計才又重新浮上檯面。Royal Oak腕錶的八角形錶圈,搭配外露的螺絲和鋒利的線條,自上個世紀面世以來,也被眾多製錶商採用。而最早被IWC Schaffhausen廣泛用於1986年達文西萬年曆腕錶的陶瓷,也被Chanel用於旗下著名的J12系列。時至今日,陶瓷已經是Rolex、Omega和Hublot等品牌會使用的基本材料。

H. Moser & Cie.總是能跳脫框架去思考,過去甚至將多肉植物、苔癬、迷你蓮、水芹、紫露草和洋蔥苗種在腕錶上,配戴者一天還得澆水兩次。錶盤上鑲嵌著來自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天然礦石和地衣,橡膠錶帶上則有一塊類布料的覆蓋物,上頭長滿了草。儘管如此,Meylan承認要想從眾多品牌中脫穎而出,是一個不斷掙扎的過程。「經過數個世紀的創新後,想再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東西非常困難。當你在設計一款配備自動機芯和三指針的圓形腕錶時,你還能多與眾不同?」

See also: November 2020: What's New In Watches

H. Moser & Cie.執行長Edouard Meylan。
H. Moser & Cie.執行長Edouard Meylan。

出生於巴黎的Audemars Piguet執行長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表示,獲得靈感的關鍵是將品牌的視野拓展至瑞士以外的國家。「我總是說,如果我們的創辦人Jules Audemars和Edward Piguet在25歲時生活在今天這個世界,他們就不會住在瑞士,而會造訪全球各地。他們會四處奔波,以追求不可思議的全新腕錶。他們永遠不會想說:『我們現在可以放鬆了,因為我們已經夠好了。』他認為Audemars Piguet的獨立和家族事業的動力促使品牌發展,並說道:「我們的血液中流淌著創新的想法,這也是我們每天努力的目標。我們希望有所作為,並開闢自己的道路。」

當Bennahmias被問及Audemars如何阻止他人抄襲時,他開玩笑地說:「我們捉一個殺一個!」Audemars Piguet在最近的一起美國法院案件中,法官裁定其Royal Oak腕錶商標權受到抄襲侵犯,因而獲判980萬美元的賠償金。於1972年推出的Royal Oak腕錶,至今仍是該公司的代表作,以八角形錶殼和高質感的Tapisserie格紋裝飾錶盤聞名全球。Bennahmias說:「我們在世界各地都有派人注意市場情況。」因此如果有其他品牌試圖複製Audemars Piguet的腕錶,「我們會盡全力揪出他們」。然而,這不僅僅是製錶商才會遭遇到的問題,他補充說:「以時尚為例,當某個顏色流行起來,大家都會開始使用這個顏色。顯然,我們是鐘錶業最具代表性的設計師之一,因此所有人每天都會拿起放大鏡來檢視我們,想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

See also: Ricardo Chaneton On The Need For Duality In Life

Audemars Piguet執行長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Photo: Guillaume Megevand)
Audemars Piguet執行長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Photo: Guillaume Megevand)
Audemars Piguet推出的Royal Oak Concept Flying Tourbillon GMT腕錶。 (Photo: Diode SA Denis Hayoun)
Audemars Piguet推出的Royal Oak Concept Flying Tourbillon GMT腕錶。 (Photo: Diode SA Denis Hayoun)

La Fabrique du Temps共同創辦人Michel Navas對此深有同感。Louis Vuitton於2012年收購了Navas的公司,而Navas則被大家視為幫助這個時尚品牌獲得日內瓦印記(Geneva Seal,又名Poinçon de Genève)的功臣;日內瓦印記於1886年開始實施,是高級鐘錶的珍貴標誌。十幾年前,Navas推出了Louis Vuitton的Spin Time腕錶,利用12個旋轉的立方體作為時標顯示,而這款腕錶之所以能夠實現,必須歸功於其團隊所打造的獨家LV88機芯。「很多品牌都試圖模仿,但你無法欺騙消費者,因為他們看得出箇中奧妙。」

Stefan Ihnen是IWC Schaffhausen的技術暨研發副總監,他表示雖然有部分公司是故意抄襲競爭對手,「但大多時候各品牌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研發的主題與其他品牌相同。」此外,雖然大家對古董錶越來越有興趣,例如1917年的Cartier Tank腕錶和1963年的Rolex Daytona腕錶,但對傳統派的製錶廠來說也無濟於事。Ihnen說道:「用於製造機械錶的基礎技術已經存在好幾百年了,因此就算你在思考新的複雜功能,很多時候你會在這些幾百年前的檔案中發現,當時已經有人試圖打造這些功能,這讓人感到訝異。」

另外,獵人頭只會讓製錶商重演自家設計史的情況越來越嚴重。Hublot研發總監Mathias Buttet說:「各品牌都喜歡聘僱曾在競爭對手底下待過的員工,因為這有助於品牌發展。」舉例來說,Audemars Piguet的Royal Oak系列是由Gérald Genta設計的,他後來又設計了Patek Philippe的Nautilus腕錶,並改造了Omega的Constellation系列和其他數個錶款。設計師會帶著自己的設計喜好,從一個品牌跳到另一個品牌,Omega總裁暨執行長Raynald Aeschlimann認為:「潮流的出現是很自然的,不同的品牌也會試圖追隨潮流。」並且表示製錶商必須擁有自己獨特的歷史。他說:「我們的歷史獨一無二。我們是第一只登陸月球的腕錶。我們是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官方指定計時。我們是James Bond所配戴的腕錶。」

延伸閱讀從傳統製錶、石英革命到科技製錶,4位鐘錶專家現身說法——「創新是一股能量,能刺激我們製錶商的創意。」

Louis Vuitton的製錶大師Michel Navas。(Photo: Régis Golay/federal-studio.com)
Louis Vuitton的製錶大師Michel Navas。(Photo: Régis Golay/federal-studio.com)
Louis Vuitton的LV88機芯。
Louis Vuitton的LV88機芯。

各品牌也需要具備一些他人無法複製的獨家技術。對Aeschlimann來說,這包括Omega的抗磁機芯、保證精確度符合最高標準的大師天文台認證,以及獨特的18K金合金,例如色澤較傳統黃金淡雅的Omega Moonshine合金。IWC Schaffhausen同樣也自行開發Ceratanium合金,聲稱像鈦一樣輕盈堅韌,如陶瓷一般耐刮。至於Hublot也創造了專利合金,包括Hublonium鋁鎂合金、King Gold皇金,以及Magic Gold魔力金,其中魔力金是24K金與陶瓷的合金,幾乎可完全防刮。

Buttet分享:「在Hublot,我們有一個理念:『一馬當先,獨一無二,與眾不同』。這些是我每天遵循的價值觀。舉例來說,如果我們正在開發一個新的設計,但我們並不是第一個開發者,那麼我們就會中止開發。我認為生活中人們會決定自己想走的路,極少部分的人會做出不同的選擇,而其他人則只是跟隨在後。」

先前我從未發現這些一再出現的設計特色,一直被不同的製錶商重複使用,看起來這個未被遏止的沿用文化還會持續數十年。製錶商依然會繼續從其他製錶商汲取設計靈感嗎?我代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表示:希望不會。

延伸閱讀奢華運動錶的鋼鐵之戰!從設計邏輯到材質創新,高級製錶的改革之路

  • Translation Ivan Huang

Tags

Watches bulgari bulgari serpenti baume & mercier jaeger-lecoultre piaget rolex omega M moser & cie edouard meylan 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 Michel Navas louis vuitton luxury watch brands luxury watches watch industry watchmakers horology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