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Fashion 東方之光!印度的時尚勢力崛起,西方各國請小心!

東方之光!印度的時尚勢力崛起,西方各國請小心!

東方之光!印度的時尚勢力崛起,西方各國請小心!
中印度的訥爾默達河河畔,模特兒身穿Supriya Lele 2020春夏女裝系列,由Jamie Hawkesworth掌鏡拍攝。
By Rosana Lai
By Rosana Lai
July 25, 2020
印度的時尚勢力崛起,2020年LVMH青年設計師大獎的入圍者Supriya Lele和Priya Ahluwalia,用東西交融的視角,摩登詮釋出家鄉的美好景緻風光。

在印度中央邦(Madhya Pradesh)的訥爾默達河(Narmada River)河畔,粉紅色的斑駁建築石牆林立,映照著日出的第一道光輝。各色小船點綴河面,其中幾艘平靜地在水面上滑行,船上各站著一個年輕的印度模特兒,身穿有著不對稱領型及褶飾、材質輕薄、多色層疊、宛如現代紗麗的服裝,這是Supriya Lele在倫敦時裝週上發表的2020春夏女裝系列。

Supriya Lele是英國印度裔設計師,生於英國,在薩福克郡(Suffolk)的伊普斯威奇鎮(Ipswich)長大。今年一月她旅行至印度,和好友兼攝影師Jamie Hawkesworth展開了一段藝術探索之旅。他們在訥爾默達河拍攝Supriya Lele的最新服裝—一系列混合了現代極簡主義和印度符碼的色彩鮮豔之作,而這次拍攝也勾起了設計師的特殊情感。「我父親的骨灰就灑在這神聖的訥爾默達河上,現在看到我的作品從歐洲來到這裡,感受到它們和此地產生共鳴,是一件很感動的事。」Supriya Lele說道。「這條河變成了某種象徵,我終於回家了。」

Supriya Lele是2020年LVMH大獎的決賽選手,自獎項創辦七年以來,今年是多元性最高的一年,共有兩位印度裔設計師入圍:Supriya Lele和奈及利亞印度裔的男裝設計師Priya Ahluwalia,她們的入圍展現了近來市場對印度時尚新秀的關注,也證實了印度在成衣市場的崛起。根據麥肯錫發佈的《2019年時尚產業報告》,印度展現出強勁的成長,其國內成衣市場總值預期在2022年會達到593億美元的市值,經濟成長不久後就會超越中國、巴西和墨西哥。去年,超過300家國際服飾品牌湧入印度市場,包括去年十月在印度新德里展店的Uniqlo。由於歐洲精品大牌的需求,擁有豐富織品歷史和充足工匠的印度刺繡業,出口量也較20年前成長了500%。印度市場的崛起,順勢照亮了像Supriya Lele這樣的時尚新秀,不僅是因其服裝設計的功力,更是看重這些設計師對於印度工藝特色、環保永續的詮釋。

See also: 18 Asian Fashion Designers Who Are Doing Us Proud

Rahul Mishra 2020春夏高級訂製系列的洋裝。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Rahul Mishra 2020春夏高級訂製系列的洋裝。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Supriya Lele還記得媽媽第一次帶她去買紗麗的場景。「媽媽、姐姐和朋友會跟著你一起去布料行,我們坐下、喝茶,看裁縫師拿出一捲又一捲顏色鮮豔的布匹,任君挑選。訂做紗麗是兩代之間的共同回憶,它耗時、費工卻又相當美麗,一套要用來傳家的紗麗,意義可是很重大的。」Supriya Lele期許自己的設計也能這樣雋永傳家。

明星造型師、劇服設計師暨《Vogue India》時尚總監Anaita Shroff Adajania也看見了印度文化的獨特:「我們會把衣服捲在棉布中、撒上香料,確保紗麗在代代相傳的過程中不被蠹蟲吃掉,服裝就是印度女人的故事書。」

16世紀時,印度刺繡工匠最初被稱作「Karigars」(烏都語的「傳統紡織工匠」)。這些擅長製作亮片、珠飾細工和立體刺繡的工匠聚集在孟買(Mumbai ),其中古吉拉特邦(Gujarat)一帶則特別以提花、人棉印花和喬具皺紗布聞名,方圓100公里內,你都會找到某種特殊刺繡技法的工藝大師。這樣大師「遍地開花」的情形縱然為織品設計帶來無限可能,卻也造成長久以來工藝整合和工藝商品化的困難。今日印度的服裝產業已經更能掌握時尚業多變的市場需求,「在南方,他們十分注重布料材質,喜歡黃金勝於鑽石;在唯一有冬天氣候的北方,他們喜歡未經雕琢、大體積的珠寶刺繡;在孟買,則會發現人們喜歡較具實驗性質、新潮的設計,加爾各答市(Calcutta)就是這種服飾的匯聚中心。」印度版《Harper’s Bazaar》的創刊總編輯和寫手Sujata Assomull如此解釋道。

模特兒展示Priya Ahluwalia的回收再製服裝作品。
模特兒展示Priya Ahluwalia的回收再製服裝作品。

整個17世紀,印度沒有任何設計師、模特兒或時尚品牌受人討論,服裝的價值全然取決於布料成分和裁縫師的手藝,「裁縫師就是店裡的神。」Anaita Shroff Adajania回憶起裁縫師在祖父開的訂製服店裡工作的場景。直到1980年代,印度才開始創立時裝學院。在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協助下,印度紡織部於1986年在德里設立了第一所時裝學院「印度國家時裝技術學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Fashion Technology)。正式的教育系統訓練塑造出國家第一批時尚設計師,而19世紀的經濟起飛和政治解放,更讓西方服裝產業得以進駐印度,且隨著女性投入職場,為成衣展業挹注更多人力,設計師得已從商業訂製(made-to-order )模式,轉而發展出成衣(ready-to-wear)生產線。國際服裝雜誌也在此時進入印度市場,繼1996年的《Elle》之後,十年內也陸續創立了印度版的《Cosmopolitan》、《Vogue》和《Harper’s Bazaar》。

印度現代時尚崛起,時裝設計協會(Fashion Design Council)在2000年舉辦了第一屆印度時裝週,提供新銳設計師一個發光的舞台,但20世紀真正形塑出印度現代時裝和審美觀的,卻是電影工業寶萊塢(Bollywood),在這些載歌載舞的電影中,時尚融入了每個人的生活。

「印度有雙寶:板球、寶萊塢」Sujata Assomull說道,「人們家裡剛開始有電視的時候,我們只有一個『全印電視台』可以看,所以每週日晚上,全家人就會擠在電視機前,欣賞國家電視台播放的寶萊塢片。長久以來,電影就成了人們的時尚新訊來源。」直到今日,明星藝人的穿搭仍具強大影響力,明星造型師Rhea Kapoor和Anaita Shroff Adajania等,就有帶動趨勢、潮流的能耐。Anaita談起這股影響力:「其中一部我負責搭配造型的電影《Dhoom》,我讓男主角John Abraham穿上一件皮夾克,我深知這不是印度天氣該有的打扮,但電影上映之後,滿街男孩都在35度的高溫下穿上一件皮夾克。」

對於一般印度女性來說,最接近電影明星的一刻,當然還是婚禮那天了。「我們的婚禮像是連續幾天的電影製作。」Sujata Assomull解釋,「那就像是把成人禮舞會、Met Gala和奧斯卡全部辦在一起。」這項傳統造就了印度500億美元的婚紗業,也算是一種國家特有的時尚環節。結果,那些最成功的訂製婚紗設計師,像是Sabyasachi Mukherjee和Manish Malhotra等,成了印度時尚設計師的終極楷模。「這些設計師專門製作印度婚禮或慶典的服裝,大家都會自動找上門,他們永遠不用和國際設計師競爭。」Sujata Assomull說道。

See also: 12 Asian Films With The Greatest Pop Culture Influence

Rahul Mishra 2020春夏高級訂製系列的洋裝。(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Rahul Mishra 2020春夏高級訂製系列的洋裝。(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Photo: Courtesy of Rahul Mishra

但是,印度如今蓬勃發展的時裝產業,也少不了和西方市場的利益爭奪。當初英國為了保護本土的羊毛和蠶絲工業,英國議會在1700年發佈的《棉布法案》(Calico Acts)和1721年的修正案,限制了印度棉布的出口和銷售,這項法案顯示西方早已認知到印度布料的價值和品質,卻將其視為一種威脅。幾個世紀後,印度對於西方時裝屋來說,仍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原料供應國,為Christian Dior、Saint Laurent等品牌提供布料和配件。據傳西方精品在製作過程中大量使用印度工匠,卻利用其缺乏完善制度與勞工保障的弱點,剝削工匠,遂有2013年震驚全球的「Rana Plaza」孟加拉成衣大樓倒塌事件,造成1,100名成衣工人喪生。印度與西方的關係劍拔駑張,今年三月,《紐約時報》發佈調查報導,曝光了一個由開雲集團和LVMH集團聯合簽署的「蜥蜴條約」(Utthan pact),旨在改善勞工工作環境,然而報導指出,這個條約並沒有實質法律效力,大部分的品牌也無意嚴格遵守條約。

儘管可能是以龜速進行,但情況正在改善。「近來有更多品牌願意承認他們一直以來都取用印度資源,輿論對品牌的壓力帶來了更多的透明公開化,尤其是在時尚界如此強調多元性的這個時代。」Sujata Assomull說道。金奈刺繡工坊「Vastrakala」負責Chanel頂級傳統工作坊「Maison Lesage」中高訂系列的裝飾,是少數存有高竿技藝,且得到合理待遇的印度工坊。另外,像是今年年初高調發佈的「Sabyasachi x H&M」聯名系列、LVMH青年設計師大獎,或是國際羊毛標誌大獎(International Woolmark Prize)等,都為世界各地的新銳設計師提供創業資金,也成為讓印度設計師躍上國際時尚版圖的重要推手。

See also: Ladies First: Manu Atelier Founders Merve & Beste Manastir On Running A Family Business

其中一個最成功的故事是40歲的Rahul Mishra,他是第一位被邀請登上高訂週官方日程的印度設計師,並於今年一月在巴黎展出他的第一個高訂系列。Rahul Mishra白手起家的故事相當激勵人心,他小時候在水泥教室中長大,拿火柴盒和鞋油罐當玩具,「我父親想要我成為一個工程師。他覺得工匠只能勉強糊口,所以絕對不會想要自己的兒子去做女生的衣服。」Rahul Mishra用實力證明父親錯了,他成為印度的時尚設計師先驅、贏得米蘭時尚學院Istituto Marangoni的獎學金、2014年國際羊毛標誌大獎(擊敗了Altuzarra、Ffixxed Studios等勁敵),種種經歷為他贏得連續11季巴黎時裝週的官方日程席位,現在更榮登高訂週日程。

Rahul Mishra以細緻的層疊薄紗、飄舞的貼花刺繡和線條摩登的短祭袍式上衣聞名,服裝讓人一眼就聯想到印度的女裝上衣。在Rahul Mishra事業屢創高峰之際,他開始注意到一些歐洲時尚界的產業陋習,因此決心要改善這個現象。

印度帕尼帕特的一間舊衣回收廠,由Priya Ahluwalia攝影,收錄至她的著作《Sweet Lassi》中。
印度帕尼帕特的一間舊衣回收廠,由Priya Ahluwalia攝影,收錄至她的著作《Sweet Lassi》中。

「我進入時尚業不是為了賺錢,不然,我當初大可不用忤逆父親,就做個賺錢的商人就好。」

RAHUL MISHRA

「我的成功讓我確定自己所創造的衣服對全世界的人都是有吸引力的,但身處歐洲、學習了時尚的商業面後,我理解到這個行業已經偏離正軌。」Rahul Mishra坦言,「大家在乎的是開設更多店面、拍攝更多廣告,但我並不想要落入這個窠臼,我希望我的衣服是有意義的。」於是他提供了印度胡格利(Hooghly)、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德里(Delhi)等村莊近700個工作機會,據傳每個員工的薪資都比其他同行高了20%,「我進入時尚業不是為了賺錢,不然,我當初大可不用忤逆父親,就做個賺錢的商人就好。」Rahul Mishra不僅揚名國際,他在自己的家鄉也成為一位備受推崇的設計師。

如今,世界各地的印度新銳設計師都不吝於展現他們的亞洲根源,將他們驕傲的血脈,以現代化的詮釋呈現在世人眼前。「過去在印度,來自歐洲的服裝都會有一個大大的標記,但現在這個標記越來越不明顯了。」Sujata Assomull說道。「人們逐漸把焦點放回印度本身,因為這是現在的市場所在,年輕設計師們也不再做出高呼印度文化的服裝,而是將這片土地的故事和價值,細膩地融入服裝之中。」

See also: Rising In The East: How Huishan Zhang Became One Of China's Top Young Fashion Designers

「過去在印度,來自歐洲的服裝都會有一個大大的標記,但現在這個標記越來越不明顯了。」

SUJATA ASSOMULL

Supriya Lele在LVMH大獎上的決賽競爭者—男裝設計師Priya Ahluwalia,也用服裝向她的家鄉致敬。她在爸爸的家鄉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對於人們身穿2012年倫敦馬拉松的T恤走在街上,感到好奇。後來到了母親的家鄉,印度德里以北90公里的帕尼帕特(Panipat)時,她拍下了一間全球前幾大的舊衣回收廠,這激發她創立了強調永續性的同名品牌,將村莊裡滯銷的庫存布料,運用傳統織品技法來製作男裝系列。Priya Ahluwalia解釋背後的理念:「印度和奈及利亞的文化都強調不要浪費資源,這對我的設計絕對有很大的影響。我認為一個人在購物時,如果受到商品背後的故事吸引,就會更願意將這件商品傳遞給後人,而不是隨意丟棄。我希望人們會想要一輩子保有我的服裝,也期許這樣能有助於服裝的永續性。」Priya Ahluwalia的2020秋冬男裝系列,以懷舊補丁、西洋棋棋盤印花為創作元素,帶領觀眾回到1965年、她父親出生的那年。

同樣的故事也發生在Supriya Lele身上。當她第一次嘗試要設計一件以紗麗為靈感的上衣時,她媽媽拿了一件再也不穿的紗麗給女兒實驗。Supriya Lele拆解了衣服的版型,一片片仔細研究,發現縫份的部分特別大片,也就是說,同一件紗麗,幾乎可以修改給各種身形穿。「這個概念讓我對衣服有了新的體悟:你不需要買了新衣服,就丟了舊衣服。好好珍惜一件衣服,其實就是現在人們在談論的永續性。」

夕陽餘暉映在訥爾默達河面上,Supriya Lele的服裝彷彿染上了一層新的色彩。這些現代、大膽的服裝剪裁,對比一旁身穿傳統服飾、正好奇探頭望著拍攝過程的婦女,兩者之間產生的共鳴,美麗而驚奇。Supriya Lele感性形容:「我把自己視作是兩個世界、兩個時代的共同產物,但是看到一部分的我,遇上了另一部分的自己,感覺像是我生命的岔路,終於圓滿交會在此地。」

See also: 7 Of The Most Iconic Fashion Shows Held In Asia

 

Tags

Fashion India LVMH Prize Indian fashion designers Fashion Designers Supriya Lele Rahul Mishra Priya Ahluwalia Fashion Trends Fashion Brands Haute Couture 時尚 設計師 永續時尚 印度時尚 高級訂製服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