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Tatler 創刊十週年特邀封面人物:金車關係事業總經理李玉鼎

People

June 7, 2018 | BY Camille Chang

威士忌以前的故鄉在蘇格蘭,未來的故鄉在宜蘭。李玉鼎十年不僅磨一劍,更把台灣推上全球舞台。在 Taiwan Tatler 歡慶十週年的這一期,他與 Camille Chang 分享了噶瑪蘭的前世今生,以及即將大力開展的啤酒新事業。(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坐在開往金車噶瑪蘭酒廠的小巴上,我突然意識到,這是過去短短半年不到的光景裡,我第三次踏上同樣的旅程。第一次是在去年聖誕節前夕,當時噶瑪蘭威士忌廠剛剛在業界相當知名的 IWSC 國際葡萄酒暨烈酒競賽(International Wine and Spirit Competition)中,獲頒「年度風雲蒸餾酒廠」(Distiller of the Year)這個大獎。雖說 Kavalan 的酒品得獎時有所聞,2017年底的這個獎項卻不僅是來自亞洲酒廠的首度摘冠,更是第一次頒發給如此年輕的蒸餾廠。與威士忌傳統生產國家動輒數百年的歷史相比,酒廠能有這樣的佳績,實屬不易。

誰知這邊廂噶瑪蘭首席調酒師張郁嵐的專訪才刊出不過月餘,酒廠那邊又傳來新的捷報——金車集團董事長李添財與總經理李玉鼎在今年三月底的 World Whiskies Awards(簡稱 WWA)頒獎晚宴中,入選這個產業最高榮譽的威士忌名人堂(Hall of Fame);而且他們還是榜單上有史以來唯一的華人,以及前所未有同時上榜的父子檔。赴英領獎的李玉鼎自倫敦返台後,隨即就在宜蘭召開了盛大的國際記者會,現場還播放了授獎的影片,其盛況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金車噶瑪蘭酒廠自2008年第一支威士忌酒款上市至今,十年來旗下酒款已經抱回超過270面金牌。如此輝煌的戰績,加上多次獲得年度風雲酒廠的殊榮,讓今年李氏父子成為威士忌名人堂自2004年以來的第49位入選者,顯得更是實至名歸。不過,如果搭時光機回到十年前,可能沒有人會相信從來不產威士忌的台灣,有一天能夠在全球業界版圖上佔有一席之地,更遑論還在酒款上市滿十週年時,就獲得如此大的殊榮;可能當初對此不抱有任何期待的人當中,就包含了你我。

「那時候評估過後決定要做威士忌,就先從尋找顧問開始著手,哪知道問過不少人都說台灣其實不大適合,聽過好幾個下來是越聽越灰心,」李玉鼎回憶道:「但我們家的人想法是不大一樣,我父親剛好是個逆向思考的人,別人覺得可以我們還不一定會做,我想我也是有這種遺傳基因。於是就不管他,先做了以後再說。」儘管初期沒有可以合作的顧問,李玉鼎還是劍及履及地買了設備、建廠房,大概才十個半月就把蒸餾廠完成了。後來輾轉找到了前顧問 Dr. Jim Swan,才順利將整個生產技術醞釀完備。然而,產品剛上市的時候,照樣經歷了一番波折。「那時候出去銷售大家都是說台灣哪有可能做威士忌,那種威士忌怎麼會好喝,有不少冷言冷語。他們這樣講,反而更激起我的鬥志,我跟內部的人都是這樣說的,你越看不起我,我就越做給你看。」

 

原本眾人都不看好的事業,卻在他們首支酒款「噶瑪蘭經典單一麥芽威士忌」推出的兩年後有了轉機。「第一次得獎結果揭曉之前,大家都以為台灣來的只能是陪榜的,結果盲測裡面我們居然是冠軍。從這一次開始,慢慢地品牌才有一點小小的知名度,也這樣子從國外紅回來台灣。」

第一款噶瑪蘭單一麥芽威士忌上市的同一天,噶瑪蘭酒廠也正式對外開放參觀,所以2018年對金車來說,算得上是個「兩個十週年」的概念。「當初還有一些業界的人會說,你們金車的酒是拿國外的酒來這邊倒進去、攪一攪做成的,但是只要來看過,你就會知道那是無稽之談。我們這邊的環境完全不會輸給國外,內部的每一個環節我都抓得很細,因為工廠是我蓋的。」李玉鼎說自己從小就住在工廠裡,是個在廠裡長大的小孩。金車這個品牌的前身原本做的是殺蟲劑,剛轉型做飲料的時候,也曾被人笑話「做蚊子水的來做飲料,那能喝嗎」,但後來照樣將伯朗咖啡打造成國際性的品牌,近一點的如越南,遠一點的如德國、捷克,都能看到 Mr. Brown 的身影。有為者亦若是, 噶瑪蘭酒廠不僅完全開放讓大家參觀,也完全免費,還可以試飲。初時一年可以達到百萬參觀人次,目前也大概維持在一年80萬左右,是全球參觀人次最高的威士忌酒廠,李玉鼎還開玩笑說沒有來過就不算是台灣人,「去國外語言又不通,導覽介紹也沒那麼親切,還要花大錢,」他繼續道:「我的觀念就是盡量讓別人來看我的環境,就像我們以前去參觀日本的工廠那樣。我也不怕別人看,因為真正的 know how 是在裡面而不是在表面上。我就是希望台灣每一家工廠都能蓋成這麼漂亮。」

秉持著「既然要做那就不能輸給別人」的一貫作風,威士忌廠的第二個十年除了擴建廠房、增加產能,也希望衝一些市佔率,讓品牌的能見度能真正起飛;這一點從金車日前推出的普飲款「噶瑪蘭珍選單一麥芽威士忌」便可見一斑,售價親和,據說到目前為止是零負評。而海外宣傳方面從時代廣場的廣告,到《Times》和《Newsweek》的封底等等,也在大手筆地逐步打開知名度。「品牌推廣當然不是特效藥,行銷費用跟銷售量不會成正比,你要慢慢去累積到一定的程度,它才會爆發出來,」李玉鼎說:「所以還是要敢花錢去培養這個小孩子,有天它長大賺錢之後就會回報你。」他也預言道:「我有一個感覺,在未來十年裡,Kavalan 應該會起來得非常快,所以我才敢去投資嘛。」

他笑說外界看來,他和李添財這對父子可能是「很 crazy 的 Lee family」,在他眼中,父親卻是他最好的合作夥伴。「因為我們兩個決策都很快,又沒有股東,所以也不用考慮其他人願不願意。」今年六月份即將隆重推出的啤酒事業正是如此,2016年7月拍板定案之後,9月份李玉鼎又從零開始,遠赴德國尋找顧問,10月份就開始下訂單買設備,一年後工廠便已落成,動作之迅捷,令人咋舌。而對李氏父子來說,這不僅是嶄新一頁的開啟,也是20年前一度擱置的啤酒夢的死灰復燃。他打趣地說是因為「還是喜歡喝嘛」,以致於在噶瑪蘭創廠之前,因為政府政策問題而無法落實的夢想,如今隨著精釀啤酒風潮的興起,又能夠蓄勢待發。不過他強調自己要做就會做得很傳統,主打的就是德式啤酒。「傳統這一塊裡面其實還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我首先要讓消費者清楚我在賣什麼種類的啤酒。如果你去問什麼是拉格(Lager)啤酒,可能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回答不出來。沒有好好介紹清楚就去賣的話,只會害了你的產品;所以教育端要先做好,那你就會變成很專業,消費者才會相信你。」

而且這次他不僅要做 RTD(Ready-to-Drink)啤酒,更要跨足啤酒餐廳。地點就選在艾美寒舍酒店對面,是台北都會的超級精華區,租金不便宜,且兩天之內就要做決定,逼得他將原訂七月份才要開始找地點的時程,足足提早了好幾個月。於是他又從一張白紙開始,找廚師、定菜單、組團隊、動工裝潢,兩邊一同展開忙得不可開交。但就像他說的:「反正就是先做嘛,每一天都要過得很充實。」噶瑪蘭的故事已經告訴我們,能下定決心的人,就比較有成功的機會,一開始就立定目標勇往直前的金車 Buckskin 柏克金啤酒,想必也能以正統風範,締造漂亮成績。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