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7《TAIWAN TATLER》廖曉喬:沒那麼簡單

People

April 7, 2017 | BY Camille Chang

微風集團策略長廖曉喬(Michelle Bridgette Liao)與 Camille Chang 大談自己宛如八爪魚般瘋狂的工作日程點滴,同時在不經意中也揭露了天之驕女眾多不為人知的小秘密。充滿驚喜的專訪中有挖掘不完的彩蛋,讓人忽然發覺廖曉喬原來是那麼不簡單。

gallery1-20170407113038-TWNTATLERNO107Cover_resized_773x1041.jpg
廖曉喬。(攝影╱Joshua Lin;化妝╱Jenny Lin (Lanchi)╱髮型╱John@Flux
服裝╱Dior;項鍊與戒指╱Bulgari)

廖曉喬有雙美麗的眼睛,姣好的面龐右側,生著顆小巧的美人痣。說話時語調輕柔,訪談中有問必答,談到特別好玩的話題,還會逗趣地揮舞著高舉的雙臂,毫不造作地流露出自成一格的率性與童真。然而步入相約的咖啡廳包廂時,行程滿檔的她手上拿的不是名牌包,而是個正經八百地標有「卷宗」兩個大字的公文夾。關於 Michelle,我們大概已經聽說得太多,但或許,我們其實也一無所知。

「很多人都不曉得我會修圖這件事,其實我修圖滿厲害的,連林炳存大師看到我的作品也都頻頻點頭,」Michelle語出驚人地說。身為微風集團的策略長,她執掌的領域包羅萬象,從2D的平面視覺設計,到3D的立體空間規畫;從百貨自營餐廳、時尚品牌的整體形象,到行銷、公關甚至是採購、招商,幾乎是無所不包。比如說,微風各館每個月都會出一本內容完全不同的刊物,其個別的活動主題、特別企畫,都是在她的監督下完成。「我現在已經無法在每次拍封面的時候都到現場,但是遇到比較重要的檔期,像是母親節和週年慶,我還是都會過去監看。拍攝結束後,片子會直接到我桌上,我挑好後會請攝影師給我大檔,由我來負責完稿和修圖,最後再決定封面的中文和英文要下什麼標和用什麼字體。」雜誌社習以為常的作業流程,在她手中竟是如此地駕輕就熟,讓人乍聽之下頗有種角色互換的錯覺。

「我涉獵的工作層面非常廣,負責的東西卻可以到非常細。像我早先去南山就是為了看一下我們戶外的廣告 Logo 應該要放在哪裡,這必須我自己到現場看過才能決定。我可以在那裡發很久的呆。」除了這些以外,微風近兩年新推出的數位會員積點制,也是出自 Michelle 的手筆。「16年前微風廣場還在籌備期間的時候,我就有做過線上購物,這在那個年代還算滿超前的。現在微風的數位這一塊就是全權由我這邊主導,我哥跟常董就是每週瀏覽會員人數和開銷報告而已。為此我還要重新學習 ERP、大數據等等,」說到這裡她打趣地說道:「我想我可以為自己下一個標叫做『離瘋不遠了』。」

當然,Michelle 在集團中所扮演的角色並非一直如此吃重。曾經她也可以只專注在自己擅長的設計領域;只是2015年夏天之後,一切都變了。「在那之前我就好像有個保護傘,可以盡情做自己喜歡的事。我父親過世後,就變成什麼都要管,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腦袋很重要,要保持清醒和專注。所以,就算跟朋友聚會,也不太喝酒,因為喝一點隔天就變笨蛋了。」

回過頭去看過往報章媒體中有關 Michelle 形形色色的報導,與如今這個坐在我面前侃侃而談傳統百貨業面對購物習慣改變該如何因應的她兩相比較,突然有種昔日那個古靈精怪的女孩長大了的感慨。雖然必須一肩挑起許多重擔,她卻總是懂得怎樣將興趣與工作結合在一起。「因為我單身,所以大家都好奇我為什麼會想做 Baby Madison,但其實我一直以來就很喜歡 Baby 的東西。我在高中的時候買了一件 Baby Dior,那是我第一次買童裝,完全沒有任何原因,只是覺得很可愛,」Michelle 回憶道:「我高中讀的是天主教寄宿女校,烹飪跟裁縫是必修課,那時候我的裁縫作業做的都是 Baby 的衣服,我好像到現在都還有留著。」話鋒一轉她又自我調侃:「我真的從小就很喜歡小孩子,到現在還是單身實在是很奇妙的事。當然這也不是我自己能掌控的。」

除了一直以來特別鍾愛小人們和迷你版時尚,做童裝有部分也是為了想與電商做出區隔。「很多東西是虛擬世界無法體驗到的,這也是我為什麼會開始做 Baby Madison 的原因之一。小朋友的東西並不容易在網站上採買,逛街時逛到實體百貨的櫃位,小孩現場穿了喜歡,父母親都會買單。我們想要的就是增加體驗式購物的比重,這方面餐飲是最直接的例子,另外像是美甲服務、虛擬實境等,我們都會慢慢地放多一點在賣場。微風南山將來還會有一個6D電影院,這就是網路上感受不到的東西。至於精品的部分,就是要限量,要客製,才會與眾不同。」

談了這許多在工作上的心得,Michelle 坦言開會談判、協商合作條件、會計和數字等是自己的弱項;在這上頭跟哥哥廖鎮漢正好相反,兩個人可以說是完美的互補。「可能是從小耳濡目染養成的習慣吧,我哥是無時無刻都會想要聊工作,我則是一到週末就會把天線關掉,他跟我講什麼我的反應都會有點遲鈍,需要記在筆記本上。我們這樣分工還不錯。」如此繁重忙碌的工作常讓她神經緊繃,因此每兩個月出國渡假放空,對她來說很重要。「我通常喜歡去海島,因為去了大城市也會讓我腦袋很忙,職業病上身;無論去餐廳還是商場,總想著有什麼地方可以參考、仿效。但是到海島就會變成傻子。」除了出國,最近她發現國內小旅行也不錯:「年初辦完尾牙後我很想隱居,於是就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特別去找沒有收訊的地方;想要住小木屋,一出門就是芬多精。後來找到了宜蘭山上很不錯的民宿,霧霧空靈的樣子,無論是下雨還是晴天都很美。」若是好奇這些地方實際的收訊效果如何,是否還是有人成功找到她,Michelle是這麼回答的:「我都不管,直接開啟飛航模式,急著想找我的人就死定啦!」

另外一點與外界既定印象不同的是,Michelle 出國時比起買衣服,更偏好買些家飾品。她笑稱自己「喜歡 Fashion 但不是 It girl」,因為工作實在太忙了,不太有時間去添購最新流行的款式;衣櫃裡大多是白襯衫,再來就是黑裙跟黑夾克這類經典款,當季的東西有限。此外,與其把錢都花在買包包或珠寶,她寧願多收藏幾件藝術品。參觀一年一度的 Young Art Taipei(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和香港的 Art Basel,挖掘新藝術家,是她的固定行程。「我每年都會撥一些預算,買至少一到兩件藝術品。我很喜歡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他們的東西在國際上來講價格相對親民許多,而且工法大多很好,底子很紮實。每個人對藝術品的喜好都不同,有些人喜歡普普風,我卻是喜歡比較古典的作品,或是風格偏可愛輕鬆的,這樣每次看到時,心情都會很愉悅。因為我希望放在家裡的藝術品,能對風水和整體氛圍都好,所以不是特別愛暗黑或意境沉重的作品。」

雖然坦承自己有著「貓的記憶」,時常會記不得藝術家的名字,收藏作品也全憑感覺,Michelle對藝術有興趣和天賦是個公開的秘密。曾有長輩鼓勵她可以朝這方面發展,當父親廖偉志還在世的時候,也曾經認真考慮過,後來當然無法付諸實行,所以她決定把這個計畫延到退休後。「我一直很想做的是童話書,或者更確切地來說,應該是那種在故事中搭配插畫的小說(illustrated novel),不過是專門給小朋友看的。」說著說著,居然又繞回了小孩子的話題。「我對兒童教育很感興趣,有一度我還想跟朋友合開補習班,後來覺得相關的資源不是那麼充沛就放棄了。不過我始終覺得教育是種很有趣的心理學,因為透過教育可以塑造一個人的個性。另外所有的議題,包括環保、慈善的提倡,其實都要從教育做起。」

除了在微風集團的職位,Michelle 還曾有過另一個身份,便是 Live to love 宏愛台灣協會的理事長;她不僅主辦過白內障募款餐會,還為了做義工去過尼泊爾三次。「我自己雖不是醫護人員,但我可以幫他們換紗布、點眼藥,做些非專業人員也能做的工作。我覺得我既然辦了這個有意義的活動,就有義務將募到的款項百分之百帶給當地需要幫助的人,」說到這裡,Michelle開玩笑道:「所以我真的不是大家想像中的 It girl。當其他人去時裝週趕集的時候,我可能正在尼泊爾過著清苦的生活。」語畢又轉而認真地解釋:「但就是因為有這些經驗,我才能想出不同的慈善案子,看事情的角度也會比較廣。」

擔任宏愛理事長期間,她曾構思過一個獎學金企畫,希望幫助國內礙於家境弱勢,無法追求自己夢想的小朋友。為此她還特別研究過獎學金核發的標準,好針對現有制度的不足之處來加以補強。後來她將慈善事業的重心轉移到微風慈善基金會時,也將當初制定的整套系統延續下來。「教育是永續的事業,只要有心,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做。就在昨天我還第一次為同學們頒發了獎學金。我甚至有看到他們的成績單。」

有時候 Michelle 真的可以是個認真到令人咋舌的人。比如她在澳洲念書時是雙修日文與行銷,曾經拿過昆士蘭州日文演講第一名,還因為發音太標準,被質疑過是否有日本血統。「我以前很喜歡看木村拓哉演的日劇和日本的綜藝節目,甚至到現在電視一打開,還都只看75台。那個年代在國外租到的片子只有日語原音,沒有中文字幕,為了要看懂劇情,只能拼命死練。」僅憑著這一份熱忱,居然也讓她拿到了日英口譯執照。兩年前父親在日本做治療時,與醫療團隊的溝通,自然也不假他人之手。「所以我跟 It girl 差很多吧?」Michelle 不減幽默地補充道。

雖然如此,現階段的 Michelle 對感情卻很隨緣。「講了這麼多,好像會讓人覺得當我的另一半很難。我給人家的印象太強了,只有數字跟包餃子很弱,」她一邊談著自己的感情觀,還不忘自我調侃。「有不少人介紹條件很好、事業有成和很成熟的男生給我,可只跟對方吃過一次飯,我就覺得太無趣了。誰不想要吃好的喝好的,但有些男生對這方面是真的很要求,跟那樣的人吃飯壓力會很大。」她笑說好的東西誰不喜歡,但不需要變成一個很嚴肅的事情,時間寶貴,她更喜歡現在的自己,懂得放鬆心情,讓自己過得更輕鬆愜意,「畢竟我現在的工作本身就已經太刺激啦!」



微風集團廖曉喬拍攝封面時的花絮片段。(攝影╱葛瑞祥)

2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