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在台灣推廣獨立製錶,葳鑠總經理沈曉慧特立獨行的鐘錶奇遇

在台灣推廣獨立製錶,葳鑠總經理沈曉慧特立獨行的鐘錶奇遇

在台灣推廣獨立製錶,葳鑠總經理沈曉慧特立獨行的鐘錶奇遇
葳鑠有限公司總經理沈曉慧。
By Lulu Tsai
By Lulu Tsai
April 20, 2021
從原本對鐘錶一竅不通,到現在說起每一位獨立製錶師都能侃侃而談、如數家珍,沈曉慧Lori帶領台灣首個推廣獨立製錶師品牌的葳鑠有限公司,一走便是近20年⋯⋯

牆上掛著數座大型機械掛鐘、展示箱上是一座鎢絲座鐘,而環繞在我身邊的是如同昆蟲般的座鐘,以及略帶俏皮感的機器人雪曼……定睛環顧四周,抓住眼球的是展示櫃裡各種奇形怪狀的腕錶……這個下午,我彷彿踏入了瘋狂科學家的實驗室,而將這群科學家聚集在一起,並將他們的成果帶到台灣來的便是眼前的沈曉慧(Lori),而由她所主理的葳鑠有限公司更是台灣首個推廣獨立製錶師品牌的公司。

21世紀左右,在一向恪守傳統製錶工藝的鐘錶業中,陸續出現了許多「激進分子」,他們為保守的鐘錶業帶來更劇烈的刺激,充滿科技未來感的Urwerk、大玩鐘錶機器的MB&F、挑戰極致精準的Greubel Forsey,以及復興古典製錶美學的Ferdinand Berthoud……這些獨立製錶師品牌彷彿是一個又一個夢想家,他們以自身對鐘錶的熱愛來編織夢想,打破鐘錶的設計框架、翻玩時間顯示的無限可能,「我覺得我們需要這些想要圓夢、可以堅持下去的人,這樣才可以帶給我們一點不同的感覺。」也就是因為受到獨立製錶師的熱情所感染,才讓Lori從原本對鐘錶一竅不通,到現在說起每一位獨立製錶師都能侃侃而談、如數家珍。

延伸閱讀奢華運動錶的鋼鐵之戰!從設計邏輯到材質創新,高級製錶的改革之路

鎢絲座鐘。
鎢絲座鐘。

說起開始經營葳鑠,Lori直言「這是命運的安排」,當年她從代理商的職位離職後便前往瑞士,卻在因緣際會之下偶遇了一位伯樂,讓原本打算離開鐘錶業的她回到台灣繼續做鐘錶代理,不過Lori同樣遇到許多代理商會遇到的問題,當品牌決定收回或被集團併購經營,代理商該何去何從?「那時候就在思考,我要嘛就是放棄,或是我要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後來更因為認識了MB&F的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而讓她一頭栽進了獨立製錶的世界,直至現在。

葳鑠於2002年創立,但是坦白說,當時台灣鐘錶市場對獨立製錶師品牌接受度並不高,而且一支知名度不高、卻動輒兩三百萬的腕錶,的確是推廣獨立製錶品牌的痛點,「像我經營獨立製錶已經快20年了,我覺得比較大的改變是現在以同業或是消費者來說,一聽到獨立製錶的反應,不再像是早期那種不能接受或是充滿疑問,時間可以證明,好東西是會被欣賞的。」同時她也觀察到美國與亞洲(尤其是新加坡)是對獨立製錶接受度較高的地區,而且各式各樣的藏家都有,「這些欣賞獨立製錶的人,都有著想要跟別人不一樣的特質,另外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是很欣賞獨立製錶的創意。」

講起獨立製錶,Lori滿心滿眼都是熱情,她的熱情不只感染了台灣這塊市場,更感染了這些歐洲的獨立製錶師,Lori在2013年舉辦了第一屆「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Independent Watch & Art Salon Taiwan,IWST),此後更一連舉辦了六屆,年年陣容都越來越龐大,最近一屆更有多達13個獨立製錶品牌參展,盛況空前。「我覺得獨立製錶這些背後的藏鏡人,他們都有自己一種獨特的魅力,充滿熱情跟傳染力,這種傳染力是很棒的,而且你沒有辦法在其他地方感受到,我覺得這是獨立製錶非常特別的地方。」

採訪這天,我身處位於台北東區、全世界第二家瘋狂藝廊(MB&F M.A.D. Gallery),這些機械滴答轉動著,與Lori閃爍著光芒的眼睛,交織構築出一個既瘋狂又獨特的世界,而她,或許是我遇過最浪漫的女漢子、最剛毅的夢想家。

延伸閱讀從傳統製錶、石英革命到科技製錶,4位鐘錶專家現身說法——「創新是一股能量,能刺激我們製錶商的創意。」

  • Photography Shao Jou Huang

Tags

People Watches 沈曉慧 獨立製錶 腕錶 MB&F Greubel Forsey Urwerk Ferdinand Berthoud 葳鑠 Lori 時間藝術展 匠心獨具 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