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不可不識的星國飛魚 Joseph Schooling:摘奧運金牌、25歲封「新加坡最賺運動員」

不可不識的星國飛魚 Joseph Schooling:摘奧運金牌、25歲封「新加坡最賺運動員」

不可不識的星國飛魚 Joseph Schooling:摘奧運金牌、25歲封「新加坡最賺運動員」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By Marc Lim
June 07, 2021
25歲的 Joseph Schooling 是新加坡首位、也是至今唯一的奧運金牌得主,原訂前進東京奧運的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已經在為他的重大下一步試試水溫。

Joseph Schooling 要不是正步入職業生涯的尾聲、就是才剛要起飛,端看你從哪個角度切入。

這位創新加坡首位、也是至今唯一的奧運金牌得主,身為游泳競技選手的比拚或許已經來到最後一趟,而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也很可能是他將近20年泳池人生的最後一曲戰歌,不過放眼未來,他卻才剛剛上跳台。

25歲的他從美國維吉尼亞州的訓練基地越洋受訪,很有意思地拿「水」做比喻:「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半滿半空的玻璃杯,不過我更愛『半空』狀態,就像從出發跳台縱身一躍、游向未來。」無論這位奧運100公尺蝶式金牌暨兩屆亞運贏家最後決定為何,他都已經將自己寫進新加坡歷史,躋身最成功運動員之列。除了獎牌之外,Schooling 生涯累計獎金已超過100萬美元,而離開泳池上了岸,他與 Toyota、Hugo Boss、Tag Heuer、Canon 和星展銀行簽署的商業合約,據稱已為他賺進七位數美金的報酬。如此驚人的星魅力,在新加坡只有前足球名將 Fandi Ahmad 有機會匹敵。

延伸閱讀:2021 富比士 10位「最高收入運動員」公開!梅西、 C羅與費德勒,誰能拿下收入冠軍寶座?

傳言稱已有財富管理一職等著在奧斯汀大學攻讀經濟的 Schooling,只要他準備好隨時能入職。他也創辦了自己的游泳學校,並推出健身 App。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我覺得很緊張,因為運動員已經習慣想要掌控情勢,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在現實人生中你什麼都無法真正控制。」Schooling 分享,「我很期待涉獵新事物,很期待投注百分之百的精力去開拓全然跳脫的新領域。」

Schooling 對成功的渴求從六歲時便展露無疑。他當時聽聞身為跳高好手的舅公 Lloyd Valberg 在1948年成為新加坡首位奧運國手,於是便對自己許下一定要前進奧運的諾言。他也提到自己有幾項特質,像是能嚴守訓練課表,以及善於尋求內心的平靜與快樂等,這些在他轉往商界發展後肯定也很受用。

他指出:「你可以把優秀的人從某個專業領域帶出來、丟到其他地方,他們照樣表現傑出,只要跟表現最優秀的那些人談一談就會驚訝發現,他們雖然在談不同的事情,但是思維是一樣的,這就說明了一切。」

假如東京奧運按計畫於2020年舉辦,Schooling 會率先坦承自己尚未準備好捍衛冠軍寶座。他在2019年東南亞運動會上的表現不如預期,再加上體重疑慮、或許還有決定回新加坡備戰奧運的錯誤決定,代表他若在當時去了東奧,恐怕游不出自己先前的水準。

不過最後東奧延期了,讓 Schooling 又多出一年時間訓練。他遂搬回美國接受前教練 Sergio Lopez 的指導,也終於找回自己的節奏。他回想;「我覺得在新加坡太安逸了。我很愛家鄉,但一方面又已經太習慣美國的環境,該做的事早已深深烙印進我的潛意識中。」

延伸閱讀:2021 東京奧運不延期,選手退出、閉門賽事引爭議?懶人包一篇告訴你

三月,Schooling 在可以被視為奧運決賽前哨站的 ISCA 國際高級盃(International Senior Cup)100公尺蝶式項目拿下亞軍,成績52秒93,介於其他兩位奧運奪牌熱門選手 Caeleb Dressel(51秒69)和 Jack Conger(53秒05)之間。

儘管距離他個人最佳紀錄──奪下奧運金牌的50秒39還有一大段差距,不過與100公尺蝶式世界紀錄(49秒50)保持人 Dressel 同場較勁的那場比賽,仍是關鍵的一役。

運動員已經習慣想要掌控情勢,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在現實人生中你什麼都無法真正控制。

— Joseph Schooling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Schooling 表示:「Caeleb就是現在大家眼中的假想敵,所有人都想著要超越他。所以和他同處劇烈競爭的氛圍下,必須要能維持平常心。」

然而,Schooling 若是希望再鍍金,就必須把秒數再減到50秒以內。除了美國選手 Dressel 和 Conger 外,三月剛締造50秒47個人最速佳績的匈牙利選手 Kristof Milak、還有2016年里約奧運銀牌得主 Chad le Clos,都將是 Schooling 奪牌路上的最大勁敵。

事實上他認為,2021年的參賽名單恐怕會比2016年更強。2016年里約奧運的參賽者,包括了他的兒時偶像、美國傳奇泳將「飛魚」費爾普斯(Michael Phelps),而費爾普斯、Le Clos 與匈牙利選手 László Cseh 當年全都寫下相同的51秒14戰績。

「這場比賽將會非常不同,」Schooling 說道,「高手過招,差距會比上次在里約拉開一些,但無論如何都將是場硬仗。」這場仗將會獲得新加坡人的密切注意。Schooling 在2016年的凱旋遊行吸引數千人上街慶祝,而這種與粉絲間的連結正是他最珍視的事情。

延伸閱讀:讓人指日可待的明日之星!「台灣最速男」楊俊瀚展望2021東京奧運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你可以把優秀的人從某個專業領域帶出來、丟到其他地方⋯⋯你會發現,他們雖然在談不同的事情,但是思維是一樣的。

—Joseph Schooling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登上2021年6月《Tatler Singapore》封面。
新加坡泳將 Joseph Schooling 登上2021年6月《Tatler Singapore》封面。

「起初我並不真的明白這一切背後的意義。」Schooling 坦言:「以前只覺得:OK酷喔,有人會因為跟你合照或說上30秒的話就興奮不已,你會疑惑:這有什麼大不了的?」Schooling 回想起自己13歲時有幸與偶像費爾普斯見上一面,而那一刻的重要啟蒙也從此激勵他踏上奧運之路。「時間久了,看得越多也就越明白,當你開始體會到這種激勵的影響力及箇中意義,那就是魔法開始奏效的時候。」

  • Translation Weiyan Lin

Tags

People Joseph Schooling 新加玻 奧運 游泳 選手 東京奧運 運動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