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專訪: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趙心綺暢談她的成功心路歷程與家族精神傳承

專訪: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趙心綺暢談她的成功心路歷程與家族精神傳承

專訪: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趙心綺暢談她的成功心路歷程與家族精神傳承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By Charlene Co
September 10, 2019
趙心綺Cindy Chao本人與她所創作的絕美珠寶一樣,擁有豐富面向且充滿活力,且其旗下事業也即將屆滿 15 年。她回顧了職涯初期的艱困時刻、成功過程中的重要時刻,以及當初啟發她努力不懈的那位貴人。

在一座 17 世紀諾曼地古堡的豪華會客廳中,室內有著金光閃閃的洛可可式雕塑品、路易十五時代的家具、極致奢華的牆壁掛毯、大理石柱、黃銅製的半身人像、水晶吊燈,還有一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正要展開工作,彷彿正隨著常駐紐約知名攝影師 Carter Smith 選定的旋律起舞。在此炎炎夏日,站在眾人中央依然冷靜鎮定的正是趙心綺,身穿法籍設計師 Stéphane Rolland 親自送來的黑色服裝。 

如果表揚全球最優秀珠寶品牌之一也需要原因,那麼規劃這場全天拍攝活動就是因為趙心綺的個人品牌「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成立即將屆滿 15 週年。長期以來,趙心綺因種種成就獲得各界盛讚,堪稱業界傑出人士,但她的經歷就跟那些激勵人心的故事一樣,在功成名就之前也曾面臨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挫敗與犧牲。

Jacket, shirt, trousers and scarf all by Tom Ford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Jacket, shirt, trousers and scarf all by Tom Ford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她的成功

她說:「成功並非從天而降,過程中也曾有低潮,一次又一次的低潮,這絕非假話。我真的付出了很多心血,才能有今天的成果。光是創業就很艱難了,更何況是在創業時還肩負著單親媽媽的身分,簡直就是蠟燭兩頭燒。我剛創業時,幾乎沒什麼人認可我,甚至根本不願搭理我。但我一心追求成功,並投注了大量心血。」

「只不過,當時大眾並不了解『藝術設計珠寶』的概念,當然也就不會買帳,所以商品銷售得很慢,現金流是最令人憂心的,我們每一天都在與時間賽跑。後來,我不得不賣掉房子以求餬口。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棄;我日復一日,趴在工作台前孜孜不倦地創作。」

考量到自己必須為新創事業投入心血,而這勢必會相對影響到兒子所需的安定感與陪伴時間,趙心綺將年幼的兒子送往海外的寄宿學校。「那天,我看著我兒子,領悟到自己實在沒辦法提供他所需要的關照。儘管送他離開令我痛苦萬分,但我心裡很清楚,這是個正確的決定。我把他送到宿舍時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我竭盡所能地保持冷靜,讓自己看起來很酷,但一轉身的那一刻就不禁淚如雨下。」

「我付了他的第一年學費之後,帳戶裡只剩下美金 860 元。當時我妹妹問我:『他明年的學費怎麼辦?你還負擔得起嗎?』但我的態度很堅定;我已經沒有時間預想未來,也沒有時間回顧過往及思考自己還能怎麼做。從那時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朝前邁進,就像是戴著眼罩、只能向前看的馬匹一樣。我下定決心,不達目標,絕不放棄;我發現已經達成原定目標時,便再立下更遠大的目標。」

她不但很快就締造了超乎原定目標的成就,甚至不斷再創高峰。

Dress by Stéphane Rolland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Dress by Stéphane Rolland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趙心綺當年現金短缺,只能窩在客廳工作,而且只有妹妹和一位助理從旁協助,如今卻在台北、香港最昂貴的地段都設有美輪美奐的展示廳,她的設計也成了藝術及珠寶鑑賞家與眾多頂級名流所推崇的作品。她的 Black Label Masterpieces 和 White Label Collection 均已在富有盛名的拍賣會中順利售出,並曾在北京的今日美術館、東京的森美術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立自然歷史博物館展出。

趙心綺於 2018 年時受邀,首度參加倫敦巨匠臻藏藝術博覽會(Masterpiece London),她的「牡丹」(Peony)胸針榮獲了大會的傑出大作(Outstanding Object)獎。她在今年 3 月到了荷蘭馬斯垂克(Maastricht),初次登上頗負盛名的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舞台,其創作的 2019 Black Label Masterpieces 也因此面世,接著又在 6 月時參加了倫敦巨匠臻藏藝術博覽會,並憑著 Masterpiece IX「冬葉」(Winter Leaves)項鍊獲得一個獎項。除此之外,趙心綺的作品也從各大業界品牌之中脫穎而出,獲得今年奧斯卡金像獎(Academy Awards)神秘嘉賓 Julia Roberts(茱莉亞·羅勃茲)的青睞,Roberts 親自挑選出了趙心綺所設計的成套珠寶並配戴上台。

 

Blazer by Yie Kim; shirt by Nonie; tie by Guibert Paris; shoes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Blazer by Yie Kim; shirt by Nonie; tie by Guibert Paris; shoes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Dress by Stéphane Rolland; shoes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Dress by Stéphane Rolland; shoes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我的祖父是完美主義者,是他教導了我努力不懈與專注細節的重要性。—趙心綺

家族傳承

趙心綺趁著拍攝空檔探索了那座古堡,對眾多奢華會客廳內的古董家具和雕像讚嘆不已。有一張美麗的古董桃花心木寫字桌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表示腦中已經浮現自己在這張桌子上為珠寶製作蠟模的畫面。

她似乎對這所有的精緻妝容與典雅服飾感到舒適自在,但她說,最令她快樂的是素顏搭配老舊的上衣,蜷曲在工作台邊創作的時刻。即使已經有了如今的種種成就,她對手工藝的熱愛以及提升設計層次的動力卻從未減退。

我發現,這種熱忱有一部分是來自傳承家族精神的欲望。趙心綺成長於充滿創造力的環境,其中她的祖父是建築師,父親是雕塑家。她祖父設計了台灣各地的寺廟建築,其中不少是現今的國家級紀念建築。趙心綺不僅承襲了他的藝術天分,也延續了他的工作道德原則。

Tuxedo, shirt,
cummerbund and tie, all by Ralph Lauren; shoes by Pierre Hardy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Tuxedo, shirt, cummerbund and tie, all by Ralph Lauren; shoes by Pierre Hardy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她說:「我的祖父是完美主義者,是他教導了我努力不懈與專注細節的重要性。我一直記得,他非常堅持要調製出心中完美的色澤,而且會花好幾個小時調製色漆。我告訴他大家根本看不出差別時,他還因此惱火了。他從不輕言放棄,而且也確實達到了原本期望的成果。我現在回想那個時刻,才理解自己正是在當下學習到努力不懈的價值——畢竟當時他可沒有我們如今所能運用的技術。」

趙心綺又接著說:「我看著他試著自行解決問題時,也了解到創作的過程可能是很孤獨的。我得到了一個結論:這就是真正藝術的誕生過程。這條路上崎嶇難行,創作者極有可能一切都要靠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眾人都不看好的時候,依然相信自己。這就是我過去十年來一直抱持的信念。」 

熱忱與成就 

我問趙心綺,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她答道,如果是在 2016 年談到這個問題,她會說是參與 Tefaf 盛事,但是如今的她已經達成了這個目標;「現在的我會說,我希望能參與更盛大、更了不起的活動,或是實現規模更大、更難達成的目標。如今回首我們品牌的成果,從 2007 年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掛名、參加 2016 年古董雙年展,乃至於參加 2018 年倫敦巨匠臻藏藝術博覽會及 2019 年馬斯垂克 Tefaf——我在職涯中某些時刻,就認為這些可以算是巔峰成就了,但我們都已一一達成,甚至又設下更崇高的目標。 

「這就像是不斷地登山攻頂,人的志向會隨著經驗的累積而提升,並期望克服更艱難的挑戰。我很了解,登峰造極需要充分的毅力,我也知道,自己具備了一切所需的條件。這些成果對我的品牌而言是重要的里程碑,但對我個人而言,卻都是終身難忘的經歷。」

我們頂著酷暑的熱氣,在古堡與庭院中穿梭進行事前規劃的拍攝,過程中我懷抱讚嘆與敬佩的心情觀察著趙心綺。她非常融入當下,同時又散發一股積極熱切且絲毫未鬆懈的氣息,我確信那說明她正在腦中籌備下一個重要計畫,或是設計下一件曠世巨作。

Blazer by Alexander McQueen; top, trousers, belt and shoes all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Blazer by Alexander McQueen; top, trousers, belt and shoes all by Saint Laurent (Photo: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母子情深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賦予她這般源源不絕的熱忱。這絕對不是單純為了追逐名利,而是更珍貴的事物。「大家眼中的我,是藝術家、商務女強人、創業家,甚至是個『鐵娘子』。」她笑道:「但是幾乎沒有人想到我的個人經歷以及我夢想背後真正的動力來源,那就是我兒子。最令我引以為傲的是他,我最重要的靈感來源也是他。」

「他在九歲時就背著一隻泰迪熊和一些樂高玩具出國了。最初幾年,我天天活在恐懼之中,每天都擔心事業失敗、付不起他的學費,而且非常想念他。」

他 18 歲畢業時,身兼學生會會長、模範生,以及在畢業典禮上致詞的畢業生代表。「他在畢業典禮上,拍拍我的肩膀說:『太好了,媽媽,你成功了。這個學位應該你我共享,我最自豪的事,就是身為趙心綺的兒子。』聽到他這麼說,我就知道我們為了今天而共同經歷的一切並沒有白費。他是我最重視的動力泉源,一直以來促使我懷抱著遠大夢想。」

趙心綺珠寶的美學真諦就在於此:乍看之下是崇高的願景、細心講究的工藝精神,以及追求完美的一絲不苟,但背後所蘊含的靈感其實源於一位母親對孩子不渝的關愛。

  • Photography Carter Smith for Hong Kong Tatler
  • Translation Jenny Huang

Tags

People Cindy Chao Jewellery Jewellery Designer Designer 趙心綺 珠寶 珠寶設計師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