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瘋狂亞洲富豪II女人有錢真好》擺脫私生女標籤,女主瑞秋生父竟然更土豪?

《瘋狂亞洲富豪II女人有錢真好》擺脫私生女標籤,女主瑞秋生父竟然更土豪?

《瘋狂亞洲富豪II女人有錢真好》擺脫私生女標籤,女主瑞秋生父竟然更土豪?
瘋狂亞洲富豪女主角吳恬敏,2017年,獲《時代雜誌》評選為時代百大人物的先鋒者之一。圖/截自Time Magazine
By Kevin Kwan 關凱文
September 11, 2019
二○一二年年初,一對兄妹在位於倫敦漢普斯特德的房子裡清理已故母親的遺物。他們在閣樓的一只皮箱裡,找到一堆古舊的中國畫卷。妹妹恰巧有朋友在佳士得精品拍賣行(Christie's)工作,所以她把這些古畫卷一口氣塞進四個森寶利超市(Sainsbury's)的購物袋中,提到了位於老布朗普頓路上的拍賣會場,想委託專業人士鑒定,看看這些畫卷到底值多少錢。

當一位資深中國古畫專家展開其中一卷畫作後,竟嚇到差點心臟驟停。攤在他眼前的這套畫卷有著特殊的渲染方式,立刻讓他聯想到一組被認為已失傳許久的作品。難道這真的是清朝畫家袁江於一六九三年創作的《十八成宮》?傳說這套畫卷在一八六○年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被侵略者劫掠出宮,早已失傳於海外了。

藝術總監強忍住激動的熱淚,最後吩咐下屬:「快聯繫香港的弗朗索瓦,請他馬上帶著奧利佛.錢來倫敦!」他穩了穩情緒,繼續亢奮地說:「我們要帶著這個『美人』來場世界巡迴之旅! 我們將在日內瓦、倫敦辦展覽,還要去我們在紐約洛克斐勒中心的展廳! 我要讓全世界的頂尖收藏家有機會一睹『她』的風采! 在這之後我們才要把她帶到香港,並在農曆新年前進行拍賣,到時所有中國人們肯定都會期待到口吐白沫!」

作者關凱文祖父母。
作者關凱文祖父母。

這正是為什麼一年後的今天柯琳娜.高-佟坐在香港文華酒店的快船廊內,頗不耐煩地等待萊斯特.劉與瓦萊麗.劉的赴約。她那精緻的浮雕名片上,印著「藝術諮詢」的頭銜,但對於她少數特定的客戶而言,她提供的服務可遠不止於此。柯琳娜出身於香港一個歷史最為悠久的家族,並且又將自身的人脈優勢最大限度地用在了獲利可觀的兼職上。針對像劉氏家族這樣的大客戶,柯琳娜負責了他們的所有事情—從牆上裝飾的畫作到穿衣的品味—所有服務都是為了讓他們保有最尊貴俱樂部的會員資格、被邀請參加上流聚會、以及讓他們的孩子們進入全市最頂尖的學校。簡單地說,她就是那些試圖擠入上流社會的人的專屬形象顧問。

柯琳娜隔著老遠就看見劉家夫婦正走上樓梯朝大廳過來。這對夫婦的氣場太過強烈,以至於她必須設法穩住自己。她還記得初見兩人時,他們從頭到腳都穿著普拉達(Prada)。在這些來自廣東的富豪眼裡,這象徵高度的精緻與品味,但在柯琳娜看來,這就像是在放肆尖叫以宣揚來自中國內陸的財富。

幸好經過柯琳娜的巧手改造,萊斯特身著一襲產自英倫裁縫街的Kilgour三件式訂製西裝,走進快船廊時盡顯幹練風度;瓦萊麗則身穿時髦的J.Mendel 銀色波斯羊毛大衣,搭配適當的黑珍珠首飾與那雙浪凡(Lanvin)鴿子灰麂皮踝靴,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手提包—光滑的漸層染色爬蟲類外皮顯然是來自某種稀有動物,但不知怎麼,柯琳娜總覺得只有家庭主婦會拿這種包。她默默把這一瑕疵記在心裡,打算待會委婉地稍加提醒。

關凱文曾祖父所擁有的Newton Estate。
關凱文曾祖父所擁有的Newton Estate。
Kevin Kwan
Kevin Kwan

瓦萊麗來到桌邊鄭重的道歉:「非常不好意思我們遲到了。司機搞錯了地點,把我們送到置地文華東方酒店去了。」

「沒關係。」柯琳娜親切地回答。她最無法忍受不守時,但客戶的道歉態度如此誠懇,她也就不抱怨了。

瓦萊麗入座後,好奇地問道:「沒想到會約在這裡見面,不覺得四季酒店更好嗎?」

「即便是半島酒店也比這裡好啊!」萊斯特也在一旁幫腔,還不屑地看了看大廳天花板上那七○年代風格的水晶吊燈。

「半島酒店和四季酒店都快變成觀光景點了。文華才是長久以來得體的香港本地人喝茶聊天的首選之地。還記得我小時候,我奶奶高-佟夫人每個月至少會帶我來一次。」柯琳娜耐心地解

釋道,「對了,千萬別叫這裡『文華東方』,我們本地人都簡稱這裡為『文華』。」

「哦……」瓦萊麗感到有點心虛並環顧四周,仔細瞧瞧鑲著橡木的牆壁,與周圍擁有完美柔軟度的扶手椅,接著突然睜大雙眼。她往前傾想看得更清楚些,並興奮地對著柯琳娜耳語:

「妳有看到那邊的人嗎? 那不是費歐娜.佟-鄭和她的婆婆雅莉珊卓.鄭嗎? 她們在陪萊道理(Ladoory)家族的人喝茶嗎?」

「他們是誰?」萊斯特的嗓門有點大。

「噓! 你小聲點! 別看那邊,我等一下再跟你說。」瓦萊麗緊張地用中文制止他。

柯琳娜欣慰地一笑。瓦萊麗學得很快。劉氏夫婦是柯琳娜的新客戶,卻也是柯琳娜最中意的一類客戶,她稱他們為紅色貴族。不同於其他新移民過去的富豪們,這些客戶是中國領導階層的後代──人們稱他們為「富二代」──擁有與生俱來的涵養與優秀的應答能力,且與他們的祖、父輩不同的是,他們不曾經歷過「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這些悲劇帶來的動盪與不安,這些對他們而言都只是些古老的歷史事件。大量到令人震驚的錢財對他們來說唾手可得,故而他們對此也抱持嗤之以鼻的態度。

萊斯特家族掌管中國最大的保險集團;而瓦萊麗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父親是位麻醉醫師。兩人是在雪梨大學念書的時候認識的。隨著與日俱增的財富加上日益高雅的品味,讓這對三十多歲的夫婦野心勃勃地努力爭取在亞洲上流社會的位置。他們迫不及待地要在倫敦、上海、雪梨、紐約,以及香港深水灣那間新落成宛如郵輪的房子裡,掛滿博物館等級的藝術品,並且希望《香港雜談》(Hong Kong Tattle)盡快來替他們做獨家報導。

萊斯特直接進入正題:「妳覺得那套圖屏最後會以多少錢成交?」

「這個嘛……這次約二位來就是想討論這件事。您上次說要準備五千五百萬,但我覺得今晚這場拍賣可能會創下新紀錄。您可以再多準備兩千萬嗎?」柯琳娜小心翼翼地回答,先試一試水溫。

萊斯特不動聲色。他從銀色蛋糕架上拿了一個臘腸捲,然後開口問道:「妳確定它這麼值錢嗎?」

「劉先生,那套圖屏可是目前中國繪畫市場上最重要的作品,這絕對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組畫和我們家的圓形大廳真是太搭了!」瓦萊麗忍不住說道,「我們可以把它們全掛起來,整幅畫就會像一幅全景圖,並且還要把一、二樓的牆壁重新粉刷一次來搭配圖畫的顏色,我好愛那藏青色……」

 

電影中亞洲上流社會的日常生活場景。
電影中亞洲上流社會的日常生活場景。

柯琳娜沒有理會瓦萊麗的藝術創意,繼續說:「除去作品本身不談,只要擁有它就能創造不可估量的價值。想像一下這樣一份無價之寶擺放在您家中,對您夫婦二人,乃至整個劉家家族的地位,是何等的提升啊! 且你們更可以藉此躋身世界頂級收藏家的行列。我聽說邴家、王家、郭家都打算競標;台北的黃家也正抵達香港—時間點是否有點有趣? 此外,我還有個確切的消息,柯林和亞拉敏塔上周也請了幾位台北故宮博物院的研究員到現場鑑定這組圖畫。」

「噢……亞拉敏塔.邱。她真的好美,又好時髦! 我至今都忘不掉她那場不可思議的婚禮。妳知道她嗎?」瓦萊麗問。

「我也應邀參加了他們的婚禮。」

瓦萊麗驚訝不已。她試著想像眼前這位永遠穿著喬治.亞曼尼(Giorgio Armani)三件式褲裝、貌不驚人的中年女人,竟然也參加了那場全亞洲最驚豔四座的盛宴。有些人就是這等幸運,出生在對的家庭。

柯琳娜言歸正傳:「我最後再說明一下,拍賣會在今晚八點準時開始,我已經為二位確認了佳士得的VVIP 包廂。二位全程只需在包廂中觀看,我會在底下的拍賣現場為您們進行競標。」

「我們不用跟妳一起嗎?」瓦萊麗有些困惑。

「不,二位只需在樓上的包廂裡觀看就行,在那裡可以俯視整個拍賣會場。」

「為什麼? 待在會場才能身臨其境呀!」

柯琳娜搖頭苦笑道:「相信我,比起待在拍賣現場,您們會更想待在VVIP 包廂,世界頂尖的收藏家都在那裡,您們一定能享受──」

「等等,」萊斯特插話。「如果我們得標了呢? 其他人要怎麼知道我們是贏家?」

「首先,二位身處VVIP 包廂,已經備受矚目了,旁人必然會猜測二位的身分。到了第二天,我也會委託《南華早報》的熟人發佈一篇未經證實的報導,說和諧保險集團的劉氏夫婦以天價拍得絕世圖屏。請相信我,這種隱晦優雅的作法才是對的,可以引導大眾不斷猜測,且您也會想要那篇未經證實的報導。」

「哇,柯琳娜,妳真是太聰明了!」瓦萊麗歡呼道,她已經躍躍欲試了。

然而萊斯特仍想不通:「但如果是『未經證實』,人們怎麼會知道是真的假的?」

「哎呀,你是烏龜啊那麼遲鈍!下個月我們舉辦喬遷派對時大家就會看到啦!」瓦萊麗忍不住啪的一巴掌拍到丈夫的大腿上責備道。「到時他們就能用羨慕的眼神親自確認了。」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位於灣仔碼頭,其飛鳥展翅式的弧形屋頂,彷彿就像一隻自維多利亞灣上方滑行而過的鬼蝠魟。這天晚上,娛樂圈明星、社交名流、民間富豪等一群在柯琳娜眼中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一齊踏進大廳,爭先恐後地想搶到視野最佳的位置,見證這場世紀拍賣;會場的後方則被嚴陣以待的國際媒體以及湊熱鬧的觀眾占滿。於此同時,上方奢華舒適的VVIP 包廂中,萊斯特和瓦萊麗正一邊品嚐羅蘭香檳(Laurent-Perrier)與Café Gray 的甜點,一邊與眾多上流人士交際甚歡,極其快樂享受。

拍賣官毫不囉唆直接進入正式環節:「由清朝康熙年間畫家袁江創作於一六九三年,極為罕見的二十四幅圖屏,絲質面料,描繪西安十八成宮……起標價就訂為……一百萬美元?」

當柯琳娜舉起藍色號碼牌第一次出價,瓦萊麗感到體內腎上腺素急速飆升。五百萬,一千萬,一千兩百萬,一千五百萬,兩千萬……號碼牌如狂風驟雨般起起落落。才過了幾分鐘,競標價就飆升到了四千萬美元。萊斯特眉頭緊鎖,試著分析底下的拍賣會場,彷彿那裡正在進行一盤難解的棋局;瓦萊麗則期待到不停把指甲掐進丈夫的肩膀。

當競價飆到六千萬美元時,萊斯特的手機響了。另一端傳來柯琳娜焦急的聲音:「suey doh sei,競價飆得太快了! 照這個情況下去,價格很快就會超越你的七千五百萬! 怎麼辦—是繼續,還是放棄?」

萊斯特不由得倒抽一口氣,任何超過五百萬美元的消費,肯定會被父親的會計師發現,到時還得勞心勞力地去解釋,「繼續吧,直到我喊停為止。」他吩咐道。

瓦萊麗的腦袋興奮地一陣暈眩。快了,就快了! 她想像自己馬上就要得到連亞拉敏塔.邱都垂涎三尺的寶物了! 價格飆到八千萬美元以後,競價速度總算緩了下來。目前除了柯琳娜,沒有其他人舉牌了。但競價仍在繼續,還有兩三位透過電話競標的競爭者在遠端發號施令;加價的幅度從一百萬美元下降到五十萬美元。萊斯特閉上雙眼,祈禱自己能在九千萬美元以內得標。

即便被父親臭駡他也認了。他可以藉口說他可是替家族買到了價值一億美元的名望。

突然間會場的後方響起一陣騷動。嘈雜的交頭接耳聲之中,站立的賓客紛紛讓出一條通道。即便場內聚集了無數盛裝打扮的名人,但在這位突然出現的女子面前皆黯然失色。這名驚為天人的中國女子,擁有墨黑色的長髮、烈焰紅唇與撲得雪白的肌膚,身穿顯得有點誇張的隆重黑絲絨露肩禮服,從群眾中緩緩走出。在她身側還有兩頭佩戴鑲鑽項圈、毛色雪白的俄羅斯獵狼犬。這位女士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步履優雅地朝會場中央走去。

拍賣官刻意朝著麥克風清了清喉嚨,試圖把賓客們的注意力拉回來:「價格已到八千五百五十萬! 有八千六百萬嗎?」

柯琳娜看到其中一名電話代表點了點頭,便搶在他之前舉牌。然而幾乎是同時,方才登場的黑絲絨禮服女子也舉起了牌子。佳士得的亞洲總監在包廂中目睹了這一切,轉頭對一旁的助理說:「我覺得這女人是來嘩眾取寵刷存在感的。」他仔細觀察了一番,又說:「她的牌號是269,你幫我查一下她的身分,看看這人到底有沒有通過預審資格。」

坐在一旁替私人客戶競標的奧利佛.錢笑道:「放心吧,在場沒有比她更有資格的了。」從這名女士帶著兩隻「銀色護衛」進門起,奧利佛的觀劇用望遠鏡就沒從她身上移開過。

「她是誰?」總監疑問。

「呵呵,她的鼻子和下巴顯然動過刀,也肯定有豐頰,但我能肯定,269 號投標人就是戴太太。」

「你說的莫非是卡蘿.戴—去年過世的馬來西亞拿督戴東履的遺孀?」

「不,不,她是拿督戴東履的媳婦,繼承了父親億萬財富的伯納德.戴的妻子。沒錯,這位穿著黑色禮服的就是之前那位肥皂劇女星──凱蒂.龐。

 

Cold Storage 超市,Jelita 購物中心,新加坡,晚上八點三十五分

手機響起時,艾絲翠.梁正在超市購物,家裡的廚師明晚請假,她得親自張羅晚餐。她那五歲的兒子卡西恩此刻正站立在購物車前端,做出他最喜歡的那個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鐵達尼號船頭做的動作。艾絲翠不喜歡在公共場合講電話,但看到打來的是遠在香港的表弟奧利佛.錢,想必有急事,她便把購物車推到蔬果區前,按下了接聽鍵。

「什麼事?」

「妳真是錯過了今年最有意思的拍賣!」奧利佛興高采烈地說。

「今天的那場? 說說看,哪裡有趣了?」

「現在還沒結束呢! 妳絕對不會相信,凱蒂.龐突然出現在拍賣會場加入競標,看她那架勢,像是不惜傾家蕩產也要把那畫卷弄到手。」

「凱蒂.龐?」

「除了她還有誰? 穿了一身X夫人晚禮服,還牽著兩條戴著鑲石項圈的獵狼犬,看起來倒挺威風的。」

「她什麼時候對古玩字畫感興趣了? 伯納德也去了? 我不覺得他會願意把錢花在大麻和遊艇之外的地方。」

「沒看見伯納德。不過,要是凱蒂成功標下那套古畫,他們夫妻就會立刻躋身亞洲頂級收藏家的行列。」

「嗯……看來我真的錯過好戲了。」

「現在還在和我們競爭的只剩凱蒂、亞拉敏塔.李,還有由柯琳娜.高-佟代表的某對中國夫妻,對了,還有蓋蒂博物館。價格已經標到九千四百萬美元了,我知道妳之前說過沒有上限,但我覺得還是要跟妳確認一下是否要繼續……」

「九千四百萬嗎?繼續。卡西恩,別玩那些冷凍豆子!」

「九千六百萬了︙︙我的耶穌基督聖母瑪利亞啊! 快要一億了! 繼續嗎?」

「繼續。」

「那對中國夫妻放棄了。妳真該看看他們的表情,沮喪得像是失去了他們的第一個兒子。現在我們加碼到一億五百萬了。」

「卡西恩,你苦苦哀求也沒用,我絕不會讓你買冷凍漢堡的。你知道那裡面添加了多少防腐劑嗎? 給我放下!」

「這要登上金氏世界紀錄了,艾絲翠。從來沒有人花這麼多錢買一幅中國畫。一億一千萬。一億一千五百萬。目前是亞拉敏塔跟凱蒂在競爭,繼續嗎?」

卡西恩賴在冰淇淋冷凍櫃旁,艾絲翠生氣地瞪著他,對著手機說:「我得掛了,你的任務就是幫我買到那套畫,這是屬於博物館的東西,我不在乎需要花多少錢。」

大約十分鐘後,艾絲翠正在櫃臺邊排隊結帳,手機又響了。她對收銀員抱歉地笑了笑,接通電話。

「不好意思又來煩妳—但我們把價格加到一億九千五百萬美元了……」

「真假?!」艾絲翠的表情終於有了些變化。同時,她還從卡西恩的小手中搶過一根Mars 巧克力棒。

「千真萬確。蓋蒂博物館在一億五千萬的時候棄標了,一億八千萬的時候亞拉敏塔那邊也不出聲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和凱蒂,她看起來勢在必得。到這個價格,我是真的不建議繼續下去。要是博物館那邊楚凌知道妳花了這麼多錢,恐怕會嚇出心臟病吧。」

「她不會知道的。到時候我會匿名捐贈。」

「即便如此,艾絲翠,我知道這不是錢的問題,但用這個價格買一幅畫實在太可笑了。」

「真是可惡。你說得對,一億九千五百萬實在太誇張了。若凱蒂真這麼想要那就給她吧。」

艾絲翠說,並從皮夾裡掏出一堆優惠券,遞給收銀員。

三十秒後,拍賣會場上終於響起了清脆的木槌聲──《十八成宮》圖屏以一億九千五百萬美元結標,締造中國文物拍賣史上的最高價格。在台下賓客震耳欲聾的掌聲中,凱蒂.龐對著攝影機鏡頭擺出最完美的姿態,此起彼落的鎂光燈就像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內的簡易爆炸裝置一樣。其中一頭獵狼犬開始吠叫。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凱蒂.龐──應該說戴太太,她堅持被如此稱呼──即將隆重登場了。

 本篇文章、圖片皆由高寶書版提供,全文摘自《瘋狂亞洲富豪II女人有錢真好》一書。

延伸閱讀:
➽➽瘋狂亞洲富豪:原著作者關凱文的真實故事躍上大銀幕
➽➽如果你喜歡《瘋狂亞洲富豪》,那麼這幾本書也不要錯過
 

Tags

People Opinions 《瘋狂亞洲富豪2:女人有錢真好》 華僑銀行 中國富女友 富人問題一籮筐 Adele Lim 吳恬敏 亨利·高汀 時代百大人物 Constance Wu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