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收藏最大的樂趣,是和懂得的人一同分享」——專訪酒品藏家陳昱龍

「收藏最大的樂趣,是和懂得的人一同分享」——專訪酒品藏家陳昱龍

「收藏最大的樂趣,是和懂得的人一同分享」——專訪酒品藏家陳昱龍
By Chelsea Su
April 13, 2021
近年投身社會公益的陳昱龍,也將自己生活重心放在享受人生與家庭,興趣廣泛的他愛旅行、愛美食,更愛品酒,收藏威士忌已十年有餘,當與我們談起接觸威士忌的初衷,陳昱龍像是墜入回憶漩渦……。

「那是在一次聚會的場合,我的一位藏家朋友帶來一支山崎1984,」當時對威士忌尚處於入門階段的陳昱龍,觀察到酒液的顏色與尋常不同,緩緩啜飲入口,「喝到一半我眼睛一亮,又驚又喜地詢問朋友這支到底是什麼酒。」那甘甜中帶有均衡堅果與花果香,還有品質極佳的烏梅、葡萄乾綜合的迷人香氣,在他的口腔裡爆發,且尾韻綿延,木桶的香氣不斷自喉頭延伸,久久不散。至今回想起記憶中佔有獨特地位的山崎1984,入口的滋味與驚喜構成的火花,仍在陳昱龍眼中閃爍。

「一週之後,我在家裡收到一個包裹,裡頭裝著的就是那支山崎1984。」

本著對於這位樂於分享、啟蒙他學習品飲,進而開始收藏威士忌好友的滿滿感謝,以及對如此滋味豐饒、層次多變的好酒究竟如何可得的好奇,陳昱龍扭開手上這把威士忌學院之門的鑰匙,一腳踏進後便從此離不開。

在陳昱龍眾多酒藏當中,最令他念念不忘的就試圖中央的山崎1984。
在陳昱龍眾多酒藏當中,最令他念念不忘的就試圖中央的山崎1984。

「以前覺得酒只是用餐後的一個選項,直到後來,我會一邊吃飯,一邊思考晚點要喝哪支威士忌。」藉由威士忌所提供的美好香氣與口感,為一天完整劃下句點,已經成為陳昱龍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儀式。

隨著不斷進修、累積專業知識,也收藏了一定數量的威士忌,陳昱龍在這條藏酒之路上開始有些心得,「有些人買酒是為了增值後脫手,卻從來未曾想過親自品味它,更無從留下品飲心得,這是有投資觀念的消費者,而非收藏家。」在他的觀念裡,所謂的收藏家需要具備三個特質,除了絕對不能將其束之高閣,收藏模式與選品也必須有跡可循,最重要的是必須樂於與人分享交流。

「我常和幾個同是威士忌收藏家的朋友聚會,透過訂定主題的方式,找出有趣、有特色的威士忌互相分享。」有人偏愛艾雷島威士忌、有人則是對特定酒廠或產區有特別收藏,陳昱龍則尤其鍾情於日本威士忌Harmony & Balance並重的風味,以及追求獨特個性的品牌思維,並熱衷於「自己的收藏有機會和懂得的人一同分享」。

「有次朋友聊到,他曾聽長輩說『早期的Jonny Walker黑牌是最棒的』,卻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印象中的Jonny Walker是十分唾手可得的普飲酒款……」於是陳昱龍從酒窖拿出同一支陳年酒,對方品飲後眼神隨之發亮,並留下一句:「原來是這個意思。」這個故事恰恰是陳昱龍對於酒藏樂此不疲的原因之一——他的收藏讓別人的疑惑得到釐清,並開啟更豐富的味蕾感受,正如同十年前那位朋友啟蒙了他一樣。

威士忌的領域如同大海一般無邊無際,對於想要開始收藏威士忌的入門者,陳昱龍建議必定要勇於嘗試不同酒款、留下品飲日記,並多和人交流。「市場上有太多投資工具,千萬不要因為一支酒會增值而去收藏它,而是你會有興趣了解品飲它,未來可能因為接觸它,讓你接下來的人生更美好、更豐富,也更有趣。」

投身酒藏生涯十餘年,愈是投入其中,才愈是發現其寬廣與樂趣無所不在,如今方屆知命之年的陳昱龍更將收藏觸角緩緩延伸,舉凡紅白酒、香檳及清酒都在他的研究涉獵範圍。看著眼前的他忘情向我們逐一介紹收藏的陶醉樣貌,我們確信他的酒藏修行仍在持續。

  • Photography Shao Jou Huang

Tags

People 收藏 陳昱龍 威士忌 whiskey 山崎1984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