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2021奧斯卡】獨家專訪《游牧人生》趙婷:對於所有在人生某個時刻曾經歷過低潮的人,這部片獻給你。

【2021奧斯卡】獨家專訪《游牧人生》趙婷:對於所有在人生某個時刻曾經歷過低潮的人,這部片獻給你。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榮獲本屆奧斯卡獎提名的導演趙婷,與 Tatler 暢談她備受讚譽的作品《游牧人生》以及接下來的新計畫。(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By Zabrina Lo
By Zabrina Lo
April 13, 2021
趙婷以鏡頭溫柔捕捉美國現代生活,並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榮獲金球獎最佳導演獎的華裔女性,接下來她的鏡頭將轉至⋯⋯外星超異能英雄?

南達科塔州(South Dakota)惡地上飛揚的紅色塵土形成一幅苛刻且不寬饒的風景,只支撐著最強韌的生命。但對趙婷來說,這塊被強風吹拂的平原和戲劇化的岩石組成是提供豐富故事和生動角色豐饒養分的土地。

2018年秋天,出生於北京但成年時期在美國度過的趙婷,帶上最精簡的團隊、由 Frances McDormand 領銜的劇組,加上四位她形容為接地氣、居住在行動貨櫃車、猶如現代遊牧民族般的夥伴,進入南達科塔州的惡地國家公園(Badlands National Park)中心。歷時四個月,這個不循常規的團隊組合在崎嶇的地形上騎行、睡在星空下完成《游牧人生》的拍攝。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去年九月首映後,《游牧人生》成為第一部同時在威尼斯及多倫多國際影展皆榮獲最高殊榮的電影。年初,趙婷更成為第一位獲頒金球獎最佳導演獎的華裔女性(同時也是歷史上唯二的獲獎女性),該部片也拿下金球獎最佳戲劇類電影獎。

「《游牧人生》的核心是一場悲傷和治癒人心的朝聖之旅。」趙婷在線上連線領獎時說道,「所以對於所有在人生某個時刻曾經歷過低潮的人,這部片獻給你。」

延伸閱讀:為什麼被譽為李安接班人?關於《游牧人生》導演趙婷你該知道的 5 件事

電影《游牧人生》劇照。
電影《游牧人生》劇照。

她透過自己的方式,向那些朝她看齊的人喊話。在中國,少有真實描繪現代人生活的作品,因此趙婷在金球獎上的成功被壯烈地描繪成中國影視製作者的勝利,儘管如此,趙婷自己仍曾因涉嫌批判祖國而受到輿論批評。微博上的獲獎新聞在隔天早上就累計了超過兩億八千萬次觀看,而中國官媒將趙婷描述為「中國的驕傲」。出生於1982年,趙婷的父親是一位中國國有鋼鐵公司的總經理,這位影像製作人回憶她早期在北京的生活如何養成她對更寬廣土地的渴望,並於往後強烈影響了她的人生志業。她的繼母宋丹丹是一位知名喜劇演員,雖長久來都支持著趙婷對影視的野心,但仍因趙婷的成就感到驚喜。

延伸閱讀:金球獎首位亞洲女性「最佳導演」,《游牧人生》導演趙婷獨家分享 3 個成功心法

我對於自己的選擇相當誠實。希望可以向年輕的影像製作者展示,尤其是華裔女性,不要為了融入而改變自己。你可能會以為改變是你唯一能融入主流的方式,但你的出身及你自己就已經夠好了。我們需要陰陽調和、達到平衡的敘事觀點,更多故事才能夠被聽到。

—趙婷

「我還記得在智慧型手機和網路時代來臨之前,跟朋友們在街巷裡奔跑、並且感到安全的時光。」趙婷說,「我想念那個時候的單純。冥冥之中,這可能也吸引著我到像南達科塔州這樣懷舊的地方,因為中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有很大的改變。」

延伸閱讀:2021年度必看鉅作《游牧人生》導航生命旅程:「別人都覺得你怪,但那是因為你比別人勇敢。」

改編自美國記者 Jessica Bruder 的同名著作《游牧人生》,電影劇情以 Frances McDormand 飾演的主角 Fern 的人生旅程為開展,描述一位在內華達州石膏廠剛失業的寡婦,出售了她大部分的資產,換得一輛貨車和一趟在公路上展開的新人生,其他露營者教她如何在西部荒郊生存,更有甚者,教她如何處理自己的悲傷和失去。

《游牧人生》是這位39歲的導演繼2015年《哥哥教我唱的歌》和2017年《重生騎士》後的第三部長片作品。全片毫無商業置入、以低成本拍攝製作,這些發生在美國西部的故事由角色們共同面對的生存困境彼此串連。「在第一部電影中角色們面臨的困境是:我該離開家鄉或是留下?第二部是:如果我一夕之間失去了夢想,我是誰?我該不該、或是說我可以為夢想奮鬥嗎?而第三部則是:如果我失去了所有定義我是誰的東西,那我還是我嗎?」趙婷在一場洛杉磯的影音訪問中說道。

《游牧人生》片中描繪的一些人生故事,是這些現代遊牧者的親身經歷,趙婷希望透過這些故事引發美國偏鄉相關族群的共鳴。「我天生就受這樣的故事吸引。」她說道。「做為一個說故事的人,如果你夠真誠,你的故事不僅反映出所有你一起工作的人們,同時也反映很大部分的自己。說真的,沒有那些形塑我們的回憶,我們是誰?」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身兼《游牧人生》的導演、製作人暨編劇,趙婷從很小的時候就夢想成為一名漫畫家,她發展出很強的故事闡述能力,尤其是透過影像。「我只是單純地想講故事。」她回憶。身為一個住在北京的青少年,趙婷一直知道城市之外,內蒙古的草原和沙漠有在向她招手的探險。「在我們的文化中,一直有一種要往西旅行的想法,往地平線的方向去,騎上一匹馬就出發。」

然而,她選擇往東行。她被送往倫敦寄宿學校,在麻薩諸塞州念政治學前,在洛杉磯就讀中學,並在經歷了一些靈魂探尋的過程後,搬到紐約學習電影製作。然而西方的引力仍然存在,只是如今她嚮往的是美國西部。「我一坐上車駛向這空盪的道路,就愛上了鄉村音樂和居住在中部地區的人民。他們讓我開始愛上拍片。」她說。

「我幾乎是在與自然隔絕的水泥叢林中長大,然而當你在無垠的草原上,獨自一人看著遼闊的風景,知道有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襲,你會感覺自己只是地球長遠歷史中的一個小點。」

擁有多山地型的南達科塔州奠基了她每部電影的背景,以一種獨特的、類紀錄片的風格拍攝,她偏好使用特寫鏡頭捕捉細微的情感表現勝於戲劇化的對話和曲折的劇情。趙婷在前兩部長片中與業餘演員合作,包括一些美國原住民及牛仔們,因而吸引了 Frances McDormand 的目光, McDormand 在黑色劇情片《意外》中精湛的演出席捲了2018年各大電影獎項。這位63歲的演員前一年於多倫多看完《重生騎士》後,和她的製作夥伴 Peter Spears 帶著 Bruder 的書聯繫上趙婷,討論合作拍攝的可能性。「對我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光是閱讀完這本書且以 Frances 的演技,我們馬上就一拍即合。」趙婷說。

對我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光是閱讀完這本書且以Frances的演技,我們馬上就一拍即合。

—趙婷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他們改編該書,將劇情著重描繪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踏上公路、尋求工作的美國中老年人口,加入更多的角色刻畫並擴大聚焦更多現代遊牧者的故事。趙婷解釋這個決定其實是根據實際面的考量,因為她的製作預算極低。她早期的作品製作費都低於10萬美金。然而,她發現與真實的人合作讓她的電影更具可信度,並對維持平淡劇情中的情感弧線功不可沒,讓故事線上被點綴著一些戲劇性的時刻,像是在《游牧人生》中當 David Strathairn 飾演的角色打破了那組 Fern 珍愛、父親送的盤具的時刻,那是少數重要到她有打包帶上路的物件。

延伸閱讀:8 部奧斯卡金像獎入圍電影,《游牧人生》、《花漾女子》......列入 2021年度必看片單

「我是一個劇情片製作人。對我來說《游牧人生》是一部劇情片。」趙婷說,「其實我們經過很多的規劃才打造出那種自然主義的幻覺。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人們對我敞開心胸,不只是身為演員,而是身為人,跟我分享他們的童年、他們的生活和所有關於這個土地的細節。」Fern 父親的盤子暗示著劇情的逆轉,「在討論當下,我立刻認為那些盤子在某個時刻必須被打破,而誰會打破那些盤子?你第一次看到這些盤子是什麼時候?這些盤子背後又有什麼故事?」

雖然在公路上的小貨車人生跟趙婷的成長環境相去甚遠,卻讓她沈浸於冒險精神中且相當適合她。「你永遠都會有那錢買不到的最佳後院景觀。」趙婷說,「精神上來說,你知道所有你擁有的、生存所需要的東西都在這個地方,而且可以隨時移動出發。如果所有東西都是機動的,你便沒有藉口不去生活。」她笑著補充:「很多我們下榻的汽車旅館都沒有比小貨車舒服。」

《游牧人生》獲得一致好評,並因為其創作者將焦點聚於影視界目光通常轉瞬即逝的事件上而獲得許多讚揚,如同 Adrian Horton 在《衛報》評論中所稱讚的:「一名令人驚嘆的奧斯卡領跑者,反常地讓一位年過60的女人居於電影中心,描繪出一個極少受到主流關注的美國。」《游牧人生》也許讓趙婷成為了關注焦點,但卻是她的下一件作品讓她的名字家喻戶曉。在新的一年迎來一個新的職涯轉折,這位39歲的導演將以電影《永恆族》成為第一位執導漫威系列作品的華裔女性。《游牧人生》在頒獎季中的熱度為這部商業鉅作增添一些藝術聲望,此時迪士尼重視尋找獨立製片勝過知名製片來監製他們標誌性的系列電影,像是漫威宇宙系列和星際大戰系列。

該片的預算是兩億美元,為《游牧人生》成本的40倍,儘管在完全不同的設定下訓練,並擁有超強卡司,趙婷仍會使用跟著 McDormand 行過塵土的同一組攝影機。接續《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永恆族》中在地球上居住超過7,000年,擁有不死之身的外星種族-永恆族,將聚集起來保護人類免於邪惡反派即將進行的種族滅絕計畫。

我們都是現實中的英雄。最難的是在這個持續用各式影響力轟炸你的世界裡,真正忠於自己。在過去,你可能會聽到一些神話性的英勇事蹟,但現在有了社群媒體,我們看見了更多民間英雄。

—趙婷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Photography: Austin Hargrave/Tatler Hong Kong

雖然劇情透露不多,但對於趙婷將如何改變傳統超級英雄電影的公式,大家都有很大的期待,首先是電影中描繪的同性戀角色,不僅是漫威電影中的首例,對於以往相對保守的迪士尼高層來說也是一個激進的改變。同時,趙婷和她的演員陣容,包括 Angelina Jolie 、 Salma Hayek 和 Richard Madden ,都預告電影將會以哲學層次檢視英雄主義的概念。

「我們都是現實中的英雄。」趙婷說,「最難的是在這個持續用各式影響力轟炸你的世界裡,真正忠於自己。在過去,你可能會聽到一些神話性的英勇事蹟,但現在有了社群媒體,我們看見了更多民間英雄。」

「順道一提,如果我有超能力,會是飛行,這樣如果有洪水襲來,我就可以飛越水面。」趙婷說道。

她所獲得的關注同時也帶來相應的責任,而趙婷從未忽略此事,她意識到她在影視界開拓性的步伐及非常態的職業軌跡可能帶來的影響力。「我對於自己的選擇相當誠實。希望可以向年輕的影像製作者展示,尤其是華裔女性,不要為了融入而改變自己。你可能會以為改變是你唯一能融入主流的方式,但你的出身及你自己就已經夠好了。我們需要陰陽調和、達到平衡的敘事觀點,更多故事才能夠被聽到。」

延伸閱讀:2021 奧斯卡最強黑馬《夢想之地》即將上映,電影 5 大亮點搶先看!

  • Translation Elana Shih

Tags

People Chloé Zhao Nomadland 趙婷 游牧人生 導演 電影 奧斯卡 漫威 永恆族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