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在物質世界的成就越是輝煌,心靈可能就越感空虛。」尼泊爾唯一的億萬富翁Binod Chaudhary的人生哲學

「在物質世界的成就越是輝煌,心靈可能就越感空虛。」尼泊爾唯一的億萬富翁Binod Chaudhary的人生哲學

「在物質世界的成就越是輝煌,心靈可能就越感空虛。」尼泊爾唯一的億萬富翁Binod Chaudhary的人生哲學
Chaudhary Group 董事長 Binod Chaudhary 是尼泊爾唯一的億萬富翁
By Pierre Lamunière
August 01, 2019
《富比士》全球富豪榜上首位且唯一的尼泊爾人Binod Chaudhary分享他的致富之路。
剛展開職業生涯的年輕 Chaudhary
Pierre Lamunière 與 Binod Chaudhary 攝於盧克拉素有世界最險之稱的丹增希拉蕊機場
 

這位億萬富翁 Binod Chaudhary 現今已經 62 歲了,但長期以來的冥想和登山習慣使他看起來比較年輕。他帶著燦爛的笑容,銳利的眼神因此顯得較為和緩,渾身散發著魅力、自信和活力。Chaudhary 在這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的尼泊爾成功打出一片天,涵蓋各種服務,包括麵食、餐旅、家電、建設與銀行,造就總部設於尼泊爾的唯一跨國企業集團 Chaudhary Group。

Chaudhary 說:「我深愛著這個國家,但我也以我的家族根源為榮。」他的祖父成長於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但很早便應尼泊爾皇室之邀而搬到尼泊爾做生意。在那個時候,加德滿都幾乎沒有什麼商店或市集,大多數的人都是直接利用民宅做買賣。Chaudhary 的祖父必須雇用搬運工,扛著衣服和織物四處兜售。他與一小群可靠的商人共同受邀,進入皇宮庭院展示最新款式的印度傳統服飾紗麗(sari)。

Pierre Lamunière 於 1976 年到訪加德滿都時所攝一景
Pierre Lamunière 於 1976 年到訪加德滿都時所攝一景
Chaudhary Group 在納瓦爾帕拉西建造的印度教寺廟 Shashwat Dham
Chaudhary Group 在納瓦爾帕拉西建造的印度教寺廟 Shashwat Dham

Chaudhary 的父親擴大了家族企業的規模。他創立了尼泊爾的第一間百貨公司 Arun Emporium,並開始從印度、日本和歐洲進口各式各樣的產品。Chaudhary 年幼時一直想當個特許會計師,但在他 18 歲那年父親生病了,他必須臨時接管整個家族企業。Chaudhary 談到:「我很想繼續進修,但又不得不扛起責任。」

Chaudhary 雖然繼承了父親的事業,但初入商界的他仍懷有自己的夢想,希望能按自己的方式來行事。「家父是為單純謙虛的生意人,從不耽溺於操弄權力,因此遭許多深諳如何掌握有利人脈的同業排擠,面對眾多新創公司卻不得其門而入。」

這對父子有許多共通之處,但 Chaudhary 自傳《大獲成功》(Making It Big)的第一頁,有句話反映出了一個差異:「我父親告訴我,有捨才有得。但這是我無法接受的父式建言;我想要享有生命中的一切,不想為了一件事而犧牲了其他的。」

Binod Chaudhary 全家福
Chaudhary 之子 Rahul 與 Surabhi Khaitan 於 2015 年在齋浦爾成婚
 

年輕的 Chaudhary 對旅行、音樂和寶萊塢電影充滿憧憬,但卻將所有精力都投注於企業、發展新想法和發掘新企業。一次,與在旅行社工作的朋友聊天時出現了轉機。他注意到加德滿都機場的行李束帶上,有很多從曼谷返鄉的尼泊爾家庭攜帶了大量的速食麵。Chaudhary 飛到了泰國,說服知名 Wai Wai 麵食品牌業者在泰國境外展開合作。這步走得可真是妙。如今,Wai Wai 是尼泊爾最知名的出口品牌,銷售範圍遍及 36 個國家,在印度市佔率達 28%,在尼泊爾甚至高達 53%。

聖母峰上與世隔絕的直升機著陸點
聖母峰上與世隔絕的直升機著陸點

「一旦有了願景,我可能會非常執著,絕不放棄。我非常喜愛實現夢想的過程」

Petra Nemcova 與 Binod Chaudhary。Petra Nemcova 是 Happy Hearts Fund 的創辦人,這個慈善基金會的宗旨,是在天災受災地區重建安全且恢復力強的校園。她是在南亞大海嘯中親逢變故之後才推行這項計畫的。
Petra Nemcova 與 Binod Chaudhary。Petra Nemcova 是 Happy Hearts Fund 的創辦人,這個慈善基金會的宗旨,是在天災受災地區重建安全且恢復力強的校園。她是在南亞大海嘯中親逢變故之後才推行這項計畫的。

這為尼泊爾創業家擅於建立人際關係,深諳如何結交有助推動商務計畫或提升權威的人士,例如印度總理 Narendra Modi、馬來西亞首相 Mahathir Mohamed、Sri Sri Ravi Shankar 這類精神領袖、Salman Khan 等寶萊塢明星,還有企業大亨與記者。

他說:「人脈與人際關係的建立對我來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並補充一生中認識陌生人的原因相當多元:「真誠的人際關係向來是一體兩面,不僅能使人獲得權勢,也能使人喪失權力。這是人際情感與磁場的問題。」

2001 年,這個位於喜馬拉雅山上的國家在發生了一件駭人的事件。尼泊爾國王的長子 Dipendra 殺死了皇室全族,連 Dhirendra 王子也不放過,然後自盡身亡。這起悲劇的官方說詞便是如此,不過包含 Chaudhary 在內,尼泊爾國內至今無人能接受這項消息。

皇室屠殺事件發生後,尼泊爾便陷入共產主義反叛軍與國家軍隊對抗的內戰,對所有人而言都是極其危險的時期。但幸虧 Chaudhary 立場中立,而且能夠適時適地結交朋友,因而得以在這麼險惡的環境中存活下來。幾年後,反叛軍頭目 Prachanda 和軍隊首領 Katawal 將軍都說,旗下人手都是靠著 Wai Wai 速食麵生存下來的,因為在動亂期間,只有 Wai Wai 公司的貨運車依然可以在國內各地暢行無阻。

在奇旺國家公園內的 Chaudhary Group 梅格郝麗謝萊飯店附近巧見犀牛
在奇旺國家公園內的 Chaudhary Group 梅格郝麗謝萊飯店附近巧見犀牛
穿過奇旺國家公園的大象
穿過奇旺國家公園的大象

Chaudhary 16 歲時,曾站在當時相當難得參觀的孟買泰姬瑪哈飯店(Taj Mahal Palace hotel)前,為眼前的壯麗宏偉景觀驚嘆不已,而且想要入內瞧瞧。但是同行的親戚不太樂意:「別去吧,他們會把你趕出來的。」

諷刺的是,30 年後 Chaudhary 為了協助斯里蘭卡可倫坡(Colombo)泰姬陵渡假飯店(Taj Samudra)化解重大財務困難,接手了這間同屬泰姬陵集團(Taj Group)的飯店 50% 股份。這可真是一步險棋。他並沒有飯店業的相關經歷,而且斯里蘭卡飽受內戰摧殘,根本沒有人想在此投資。但是他的直覺沒有錯,命運女神也眷顧了他,當地的情勢戲劇般地好轉了。

「那是我談成過最出色的交易之一。」Chaudhary 是這麼說的。飯店事業群從此成為集團事業的一大支柱,也成為泰姬陵集團最大的事業夥伴,企業版圖拓及馬爾地夫、尼泊爾、杜拜和泰國。

Chaudhary Group 旗下位於馬爾地夫的泰姬珍品渡假村(Taj Exotica)
Chaudhary Group 旗下位於馬爾地夫的泰姬珍品渡假村(Taj Exotica)

在尼泊爾當個創業家絕對不是件輕鬆的事,那麼他會想移往其他國家定居嗎?

他堅決地回答:「絕對不會。我曾想過要搬到新加坡或倫敦,但尼泊爾才是我的家,未來也會一直都是。這是認同感的問題。當然了,我們還是會繼續提升在印度的市佔率,畢竟那是我們的關鍵市場,不過尼泊爾永遠都會是基地。從我的辦公室出發,步行就能抵達誕生時的產房;幾公尺的路程,就涵蓋了我的一生。與其在印度當 50 個億萬富翁的其中一個,我更想在尼泊爾當首位且唯一的億萬富翁。」

「在物質世界的成就越是輝煌,心靈可能就越感空虛。所以我們需要一位師父來引導我們。古儒吉大師使我的眼界更加開闊,不僅限於私人生活方面,連創業生涯也是如此」

2.	Binod Chaudhary 與他的兒子 Nirvana,中間為精神領袖 Sri Sri Ravi Shankar
2. Binod Chaudhary 與他的兒子 Nirvana,中間為精神領袖 Sri Sri Ravi Shankar

Chaudhary 每年都會動身踏上為期一週的登山之旅,遠離紛紛擾擾的人群,現在這項體力上的挑戰已經成為他心靈生活的一部分。他多年來的生活都是充斥著緊湊的事業活動,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追求心靈層次的成長。但在 13 年前,他認識了一位改變了他一生的貴人,也就是飽受崇敬的印度精神領袖古儒吉大師(Guruji)Sri Sri Ravi Shankar。這位大師藉由他創立的生活藝術基金會(Art of Living Foundation),在 160 個國家吸引了數百萬名追隨者。

Pierre 與 Michel Lamunière 父子與 Chaudhary 攝於尼泊爾尼帕(Nepa)
Pierre 與 Michel Lamunière 父子與 Chaudhary 攝於尼泊爾尼帕(Nepa)

Chaudhary Group 是家族企業,每位家庭成員各司其職,每個事業群各自隸屬 Chaudhary 的其中一個兒子,但整體掌控權仍在這位董事長手中。

「你可能既聰明又伶俐,接受過高等教育,但歷練與年齡的優勢是無可取代的。這正是所謂長者的智慧。」Chaudhary說:「我的每個兒子在公司都肩負著一份使命,我信任他們,但也要負責確保他們都獲得充分支援,才能彌補任何可能存在的弱點。我希望家族事業能一直傳承下去,話雖如此,但世事難料呀。」

Chaudhary 依然充滿熱情與精力,很難想像他卸下集團董事長的職位,不過有個因素,可能會促使他結束企業生涯,那就是政治。Chaudhary 目前代表主要反對黨尼泊爾大會黨(Nepali Congress)出任國會議員,但是「與眾相同」並不符合他的個性。

人生要靠自己創造,千萬別讓自己後悔。如果硬是要說我有什麼後悔的事,那就是我雖然曾有能力在尼泊爾建立市值數十億美元的大企業,卻無法為母國奉獻更多。」他說話時總有種積極誠懇的感覺;協助尼泊爾轉型成為繁榮的國家,是他的終極夢想。

他說:「我們的國家坐擁豐富資源,但我們的政客都是激進的民主分子;他們對抗體制、對抗國王、對抗共產主義者,窮極一生都在鬥爭,所以沒有機會了解如何管理資源。我們的國家應該要脫離貧困。我一心希望本地人能夠實現理想,不必受苦,也不必受到剝削。年輕一代的尼泊爾人找上了我,請我做些什麼來幫幫國家,因此激勵了我藉由政治奉獻一己之力。我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成為最高首長改變這個國家,但我知道,我會以極其誠摯的態度繼續努力。」

至於政治之路會將 Binod Chaudhary 帶往何處,就讓我們拭目以待了。不過,到頭來才發現,他的父親似乎所言甚是:有捨才有得。

(本文章僅摘錄部分內容,完整專訪請見:Hong Kong TatlerTaiwan Tatler 2019五月號雜誌)

  • Photography PIERRE LAMUNIÈRE、CHAUDHARY GROUP

Tags

People Binod Chaudhary Nepal Chaudhary Group Pierre Lamunière 尼泊爾 富比士 富豪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