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疫情後藝文領域如何發展?13位專家為你解析藝術與文化產業的未來

疫情後藝文領域如何發展?13位專家為你解析藝術與文化產業的未來

疫情後藝文領域如何發展?13位專家為你解析藝術與文化產業的未來
從展覽、音樂會到電影,疫情後的藝文領域將迎向什麼未來?我們有請專家為你解析。
By Tatler Hong Kong
March 25, 2021
一場疫情,永遠改變了世界,未來藝術展覽與表演將會變得如何?有請業界專家為我們詳盡解析。

過去一年來,世界各地的表演機構共同面臨著劇院熄燈、資源減少及銷售銳減等疫情帶來的影響,以及無法復工的低落情緒,但值得注意的是,無論過程或痛苦不堪、或振奮人心,藝術和文化終能找到突破逆境的方法和生存之道。

儘管身處黑暗時期,藝術家們仍以鼓動人心的創作作為回應,劇院及芭蕾表演從線下轉為線上、大銀幕轉為小螢幕,而音樂成了某種形式的治癒,不時充斥著街坊,成為居家隔離時期,低迷氣氛下一種人際互動的象徵。前方也許還有許多挑戰, Tatler 編輯團隊在編譯本年度的 Culture List 時發現,具啟發性的創意及耐性仍然存在,於是我們從亞洲各地編列出 100 位年度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收藏家、創意總監及表演者,並邀請他們來分享疫情之下對藝術產業發展的看法。

這份「亞洲文化影響力人士」清單涵括諸多業界指標性人物,像是香港電影導演許鞍華,在 2020 年威尼斯影展獲得殊榮,並於去年發行了紀錄片《好好拍電影》;台灣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接班後的第一部正式作品,受團隊於2020 年初回到台灣隔離期間所聽到的聲音啟發;另外,馬來西亞多場文化慶典的組織人 Joe Sidek ,則在去年夏天推出了為檳城藝術家建立的線上平台。

這些藝術文化工作者的產業嚴重受到疫情影響,並無疑會在接下來幾年承受更多連鎖效應。這次 Tatler 就有請他們談談眼前所見的變化,以及他們預見文化產業將在 2021 年前進的方向。

延伸閱讀:【2021亞洲最具影響力人士】文化領域百大名單出爐

1/13 徐冰,擅於融合漢字與作品的紐約藝術家

Image: Xiang Sun
Image: Xiang Sun

「面對現在的情況,我不認為藝術應該要回應的如此直接,畢竟這不是一個政治概念或是宣傳口號,這需要一些時間孵化。藝術畢竟是藝術。如果它被給予了一個它自身以外的目標或功能,那便會偏離初衷。對我而言,藝術一直都是療癒的。事實上,在最關鍵的時刻或是你人生中最無助的時候,藝術總會出現並提供幫助。對我來說,藝術真的一直都與我們同在。」

2/13 鄭宗龍,台北雲門舞集藝術總監

Image: Lee Chia-yeh
Image: Lee Chia-yeh

「疫情的出現是一種警醒,提醒我們:是不是走在對的道路上?因為演出的取消,繁瑣忙碌的日常出現各種因應計畫的備案。我和舞者多了一些時間可以慢下來做創作,重新思考原本習以為常的慣性,需不需要改變?如何改變?更細緻、更安靜地,去醞釀、磨練我們的身體,去做舞蹈這門藝術本質上的探索。世界正往更數位化、機械化的時代快速前進,這是非常好的。但我們也應該在面向科技的同時,對我們的身體、情感了解得更多一點,更透徹一點,才能保有我們純真的初心。」

延伸閱讀:【2021亞洲文化影響力人士】從艋舺少年到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如何用身體、音樂、劇場創造美與感動」

3/13 Chris "B" Bowers,音樂推廣者、 The Underground HK 及 FWD Mellow Yellow 音樂節創辦人

Image: Steve Schechter
Image: Steve Schechter

「這幾個月來所有音樂表演的取消或限制,代表我們正身處一個更絕望的境地,且不幸的是,事情目前還未見轉機。不過我是一個樂觀主義的人,我認為更多人因此深刻體會到,好的音樂能幫助他們度過人生的難關。事實上,開始有更多人在網路上尋找能和自己產生共鳴的音樂、歌曲或樂團。過去這幾個月我所聽到、看到由香港音樂人製作的歌曲或 MV ,證明了在這座城市裡有多少具有熱忱、富有創作力的人們。」

延伸閱讀:【2021亞洲文化影響力人士】19座葛萊美獎肯定,馬友友用音樂傳遞對人文的關懷

4/13 Gaurav Kripalani,新加坡國際藝術節總監

Image: Tuckys Photography
Image: Tuckys Photography

「混合藝術( Hybrid Arts )、數位化( Digitisation )、實體數位化( Phygital ),不論你喜不喜歡,這些都是接下來我們還會不斷聽到的詞彙,藝術必須透過創新才能生存,不同形式的藝術呈現將會繼續蓬勃發展。其中一個優點是,我們現在觸及到的觀眾不再受限於一地,而是全球性的。宏觀來看,我們必須證明藝術的經濟價值,你能想像在沒有書籍、音樂或 Netflix 的情況下度過封城的時光嗎?而這些都是藝術家的產出。在未來的日子裡,我相信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值得受到鼓勵,因為投資藝術的重要性,該要等同於投資教育、建設或國防。」

5/13 許鞍華,香港電影導演、2020 年威尼斯影展終生成就獎得主

Photography: Raul Docasar at Fast Management
Photography: Raul Docasar at Fast Management

「許多電影人現在轉而投入製作電視劇。如果找到了適當的題材和資金,我也會在紀錄片、電視影集或電影上繼續耕耘。只要有題材,因創意而生的產業就會有作品,現在的我們並不缺乏主題,因為世界正在共同經歷一場巨大的災難。」

延伸閱讀:全球第一位榮獲威尼斯終身成就金獅獎的女導演!許鞍華:「你們不會知道這將會如何鼓勵香港人心。」

6/13 Cosmin Costinas,香港現代視覺藝術空間 Para Site 藝術總監

Photography: Michaela Giles
Photography: Michaela Giles

「我相信此時應該要聚集所有可用的資源,努力支持藝術家社群。 Para Site 發起了幾項用來維繫香港藝術社群的計畫,包括資金及曝光等面向,像是一系列免費對公眾開放的線上工作室參訪『 PS Paid Studio Visits 』,這個計畫延攬了超過 60 位藝術家,而每位向大眾導覽其作品的藝術家都會獲得一筆費用;另外還有『 No Exit Grant 』補助金,支援 25 位在地藝術家的生活支出費用。至於後疫情時代的發展,我有兩點希望:第一,經過這次經驗,所有我們所堅信的事實是如此輕易被擊碎,我們更應積極面對世界上結構性不平等的問題;第二,在我們被剝奪與其他個體的接觸和聯繫後,人際間的實質互動、藝術空間裡的共同體驗,將會重新成為藝文界的關注焦點。」

延伸閱讀:新世代藝術跨界火花:晨均建設涂麗雅+藝術家陳聖文,將「環保」延伸至藝術與建築

7/13 蔡敏志,香港演藝學院校長

Image: Felix Chan
Image: Felix Chan

「我對於表演藝術有很強烈的信心,也相信產業將會在疫情後持續茁壯。事實上,疫情證明了在危機和絕望的時刻,大眾更加依賴表演藝術(或泛指藝術及文化)來豐富他們的人生。這個產業已經透過嘗試不同方式,將表演帶給全世界的觀眾,證明了它的彈性和創意。我相信產業將會乘勝追擊,持續透過數位方式觸及更多觀眾,引領全球潮流。學院在近幾年,積極整合科技與表演藝術,現在疫情更提升了數位科技的重要性,我們會持續的豐富這部分的學程,並不忘將藝術科技與表演內容結合。」

8/13 Jo Kukathas,馬來西亞 The Instant Café Theatre Company 藝術總監

Image: Eric Chow
Image: Eric Chow

「疾病和災難一直都存在於這世上,但藝術家通常是有彈性的。有些人會從重創中復原,有些不會。有些人會改變他們的形式,有些會維持他們固有的行事習慣。情勢不會一直一樣,因為世界和我們都在改變,而我們需要為居住在這個變動的世界準備好。我認為藝術家會透過他們的藝術幫助人們理解,並在這個新的世界取得平衡。人們說:『疫情讓藝術家學會創新。』這是不對的,藝術家就是創作者,而創作就是創新。要將馬來西亞劇場提升至全球層級,我們需要足夠無畏、古怪、文藝、才華洋溢、具想像力、有野心、特立獨行、有遠見、具豐富知識、固執、兇猛、熱情,以及感性和智能上都聰明的人們開始重獲創作的自由。」

9/13 華安雅,M+博物館館長(M+為今年在香港西九文化區開幕的現代藝術及設計博物館)

Images: Winnie Yeung/Visual Voices
Images: Winnie Yeung/Visual Voices

「生活步調放慢、減少旅行並使用多種數位平台來與人聯繫,這讓我們看見新形式的創意作品出現。藝術家和創意發想者會利用手邊的工具來反應時下的狀態,而這也將推動我們所共同期待的復甦。接下來,所有的博物館都會邁向線上及實體體驗的並行機制,以M+來說,我們一直都很清楚我們的數位博物館必須跟實體博物館一樣活躍、成熟及精緻。真正有趣的是博物館以使用者體驗為目標所提供的社交互動,數位與實體相輔相成。」

延伸閱讀:香港「M+博物館」作品搶先看!藝術藏家夫婦大手筆捐出90件私人收藏,培育香港藝文能量

10/13 孫啟越,透過在亞洲地區舉辦展覽以支持 LGBTQ 藝術家的收藏家

Photography: Michaela Giles
Photography: Michaela Giles

「疫情所影響的,是我們與藝術家互動的方式。去年,我們錯失了一些與我們積極關注的藝術家會面的機會,希望我們可以盡快重新開始這些活動。轉移至線上銷售的新模式吸引了全新一代的買家,他們大部分屬於千禧時代。這些新買家對於要收藏什麼抱持很開放的心態,這個心理可以從普普藝術和街頭藝術的崛起發現。他們也不顧忌禁忌話題,像是某些老一代收藏家會忌諱的 LGBTQ 相關主題,而這樣接納一切的態度為藝術界帶來更多開放性與包容性。」

延伸閱讀:【2021亞洲文化影響力人士】危機中見轉機,陳珊妮:「後疫情時代,我們努力走得再快一點。」

11/13 楊雲濤,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

Image: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Image: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藝術創作之路從來不簡單,但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人民都會在改變中茁壯。只要我們持續保有熱忱,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慢慢地好轉。線上串流直播節目已是新的常態,以前我們會根據表演在舞台上呈現的方式設計並調整我們的秀,然而劇場在疫情期間已經關閉數次。為避免白費大家的心力,我們在線上串流播放《凝-武蹈行旅》及大型原創舞劇《媽祖》。我們和觀眾都正在習慣這些改變,但我相信未來的舞蹈製作會立基在兩種不同的模式上:現場舞台演出及線上串流。」

12/13 Lea Salonga,東尼獎獲獎演員、唱片歌手及表演者

Photography: BJ Pascual
Photography: BJ Pascual

「我希望菲律賓擁有自己的『韓流』(意指韓國流行文化的影響力),但我們需要更有力的支持,而我認為這不只限於金錢。當然資金佔了很大一部分——我相信韓國政府有分配資金支援韓流發展,我想說的是,菲律賓並不缺乏才華。我們需要幫助、需要支持,我們需要知道藝術家的背後有推動這股浪潮的力量。」

13/13 Joe Sidek,文化藝術節總監、 Joe Sidek 製作公司執行總監暨亞洲文化推廣聯盟馬來西亞主席

「套句達爾文在《物種起源》裡的敘述:『能夠存活下來的物種並不是最強大的,也不是最聰明的,而是最能適應環境的。』我認為這句話對我來說,在經歷2020年後特別有共鳴,因為歷史上來說,災難性的事件總會在世界各地發生,人類雖不會每次都毫髮無傷的脫逃,但我們每次都存活下來了。這也適用於現在,越來越多人跟上數位潮流,包括那些藝術產業中的人。然而,如果將視覺或表現藝術與運動或時尚這些商業主流比較,我們顯然必須覺醒並跟上。但在追求科技或是線上表演的進步之前,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先建立一個更具體、對馬來西亞來說更有文化獨特性的符碼,足以先說服我們自己的國民。要在數位時代突出,你不能再一昧複製別人的故事。我們需要強化自己的文化認同,因為那就是我們,也是我所想要跟世界分享的。」

延伸閱讀:3月號封面人物蔣勳的生命省思:疫情之下,人們還該關心藝術嗎?

  • Translation Elana Shih

Tags

People 疫情 藝術 文化 設計師 藝術家 導演 藏家 舞蹈 戲劇 音樂 許鞍華 鄭宗龍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