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最好和最壞的時代!Tatler專訪珍.古德博士:「我曾經歷最黑暗不堪的時期,可是我們倖存了下來,並且努力奮起!」

最好和最壞的時代!Tatler專訪珍.古德博士:「我曾經歷最黑暗不堪的時期,可是我們倖存了下來,並且努力奮起!」

最好和最壞的時代!Tatler專訪珍.古德博士:「我曾經歷最黑暗不堪的時期,可是我們倖存了下來,並且努力奮起!」
Photo: Marco Grob/Trunk Archive/Snapper Images
By Coco Marett
By Coco Marett
May 11, 2020
Jane Goodall曾經歷黑暗的時期,卻不曾絕望。關於這位知名人類學家不屈不撓的精神、即將出版的著作,以及人類與黑猩猩驚人的相似之處,快來看看她還有哪些秘密尚未透露過!

Jane Goodall告訴我一段她兒時的故事。她在連路都走不穩的年紀,有一天從家裡的院子把蚯蚓帶到了臥室裡,母親進房時,意外發現她正全神貫注地觀察著那些蚯蚓。Goodall描述她當時告訴母親,她「很想知道為什麼蚯蚓沒有腳,卻能鑽來鑽去」。她接著說:「多數人的媽媽會很生氣,但我母親只說:『Jane,如果我們把這些可憐的小蟲子留在這裡,牠們會死掉的,牠們得住在院子裡。我們把牠們放回去吧。』」
此時,這段回憶的故事被Goodall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她說了聲抱歉,接起電話,並對話筒裡的人說:「我待會兒回撥給你,我正在進行Zoom視訊通話,你懂的吧。」而且講到「Zoom」這個字的時候,還特地提高了音量。然後就把電話掛了。她說:「不好意思,那是John Hare,我都叫他『駱駝先生』。他的機構在中國和蒙古努力拯救僅存的野生雙峰駱駝。」
她不太喜歡數位通訊方式,但是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視訊會議也成了新的常態選擇。就連深夜電視談話節目,也都因此變成主持人與嘉賓透過Skype尷尬地互相吐槽。身為文字創作者,我們都很難見到自己的偶像(而且Goodall就是我的偶像之一),所以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面對面的交流方式。我對Goodall說,即使現在幾乎全球都實行了禁足令,但幸虧還有科技,我們至少得以繼續完成工作,並與親友保持聯繫。她嘆了口氣:「是啊,我也這麼想。」

See also: 7 Inspiring Biographies And Memoirs From Notable Women Around The World

Goodall和其研究對象,攝於坦尚尼亞北部的貢貝溪國家公園。 (Photo: Getty Images)
Goodall和其研究對象,攝於坦尚尼亞北部的貢貝溪國家公園。 (Photo: Getty Images)
明尼蘇達大學聖保羅校區(University of Minnesota-St. Paul)的靈長類動物及獅子研究員Anne Pusey懇請Goodall創辦中心機構,分析多年來針對靈長類動物研究所累積的資料。 (Photo: Getty Images)
明尼蘇達大學聖保羅校區(University of Minnesota-St. Paul)的靈長類動物及獅子研究員Anne Pusey懇請Goodall創辦中心機構,分析多年來針對靈長類動物研究所累積的資料。 (Photo: Getty Images)

大自然的韌性

Goodall是行動力很強的女性。她現在86歲了,依然往返世界各地,致力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其實,她原本規劃了一趟北美巡迴之旅,但現在卻因為禁足令,只好待在英格蘭家中。她的童年就是在這棟從祖母傳下來的房子裡度過。「我現在比以往還要認真,努力透過Zoom視訊會議、各種影片和部落格貼文,積極發聲並傳達理念。」她接著說,畢竟自己很熟悉大自然中適應能力的重要性。
Goodall畢生致力於提倡環保精神,前後共花了60年的時間,在坦尚尼亞貢貝溪國家公園(Gombe Stream National Park)觀察及研究黑猩猩,並在1977年成立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Jane Goodall Institute),堪稱在非洲展開環保及社區型計畫的領導人物。在這段期間,她親自站上大自然環境變遷的觀察前線,目睹人類將整個生態系統摧毀殆盡再著手重建。
 
她說:「我看過有些地方已遭徹底破壞,但是在時間與其他力量的協助下得以復甦,而那些地方原本瀕臨絕種的動物,也因此獲得生命存續的機會。」她謙稱大自然才是激勵著她堅持一生志業的動力來源,而且這種不屈不撓的毅力,正是值得當前世人學習的精神。Goodall出生後沒有幾年便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想起當時,她說每週食物配給量就只有兩小片巧克力和一顆蛋,那時的經歷使她了解到,千萬別將任何事物視為理所當然:「我曾經歷最黑暗不堪的時期,可是我們倖存了下來,並且努力奮起。」

See also: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Eco-Conscious Travel In Africa—And The Best Sustainable Safari Experiences To Have In 2020

與黑猩猩Nana溝通,攝於2004年馬德堡動物園(Magdeburg Zoo)(Photo: Getty Images)
Goodall正在觀察一隻非洲狒狒,攝於1974年。(Photo: Getty Images)
Anne Pusey, 明尼蘇達大學聖保羅校區(University of Minnesota-St. Paul)的靈長類動物及獅子研究員Anne Pusey懇請Goodall創辦中心機構,分析多年來針對靈長類動物研究所累積的資料。 (Photo: Getty Images)
 

堅持希望

如今全球籠罩在疫情走向不定的陰霾中,Goodall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能失望喪志。向來樂觀的她,甚至與暢銷書籍《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The Book of Joy)作者Doug Abrams合作,聯手創作新書《希望之書》(暫譯,The Book of Hope),預計明年出版。出版商Celadon Books表示:「《希望之書》將以出眾不凡的角度探討人類的本質,並描繪出一條令人怦然心動的道路,指引我們為自己的生活和全世界創造希望。」
當我問及啟發她提筆撰書的契機時,Goodall坦言,其實出書並不算是她自己的點子:「Doug在編寫《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之前,曾花了一年時間與Bishop Tutu和達賴喇嘛交流互動。所以他約我討論編寫《希望之書》時,我以為他會想跟我相處一段時間再動筆,所以我告訴他,我沒辦法為他空出一年的時間,不過四天倒是可行。」她笑了出來,又以佯裝氣憤的口氣接著說:「殊不知他向出版商宣傳時,說我也是作者,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平心而論,像Goodall這樣以拯救自然環境為志業的女性實在有太多需要費心勞神的事物——她必須設法阻止一切盜獵盜採之情事、協助復育瀕臨絕種的物種,還要與其他相關人士與單位合作。Goodall希望藉由各種管道啟發下一代共同扛起捍衛地球的重任,而寫書只是其中一種方式。其著作包括《吾友黑猩猩》(暫譯,My Friends the Chimpanzees)、《我的影子在岡貝》(In the Shadow of Man)、《十種信任:珍愛動物的必要之舉》(暫譯,The Ten Trusts: What We Must Do To Care for the Animals We Love)。

See also: Hong Kong's Power Women And The Women Who Inspire Them

Jane Goodall (Photo: Marco Grob/Trunk Archive/Snapper Images)
Jane Goodall (Photo: Marco Grob/Trunk Archive/Snapper Images)
Goodall於2015年參加知名雜誌《浮華世界》(Vanity Fair)在加州舊金山芳草地藝術中心(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舉辦的「新權勢名人峰會」(New Establishment Summit)
。(Photo: Getty Images)
Goodall於2015年參加知名雜誌《浮華世界》(Vanity Fair)在加州舊金山芳草地藝術中心(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舉辦的「新權勢名人峰會」(New Establishment Summit) 。(Photo: Getty Images)

「我一直保持希望而不放棄,有一部分是因為無論到了哪裡,都能看到年輕人專注熱切地想要創造及改變,此時就不禁因為他們的熱忱而深受鼓舞。」Goodall也說:「另外,我們還有奧妙神奇的大腦,不斷研發各種技術,促進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共處。若非如此,一切終將毀滅,因為我們是自然環境的一環,也要仰賴自然環境才能生存。」

「根與芽」:傳承年輕志士

為了宣揚這個理念,Goodall在坦尚尼亞三蘭港(Dar es Salaam)住處的後院與16位當地青少年對談之後,便在1991年創立了青年計畫組織「根與芽」(Roots & Shoots)。如今,這個組織已經擁有10,000個分會團體,遍布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香港亦在其列。我不禁好奇,幾十年來精心培育無數懷抱雄心壯志的積極環保人士,是否也帶給她一些啟示或心得,她似乎毋須思考便反射般地回道:「這稱不上精心培育,而是傾聽;傾聽這些年輕志士的想法,鼓勵並協助他們挽起衣袖實踐理想。『根與芽』深信每個人每天都會帶來影響,所以重要的是明智地選擇自己要創造什麼樣的影響。」
Goodall對環境保護與人類學的強烈愛好啟蒙於1960年,當時她才26歲,就帶著筆記型電腦、雙筒望遠鏡,還有對於黑猩猩相關知識的滿腔熱血,來到坦尚尼亞,意外地展開了造就她如今非凡成就的一趟旅程。Goodall在從事研究的60年間,觀察到黑猩猩與人類有無數相似之處。

See also: Filmmaker Craig Leeson On Climate Change And His Latest Project, The Last Glaciers

攝於1999年,與紀錄片導演Emily Goldberg (Photo: Getty Images)
與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共同出席國際珍古德協會「根與芽」植樹活動 (Photo: Getty Images)
2003年與Michael Douglas一起參加華盛頓特區某聽證會 (Photo: Getty Images)
 

「黑猩猩媽媽跟人類母親一樣有好有壞。」Goodall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發現母黑猩猩跟人類一樣,如果充滿支持與愛心地教養子女,也會形塑小黑猩猩的天性,甚至決定牠未來是否有能力領導或影響同儕:「願意支持子女的母黑猩猩,牠們的孩子都表現得比較出色:兒子在團體中獲得較高的階級地位,有機會繁衍更多後代,而女兒也成為較為優秀的母親。這個現象告訴我們,對子女而言,所謂『母親』的形象或角色有多麼重要,童年也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孩子都需要感受到支持與安全感,而且父母應該放手讓孩子們去探索未知。」

她的這一字一句,使我想起了加拿大當代詩人Atticus的詩句:「仔細看呀,魔力只會在你任其發展時顯現。」(Watch carefully, the magic that occurs when you give a person just enough comfort to be themselves.)

擁抱自然

Goodall循循善誘的理念,間接呼應到了她幼時將蚯蚓帶回臥室的那天。如果當年她的母親只在意室內會不會被泥土弄髒,而未接納女兒純真的好奇之舉,可能就輕易扼殺了她這種耐心觀察的精神,遑論日後還展開數十年極具突破性的研究,甚至終身投入社會運動等種種成就。「那正是我母親所具備的特質,這真是太重要了。我認為孩子對大自然的愛好是與生俱來的,但前提是他們兒時要有機會去接觸與探索。」Goodall堅信,所有的人只要獲得正確的引導就會發現,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疏離感與多數破壞地球的事物一樣,都是後天人為的思想。「很多孩子想參與拯救環境的事業,卻因父母和老師的壓力而走入企業界;大人要他們出社會賺錢。不過,其實保育自然環境的同時,依然能夠賺錢。而我們目前最岌岌可危的,其實是同理心。」

See also: Tatler Hot List: The Most Influential Voices In Asia Right Now

Tags

People Jane Goodall Jane Goodall Institute Books Environment Environmentalist The Book of Hope Anthropology anthropologist Nature Interview 珍古德 黑猩猩 環保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