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

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

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
All Photo by Pixabay
By 菲爾・奈特
November 13, 2019
只為了賺錢而踏入一個產業,通常不是好主意。必須以某種具體的方式, 為人們改進事物的願望為動力。

「將這些全稱為『商業』似乎是不對的。那些忙碌的白天與無眠的夜;輝煌的成就與絕望的奮鬥;將這些都丟在平淡無奇的『商業』旗幟下,似乎不對。我們所做的遠多於此。我發現,對一些人來說商業是竭盡全力地追求利潤和週期,再無其他,但對我們來說,商業之於賺錢,並不像人必能造血一樣絕對。就像所有偉大事業,我們希望創造、貢獻,才敢驕傲地大聲說話。當你製造產品、改善產品、交送產品;當你新增某項新產品、新服務給陌生人,讓他們變得更快樂、更健康,或是更安全、更好;當你讓一切如此俐落、高效率、智慧化,所有事物都應該遵循這個方式完成,實際上卻少之又少──你正全然地參與這場人類大戲,不只是單純地活著,你正幫助他人活得更充實。如果這只是商業,好吧, 那就叫我商人吧。」

 

菲爾•奈特 Phil Knight

當一個品牌規模大、夠知名,我們知道它的產品,就以為自己知道這間公司背後的故事。事實上,多數大型企業並不希望我們知道那些年造就他們的低谷與奮鬥,我們被要求相信不費吹灰之力的完美幻象。菲爾.奈特寫下《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因為Nike 成為許多商學院研究的主題,但在他心裡,他們只抓到一些表象,沒有抓到精髓,或太認真捕捉精髓而遺漏重要的事實,尤其是草創時的Nike。奈特承認他曾做出數百個不為人知的錯誤決策,威脅到公司命脈或導致數百人失去工作。

奈特比一般執行長更有想法,這本書可能不像你讀過的多數商業書。有時他是哲學的,甚至像形而上學,他讓Nike故事的戲劇性活靈活現,寫作本身也非常細膩。這本書大部分內容寫於二○○七年,直到二○一六年才公開出版,因為家庭事件影響出版計劃,似乎花了數年時間斷斷續續地寫成這本書。《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以時間順序寫成,從一九六二年開始至一九八○年,那年Nike公開上市。這是對的,這間公司草創時就是最迷人的時候,當時幾位關鍵人物因為一項任務被解雇,創造一種文化。確實,奈特非常執著地讓Nike 取得成功,但也熱愛過程,所以,他只有一件事想和讀者分享:「在某個地方的某些年輕男女,正在經歷同樣的考驗與折磨,這一路上的起起落落,或許能啟發他們、得到寬慰,也或許

得到警醒。」Nike崛起的點滴值得回顧,展現其中的困難,尤其在這間公司早期,即使取得成功,一九八○年公開上市後,作為企業仍隱約存在著不穩定性。讓奈特繼續走下去的原因,是他覺得自己不只是在創造一番事業,而是順應天賦。

瘋狂的點子

一九六二年,菲爾.奈特二十四歲,搬回奧勒岡州(Oregon)與父母同住。當時他沒交過女友,一直很守規矩,從未叛逆過。從一個學校到另一個學校:奧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史丹佛商學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還有一年加入美國軍隊。奈特一直以來的願望是成為很厲害的運動員,在奧勒岡大學時曾參加田徑隊,受經驗豐富的教練比爾.包爾曼(Bill Bowerman)指導。他的天賦不足以讓他繼續發展運動員生涯,但他想知道是否可以用同樣的熱忱,終生投入運動競賽中,讓自己能總是「參與其中」。

就讀史丹佛大學時,奈特曾修過創業精神這堂課,著迷於研究一篇文章中的論點,認為日本跑鞋有一天會主宰美國跑鞋市場,就像日本相機遍布相機市場一樣。有一天在奧勒岡森林跑步時,忽然靈光乍現,開始認真思考並策劃落實這個想法,去一趟日本造訪製鞋商。奈特說服他的父親,受人尊敬卻不富有的出版商,出資贊助這趟旅程。奈特父親對此構想並不感興趣,但他非常樂於讓兒子出去看看世界──金字塔、喜馬拉雅山、死海、大城市。一九六○年代初期,九成美國人沒有搭過飛機,很多人甚至沒有離開自己的州;環遊世界是「披頭族或嬉皮士做的事」,奈特寫道。

一九六二年九月奈特啟程,和大學同學一起到檀香山工作數月,販賣百科全書和共同基金,賺夠錢後前往日本。他參觀神社,著迷於禪學,而且終於與製作鬼塚虎運動鞋的鬼塚會社(Onitsuka)高層會面。奈特自稱是美國鞋業進口商的代表,「藍帶公司」(他隨口取的名字),要安排一些樣品寄回辦公室(他父母的家)。

回美國的途中,奈特也到亞洲、歐洲旅行。到雅典時曾參觀巴特農神廟(Parthenon)及雅典娜女神廟(Temple of Athena),在雅典娜身旁的就是能帶來勝利的女神,「Nike」女神。離開女神廟時,他注意到神廟旁的雕刻,雅典娜女神正彎腰調整她的鞋帶。

不進則退

一連串旅程結束回到家鄉,奈特在一間會計事務所做正職工作,其餘時間他會開著小貨車,在運動會上販賣鬼塚「虎」運動鞋。他很快賣光第一批共三百雙鬼塚「虎」運動鞋,和鬼塚會社再訂了九百雙,向銀行貸款三千美元買下第二批貨。運動用品店對他的鞋沒有興趣,所以他成為北美太平洋西北地區田徑賽事的固定班底。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是好的銷售員,但鞋子不一樣:「我相信跑步。我相信如果人們每天願意走出家門,跑幾英里路,世界會變得更美好。而我相信穿著這些鞋跑步會更好。」一九六四年,「慢跑」還沒被發明,在雨天出門跑個三英里(約四.八公里),只有怪人才會這麼做,跑者經常被開車經過的人咆哮,或者將飲料潑灑在他們身上。

奈特覺得自己與跑者有著同伴之誼,他的大學同學們也紛紛加入鬼塚虎銷售團隊,生意成長得很快,但是奈特卻以銀行的形式面對現實,當時非常堅持必須「零負債現金餘額」,他們討厭任何資金要求,當時也沒有風險投資這行業,沒有人能對快速成長事業估算它的高價值。一九六六年,奈特的第一名員工,書呆子傑夫.強生(Jeff Johnson),在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開了第一間藍帶零售店,專門販售跑步相關產品。同年,他對鬼塚高層說謊,說他在東岸有一間辦公室,商談取得全美國的獨家銷售權,訂了另外五千雙運動鞋。

從創業開始一直在奈特身邊的事業夥伴比爾.包爾曼,他稱包爾曼為設計運動鞋的「達文西」,包爾曼重新設計鬼塚鞋,讓它更適合美國人大且厚實的腳形,美國的鬼塚鞋銷量直線上升。一九六七年是豐收的一年,營收八萬四千美元,但對奈特來說,仍然不足以支付正職員工的薪水。二十九歲時, 他辭去工作,到波特蘭州立大學教授會計學,工作工時不長,工作以外的時間都可以用來經營藍帶公司。大學教職也帶來另一個好處:遇見年輕的會計員佩妮洛普.帕克斯(Penelope Parks),一九六八年他們在波特蘭結婚,隔年佩妮懷孕,奈特思考著是否應該和以前一樣,找一份有穩定薪水的工作。反覆思考後,他決定:「生命就是不斷成長,不成長就會死亡。」

陣痛期

儘管每年銷售額都翻倍,銀行家們仍對奈特不屑一顧。流動資金是一大問題,於是他開始向朋友、熟人、家人借錢。奈特聘用鮑伯.伍德爾(Bob Woodell),他原是運動明星,一次悲慘事故後便癱瘓,只能靠輪椅移動。伍德爾的父母借了八千美元給奈特,那是他們所有積蓄。這樣的行動支持馬上就能見效,但一九七一年末,即使有一百三十萬美元的銷售額,藍帶公司仍然只能「勉強維持」,因為往來的美國第一國家銀行(First National Bank),始終拒絕提供信用額度。

同時,鬼塚會社開始積極尋找新的美國經銷商,取代藍帶公司。為了維持公司生機,奈特偷偷計劃從生產Adidas 鞋品的墨西哥工廠,進口三千雙足球鞋,但他們需要一個新的公司名稱。奈特詢問藝術系學生卡洛琳.戴維森(Carolyn Davidson),請她為這些鞋設計商標,她最終設計出知名的「炫風」商標,但公司名稱可就難產了。「獵鷹」(Falcon)是最初的構想,但奈特個人非常喜歡「六度空間」(Dimension Six)。後來傑夫.強生非常雀躍地說他做了一個夢,出現一個奇怪的詞彙「Nike」,奈特想起當時在巴特農神廟看到的希臘勝利女神,那時還沒到最後一刻,他在傳真機前猶豫不決,但是他必須告訴墨西哥工廠最終決定,即使奈特已經發出給工廠,仍然不十分肯定。但他想起伍德爾說的:「或許這個名字會因我們發揚光大。」

快速成長

一九七二年全國運動用品協會展覽中,他正式將Nike 介紹給全世界。如果大眾以及銷售代表不喜歡這些鞋,藍帶公司將就此劃下句點。當奈特打開鞋盒準備展示,他的心沉了一下。品質太糟糕了。

但是讓他驚喜的是:銷售員們非常愛炫風商標,也喜歡Nike這個名字。大量的訂單湧入,接著鞋子開始出貨了,是由位於日本的新製造商Nippon Rubber製造,而且品質很好。

但是,一大打擊迎面而來:鬼塚會社聽說了新品牌「Nike」,直接與鬼塚虎運動鞋競爭,立即切斷供應鏈,表示他們要對藍帶公司提出違反合約告訴。奈特認為,這似乎是一個時代的終結:經濟衰退、尼克森、越戰,以及現在。他假裝對未來很有信心,告訴員工:這是我們的一大機會,打造自己的品牌,不再只是別人的銷售員。每個美國人,尤其奧勒岡人,都受一個年輕跑者鼓舞,他是史蒂夫.普雷方丹(Steve Prefontaine)。他打破所有紀錄,即使以策略性來看並不重要,但每一場比賽他都全心全意、全力以對。奈特寫道:「我告訴自己,從這種熱情的展現中,我們可以學到很多事情。不管是跑步或營運公司,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必須向普雷方丹看齊,面對競爭的態度就像我們靠它生活。因為我們確實仰賴競爭而生存。」

一九七○年代持續發展,Nike 越來越茁壯。包爾曼設計的「鬆餅」鞋底,加上多角形的鞋釘,靈感來自太太製作鬆餅的鐵器,非常受到歡迎。Cortez是第一雙為減輕阿基里斯腱(跟腱)的鞋款,成為許多跑者的首選。許多運動明星穿著Nike鞋款,造就Nike的成功,一九七三年創造了四百八十萬美元的銷售額。一九七四年,藍帶在與鬼塚的訴訟中取得勝利,並獲得賠償金。沒有這些煩心事,奈特覺得自己可以自由地前進,夢想成為和Adidas、Puma一樣大的企業。

現實總是伴隨衝擊,每個月都有巨大挑戰,像是必須支付第一國家銀行及其他債權人的款項。銀行停止與藍帶公司來往—凍結款項、不提供信用額度,通知聯邦調查局,必須調查藍帶公司是否有作假帳。對奈特來說,這是人生低點,後悔於他做過的決定,因為這些決定如今危害到他的家人,難以繼續下去。幸運的是,他開始與日本貿易公司Nissho合作,他們同意以財務滾動計劃,給予藍帶出口經費,Nissho還清了藍帶欠第一國家銀行的債務,藍帶的危機忽然又迎刃而解,聯邦調查局也終止調查。

終於,邁向穩定

一九七六年末,藍帶公司—如今稱為Nike公司,銷售額來到一千四百萬美元,得益於一九七六年蒙特婁(Montreal)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運動員們穿著Nike 鞋出席,達到廣告效益。奈特對上市的想法很感興趣,將帶來他們極度渴望的大量資金注入。Nike總是對他人抱持感謝之心,也改變了企業文化。

Nike文化是什麼?Nike的管理階層是一群「雜碎」──一群奇怪的偏執狂、酗酒者、有點精神錯亂的年輕人,對公司有強烈的部落意識,對彼此直言不諱。一個坐輪椅的,兩三個過胖的胖子(真是非常符合運動鞋公司的形象),有些人肩上扛著挫折與缺憾,大多數來自奧勒岡這個小地方,有著「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心態。雖然某種角度來看,他們都是些魯蛇,奈特說,但他們都渴望成為勝利的一部分。

而Nike的勝利是,被視為真正創新的製鞋業者,也成為演員們的第一選擇,電影《警網雙雄》(Starsky & Hutch)、電視劇《無敵金剛》(Six Million Dollar Man)、電影《無敵浩克》(The Incredible Hulk)中都曾出現。當法拉.佛西(Farrah Fawcett)在《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中穿著Senorita Cortezes鞋款,隔天這雙鞋即在美國銷售一空。

然而,另一個打擊來了。一封來自美國海關的信落在奈特的桌上,要求支付二千五百萬美元的海關稅金,源於一條老舊的法則,進口尼龍鞋比國產鞋貴了百分之四十。二千五百萬美元相當於Nike前一年所有銷售收入,支付這筆錢會毀了Nike,儘管走過多年來的各種壓力,奈特仍然無法承受這個打擊。為了應付需求,Nike 每年都要開立更大的辦公室及倉庫,Nike 品牌越來越出名,但仍然有「明天這一切都會消失」的感覺。Nike 發起公關活動,將自己定位成為自由及企業自由而戰的偉大美國企業,對其他密謀讓Nike 背上巨額關稅的製鞋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經過冗長的法律及遊說行動,Nike終於壓低支付金額,與美國政府協商以九百萬美元結案。如果沒辦法達成此次協議,Nike就不可能公開上市,儘管美國的銷售額都在翻倍成長(一九七九年已到一億四千萬美元),但他們仍需要更大的資金注入才能持續發展。

一九八○年Nike 在華爾街的公開發行分為內部人士及管理階層的A等級,方便Nike 掌控大局;以及大眾可以取得的B等級股份。距離奈特第一次飛去日本,與鬼塚會社談合作後,已經十八年了,奈特讓Nike在紐約證交所正式上市,蘋果公司也在同一周上市。奈特的同事包爾曼、伍德爾、強森,都成為千萬富翁;伍德爾當初借的八千美元,如今市值一百六十萬美元;奈特自己持有公司百分之四十六股份,現在富可敵國,手上的股份相當於一億七千八百萬美元。但是上市後第二天早晨,他並不快樂,更多的是後悔,覺得Nike 生涯的第一篇、那個迷人的章節已然結束。錢從來不是驅動他的因素,雖然沒有錢讓Nike公司數度陷入再也不願想起的困局,這是他和團隊從零到有打拚出的成就,唯有公開上市才能讓成就持續發展。

快速前進

奈特足足擔任了四十年的Nike執行長。二○○六年,距離他退休只剩一年,銷售額到了一百六十億美元,輕鬆超越銷售額一百億美元的Adidas,他也成為富翁。如今,Nike總部仍座落於波特蘭(Portland),佔地二百英畝,有五千名員工。

書的最後奈特談到Nike「血汗工廠」的爭議(海外工廠),嚴重地傷害了公司。他的肖像在波特蘭旗艦店外被燒毀,Nike成為貪婪企業的象徵。一開始奈特非常憤怒,他認為媒體從來沒有報導過,多年來Nike 為了改善工廠環境,非常盡責地擔起監督之責,Nike創造的就業率,以及東道國現代化中扮演的角色。他提到多數經濟學者都認同,貧窮國家要進步,只能靠創造不需技術的基礎工作來達到,就像Nike創造的就業機會。即使如此,Nike還是重建了所有工廠,盡可能地提供最好的條件,企圖成為其他企業跟隨的榜樣。

奈特非常驕傲地說,公司開發了水性黏著劑,消除黏接上下鞋底時,可能產生毒性、誘發癌症的氣體,並且將知識產權分享給所有競爭對手。現在奈特將重點放在慈善事業,他和佩妮每年共捐出一億美元給各項需求,支持女孩效應(The Girl Effect)──一項Nike與聯合國、非營利組織及其他企業共同運作的計劃,向世界各地的女性教育與進步注入資源。

總評

奈特給所有有抱負的企業家的建言很簡單:不要停止腳步。遇到阻礙時,停下來是最簡單的一件事,他說,但他能成功的唯一理由就是持續前進,即使好像已經失去一切,也不能停下來。奈特暗指成功中缺失的一環,運氣、因果或上帝,我們本能地意識到它,卻很少人承認:「幸運的運動員、幸運的詩人、幸運的企業。努力工作很重要,好的團隊也是必要,智慧與決心無法用價值衡量,但運氣可能決定成果。有些人可能不會稱它為運氣,他們可能稱之為道、邏各斯、智慧、法,或者靈,或者上帝。」最後他認為:「相信自己,同時相信信念。」

★全球23國讀者搶讀
★勇奪Amazon商業傳記類排行榜TOP1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唯一授權回憶錄,躲在勾勾背後的人,首度公開他的故事。

24歲的瘋狂點子、向父親借50美元創業,成就了年收超過300億美元的企業王國。「就讓別人說我的想法瘋狂吧……繼續跑下去就對了!」他毫無保留地寫下,創業路上的初心及勇氣,最真實、深入的NIKE創業傳奇,首度解密!

本篇文章、圖片皆由時報出版社提供,全文摘自《跑出全世界的人: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一書。

Tags

People OPINIONS 菲爾・奈特 nike 跑者 Phil Knight 跑鞋 創辦人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