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在雙重身份中享受人生!章子怡:真實,是演員的生命

在雙重身份中享受人生!章子怡:真實,是演員的生命

在雙重身份中享受人生!章子怡:真實,是演員的生命
Photo:尚流
By 尚流TATLER
August 02, 2019
今年,章子怡再次回到了她熟悉的法國坎城電影節,相比19年前那個初登坎城紅毯的青澀女孩,如今的她已經在「演員」和「母親」的雙重身份中享受著她的多樣人生。《尚流TATLER》有幸能與她面對面,感受一個日臻成熟卻始終保持純真的章子怡。

跟章子怡的見面可謂是一波三折,最終,在坎城的一個夜晚,我們才有機會坐下來對她進行采訪。在2019即將過去的半年裏,以往只活躍於大銀幕的章子怡脫下華麗的盛裝,在兩檔綜藝節目中流露出真性情,甚至平易的煙火氣。接下來,她又要再次回歸大銀幕:好萊塢年度大制作《哥斯拉2:怪獸之王》5月31日上映,萬眾期待的《攀登者》也會在9月30日與觀眾見面。拍了20年的戲,在同代女演員裏幾乎找不出第二個像章子怡一樣的人,從中國到好萊塢,從東方到西方她都一如既往,不忘初心。

20年的坎城情緣

世界的目光被坎城聚焦了好多天,5月20日這個全球最盛大的電影節進入高潮階段。章子怡著一襲性感的紅裙出現在「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的現場。該獎項由坎城電影節與蕭邦聯合主辦,而章子怡作為蕭邦全球品牌大使,則以「教母」身份演講並頒出今年的最具潛質演員獎項。獲獎的法國演員François Civil談起自己高中時就特別欣賞《2046》中章子怡的表演,從她手中拿到獎杯倍感興奮。

在章子怡之前,凱特·布蘭切特、朱麗葉·比諾什、查理茲·塞隆等蜚聲國際的女演員都曾擔任該獎項的「教母」。她對我們說,「我很榮幸能夠被蕭邦授予這樣一個身份,這個獎項支持了年輕、有才華的演員。很多年前,我也曾是這樣的年輕人,所以,我更加知道能夠獲得支持對年輕演員是多麽的重要。」

章子怡出席「CHOPARD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與CHOPARD蕭邦聯合總裁Caroline Scheufele
章子怡出席「CHOPARD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與CHOPARD蕭邦聯合總裁Caroline Scheufele

作為本屆坎城大師班首位受邀的亞洲演員,也是坎城大師班創辦以來最年輕的女性電影人,40歲的章子怡,轉瞬間已從《我的父親母親》中穿著花棉襖、紮著麻花辮的小丫頭,進入了演員的成熟期,面對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的工作與生活,她也更加地從容而堅定。「我跟坎城電影節的關系是很近的。」章子怡說,「19年前,她拍完了自己的第二部電影《臥虎藏龍》,與李安導演和劇組成員走上了坎城的紅毯。」那是我第一次走紅毯,它對我有非常特別的意義。隨後,章子怡憑借跟婁燁、張藝謀、王家衛的合作連續三次來到坎城。

章子怡出席「CHOPARD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
章子怡出席「CHOPARD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

2006年,她的身份發生了變化。她受邀擔任坎城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委,是當時坎城史上最年輕的評委,也是繼1997年鞏俐、2002年楊紫瓊之後第三位擔任主競賽評委的華人女演員。 一路以來,從17歲進入中央戲劇學院開始,表演這件事,她就從沒懈怠過。 章子怡是個好演員,這是所有人公認的。

 演員就像一塊海綿 

2017年國內又出現了一檔現象級綜藝《演員的誕生》,讓看慣「水劇」、「流量劇」的觀眾們開始主動了解、思考究竟什麽是表演,怎樣才能稱得上一個合格的演員。這些問題似乎在近幾年「制造流量、依靠流量」的畸形市場中被置若罔聞,現在突然間變成大眾討論的焦點。章子怡在這檔節目中除了是台上參賽演員的導師,仿佛也是觀眾們的「表演入門老師」,她用最直接的話告訴你,什麽是表演,以及「我是一個演員」。 她為這檔節目也調整了自己視角,「在做導師的時候要多去觀察,多去體會一個演員身上的特質和潛力是什麽」,章子怡說。節目結束,她依舊更享受這20年來作為演員的過程和表演本身。「表演其實是很有趣的一個職業,你可以觸碰到各種人、各種個性。你表演的過程是在豐富自己的人生。」

CHOPARD蕭邦高級珠寶系列祖母綠鑽石耳環、祖母綠鑽石戒指;CHOPARD蕭邦L'Heure Du Diamant系列鑽石手表
CHOPARD蕭邦高級珠寶系列祖母綠鑽石耳環、祖母綠鑽石戒指;CHOPARD蕭邦L'Heure Du Diamant系列鑽石手表

章子怡17歲考入中央戲劇學院,跟劉燁兩個人是班裏年齡最小的學生。拍攝《無問西東》時,有一場戲黃曉明牽著她在清華大學的校園裏奔跑,她覺得這一刻就應該是青春的樣子。「青春,像春風吹拂的柳樹葉一樣。」說起這番話,她臉上映出少女的神情,但轉而她卻遺憾地說,「可是我從沒有過,我覺得我的青春被耽誤了。」 對她來說,17歲的青春沈浸在「學表演的苦日子裏」,每晚躺在學校宿舍的上鋪,看著伸手就能觸到的白色天花板,章子怡腦子裏不是無憂無慮的青春飛揚,而是琢磨怎麽交作業。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那個時候,表演最大的難度來自於,她不知道真實人和真實的生活是什麽樣子。「我一直都在學校裏,從學校到學校,根本沒機會接觸太多的人。你要演的是人,你不認識真實的人,是沒法演的。」因此,她談起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時會感慨,那個角色對她來說是永恒的,「它就屬於那個年齡,一個女孩、年輕、單純……它是特別的,我再也無法覆制、重覆。」那時宛如一張白紙的章子怡幸運地遇到了一個只為當時的她準備的角色,從此走上了大銀幕。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在很多人看來章子怡走得很順,初戰好萊塢就加盟了李安的《臥虎藏龍》。她現在再回看這部電影的意義,比當時更加深遠。當年在好萊塢的刻板印象裏,有一些典型的「中國人的角色」,這些角色幾乎都停留在李小龍和功夫時代裏。而這部電影,章子怡和其他演員想要證明,最終也的確證明了「我們能做的遠不止於此,我們可以表演。很多年過去了,這部電影對我們、對亞洲演員來說太有意義了,讓我們有機會去展現真正的表演,而不僅僅是功夫 。」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但一個真正的演員需要走很漫長的一段路。「我們做演員的,要去經歷很多的人生百態,當你看到過很多社會現象,聽到過很多故事,其實這都是對於人生的積累,對於表演的積累。演員要做一個很大的海綿,要不斷地去吸收。」曾經學生時期的苦悶來自於自己無從積累便要去呈現,而如今,當她明白並學會了積累之後,卻難以遇見真正的好劇本。“我看劇本的頻率絲毫沒有減少,但好劇本出現的頻率太低了。「其實章子怡對於劇本的要求並不過分嚴苛,至少人物是成立的,至少這個人物是要打動你的。」但能夠滿足這個基本點的劇本都變成了可遇而不可求。《我就是演員》裏曾經不止一次地提到,「好演員的春天到了」可是,只有好演員又有什麽用呢?演員是一個需要等待的職業,一個被動的職業,有很多東西並不能強求,面對當下的現狀,章子怡也有一些格格不入的堅持。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章子怡在本屆坎城電影節

畢業於傳統科班院校的她,對於職業的態度有著極高的要求,面對當下很多年輕演員的工作方式,她覺得自己還是得按照「穩健的方法」來。「我覺得一個好演員需要耐心。現在,表演工作以速食快餐一樣的速度進行著,兩個月內可以拍電影、上綜藝,甚至再拍一部電視劇,所有的工作混在一起,所有的事情都是商業,「人沒有那麽多的熱情」,章子怡感嘆道。 她把整個演員生態看得異常清楚。因此,她一針見血地說,「做一個明星很容易,但是要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演員真的不容易。未來,20年、30年之後,人們看到你的作品,還會覺得你是個真正的演員。」她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也很少有僥幸,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走出來的。表演更是如此,因為“沒有什麽職業比演員更加需要去感受真實的人生”。

「我更強大,但 也更怕死亡 」

結束了《我就是演員》之後,章子怡參加了湖南衛視的真人秀《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在大眾傳媒上展現自己作為妻子和母親的生活。觀眾們覺得國際章從來沒有這麽接地氣過。曾經高冷的獨立女性形象,變成了家庭事業雙豐收的更有溫度的章子怡。現在,她很願意聊家庭、聊孩子。他們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也對她的事業產生了奇妙的化學作用。「我現在很想扮演一個母親,對我來說一個角色要能夠真實地觸動到演員的熱情。」

2000年,在《臥虎藏龍》中飾演玉嬌龍
2000年,在《臥虎藏龍》中飾演玉嬌龍

「我的生活完全不同了。」她說。在章子怡曾經的人生規劃中,她以為事業、成為一個演員是她的全部,是她生命中的所有。但現在,她認真地策劃安排自己的時間,去平衡家庭和工作之間微妙的關系,並且在這種平衡中享受更豐富的人生。妻子的身份、母親的身份以及來自家庭中瑣碎而真實的細節,這些之前從未有過的感受和體驗正是她所說的「演員的積累」,也是她未曾想過的另一種人生財富。「穩定的、充滿愛的家給了我特別強大的力量,讓我能夠更加充滿動力地去工作。」在之前,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章子怡,她更柔和了,也更自信了。 如果說20年前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如同一張白紙,10年前的她是一幅充滿個性的抽象畫,那麽現在,畫布上出現了一幅色彩豐富明亮的自畫像。

2004年,在《2046》中飾演白玲
2004年,在《2046》中飾演白玲

有孩子之前,章子怡是典型的、大膽的北方女孩,敢於嘗試各種極限運動,體驗不同的挑戰,但是現在,她變了。「因為我很怕死。」她非常坦誠地說。在《妻子的浪漫旅行》裏,面對懸崖秋千,她感到害怕了。有人就覺得,「這很不章子怡」,似乎在人們眼中,她一直是一個堅強、獨立、勇敢的女性。「家和孩子讓我更強大,但我現在真的懼怕死亡。因為我感受到責任,我要對生命負責,不僅僅是我自己的生命。這是我做了母親之後,最大的變化。」

2004年,在《十面埋伏》中飾演歌妓小妹
2004年,在《十面埋伏》中飾演歌妓小妹

我們問,假設一下未來最想演的角色?「也許是音樂家」,她說,隨即開朗地笑了起來,「不過,我不喜歡去假設和預想。當了父母之後,你會發現很多家長總是想,孩子長大以後做什麽?可是你真的知道未來會怎樣嗎?路都是自己走出來,我也不願去規劃、設想我的孩子。他的命運一定是他自己去操作的。」

 

2013年,在《一代宗師》中飾演宮二
2013年,在《一代宗師》中飾演宮二

「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特別晚宴結束的第二天,坎城電影節為章子怡從影20周年舉行了《臥虎藏龍》的特別放映,大家暢聊著20年前《臥虎藏龍》首次來到坎城的過往。近千位觀眾在海灘上重溫著經典,章子怡與觀眾一起看著銀幕上那個在竹林間揮劍的自己,眼神裏閃動著明亮的神情。

Tags

People尚流TATLER章子怡François Civil蕭邦坎城電影節臥虎藏龍2046哥斯拉2:怪獸之王一代宗師汪峰十面埋伏戛納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