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Opinions 全球暖化下的「氣候賭局」人類是否玩得起?氣溫升溫4 度,全球經濟每年將損失近700兆

全球暖化下的「氣候賭局」人類是否玩得起?氣溫升溫4 度,全球經濟每年將損失近700兆

全球暖化下的「氣候賭局」人類是否玩得起?氣溫升溫4 度,全球經濟每年將損失近700兆
Photo by Pixabay
By William Nordhaus
December 18, 2019
全球暖化今天顯然深受矚目,同樣明顯的是,全球暖化是真是假、重不重要、對人類社會有什麼意義等問題卻議論紛紛。有識之士從這些互相矛盾的訊息中,應該得出什麼結論?如果答案是全球真的在暖化,那麼這件事有多重要?在我們面臨和關心的眾多問題,例如持續性失業、公共債務飛升、低強度戰爭、核武擴散等議題中,我們對全球暖化的關注應該排在第幾位?

變化大夢初醒

如果你讀報紙、聽廣播或日常瀏覽部落格,幾乎一定會碰到有關全球暖化的報導,下列例子出自各種來源:
過去十年是有紀錄以來最溫暖的一次。
最難堪的是:全球暖化有十幾年沒有出現了。
北極熊可能在一個世紀內滅絕。
全球暖化的說法是騙局。
格陵蘭冰層融解速度創下新紀錄。

全球暖化今天顯然深受矚目,同樣明顯的是,全球暖化是真是假、重不重要、對人類社會有什麼意義等問題卻議論紛紛。有識之士從這些互相矛盾的訊息中,應該得出什麼結論?如果答案是全球真的在暖化,那麼這件事有多重要?在我們面臨和關心的眾多問題,例如持續性失業、公共債務飛升、低強度戰爭、核武擴散等議題中,我們對全球暖化的關注應該排在第幾位?

簡單的答案是:全球暖化對人類和自然界是重大威脅。我要把這件事比喻成我們正進入「氣候賭局」,我這樣說,意思是經濟成長在無意中為氣候和地球系統帶來危險的變化,而這種變化會導致無法預見、很可能又相當危險的後果。我們正冒著孤注一擲的風險,拿氣候來豪賭,後果會令人驚訝,有些後果還可能帶來危害。但是我們才剛剛進入氣候賭局,還有時間轉頭退出。本書意在描述其中牽涉的科學、經濟和政治因素―以及消除我們所造共業的必要手段。

我們未來要走的路

全球暖化是這個時代的決定性議題,跟暴力戰爭和經濟蕭條等量齊觀,是未來會無限期左右人類和自然景觀的力量。全球暖化也是複雜的課題,涵蓋從基本氣候科學、生態學、工程學,到經濟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等學門,結果是產生一本篇章浩繁的書籍。讀者在展開漫長的旅程前,或許會發現,看看未來要走的路,可能會有幫助。下面要說明本書五個篇章所探討的主題。

第一篇要檢視全球暖化科學。氣候學是蓬勃發展的科學,但基本因素在20世紀地球科學家的發展下,已經確立不移。

全球暖化的終極來源是燃燒化石(或碳基)燃料,如煤炭、石油和天然氣,造成二氧化碳排放。二氧化碳之類的氣體稱為溫室氣體,會積聚在大氣層中,長久留存。大氣層的溫室氣體濃度升高,將導致陸地與海洋表面升溫。最初的暖化效應會藉著回饋效應,在大氣層、海洋、冰層和生物系統中放大,產生的衝擊包括溫度變化、極端溫度、降雨型態、風暴位置與頻率、積雪、徑流量、供水量和冰層,這些衝擊都會對於對氣候敏感的生物與人類活動產生深遠的影響。

過去地球的氣候在無冰到雪封之間變化,推動變化的力量是天然因素;現在氣候變遷卻日漸受到人類活動的左右,全球暖化的主要推手是燃燒化石燃料排放的二氧化碳。1750年,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為280ppm(280 parts per million),今天已經升高到390 ppm,除非我們採取有力行動,減少利用化石燃料,否則預期到2100年,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會升到700至900ppm。根據氣候模型,到時候這會造成全球平均升溫攝氏3到5度,而且還會進一步大幅升溫。因此,除非經濟成長大幅減緩,或採取強力行動大幅抑制二氧化碳排放,否則預期排放到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會繼續積聚,帶來全球暖化造成的一切後果。

第二篇要分析氣候變遷的衝擊。本篇關切的重點不是氣溫本身,而是對人類與自然系統造成的衝擊,分析衝擊時的核心觀念是:人類是否能夠管理某種系統。高所得國家的非農業領域受到嚴格管理,這種特色至少會在幾十年內,讓非農業領域用相當低的成本,因應氣候變遷。

然而,很多人類與自然系統沒有人管理,或是無法管理,非常容易受到未來氣候變遷的危害。雖然有些領域或國家可能從氣候變遷中得到好處,有些地區卻因為緊密結合對氣候敏感的物理系統,可能受到重大破壞,而潛在的破壞最可能集中在低所得和熱帶地區,例如熱帶非洲、拉丁美洲、濱海國家和印度次大陸。容易受害的系統包括靠天吃飯的「雨養農業」、季節性積雪、海岸社區、徑流量和自然生態系統,這些地區可能受到嚴重衝擊。

科學家特別關心地球眾多系統的「臨界點」,臨界點涉及系統跨越門檻時、發生突然或無可挽回變化的過程。很多系統以極大的規模運作,以致於人類無法用現有科技有效的管理。四大全球性臨界點包括大片冰層(如格陵蘭)快速溶化、墨西哥灣流(Gulf Stream)之類海洋環流的大規模變化、暖化造成更多暖化的回饋程序,以及長期暖化的增強。這些臨界點特別危險,因為它們一旦觸發,就不容易逆轉。

第三篇要從經濟角度探討減緩氣候變遷的策略。有好幾個策略可以減緩氣候變遷,但最有希望的策略是「減緩」或減少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的排放。不幸的是,這種方法代價高昂。研究指出,即使以效能良好的方式推動,要達成國際氣候目標,每年要耗費世界所得的1%到2%(以今天的水準來算,每年要動用6000億到1.2兆美元)。我們可以想像,科學家可能會找到若干神奇的科技突破,大幅降低這種成本,但專家認為,最近的將來不可能出現這種突破。

氣候變遷經濟學簡單而明白,我們燃燒化石燃料時,會在不經意之間,把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層,形成很多可能有害的衝擊。這種過程是一種「外部性」(externality),外部性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排碳的人沒有為這種特權行為支付代價、受到傷害的人沒有得到補償。經濟學的一大教訓是:混亂的市場不能有效應付有害的外部性。在排碳這個事情上面,混亂的市場會產生太多的二氧化碳,因為排碳造成的外部傷害代價為0。全球暖化是特別棘手的外部因素,因為它是全球性的問題,而且會延伸到未來幾十年之久。

經濟學說明了一個跟氣候變遷有關、但大家都不願面對的真相:任何政策要有效,都必須提高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排放的市場價格。為排放訂價,可以矯正市場上外部性訂價過低的弊病;要提高訂價有兩種方法,一是針對容許排放的數量,訂出法定的交易限制(碳交易),二是針對碳的排放徵稅(碳稅)。經濟史的核心教訓是誘因很有力量,要減緩氣候變遷,必須提供誘因給每一個人―幾百萬家企業和支出以數兆美元計算的幾十億消費人口,促使他們逐漸以低碳活動取代現有靠化石燃料驅動的消費行為。最有效的誘因是高昂的碳價。

提高碳價會達成四個目標:第一是發信號給消費者,告訴他們應該減少使用哪些碳密集的產品與服務。第二是發信號給生產商,告訴他們哪些輸入因素具有碳密集屬性(煤炭和石油就是例子),哪些輸入因素屬於低碳或無碳屬性(例如天然氣或風力發電),從而誘導企業改採低碳科技。第三是提供市場誘因給發明家、創新者和投資銀行,讓他們發明、資助、開發和引進新的低碳產品與製程。最後,碳價會讓推動所有這些任務所需要的資訊,得到有效利用。

第四篇要檢視氣候變遷政策的核心問題,包括各國減排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應做到什麼程度?減排時程表應該如何安排?在不同產業和國家之間應該如何分配減排?什麼政策工具最有效?是租稅、以市場為基礎的排放上限,還是法規或補貼?

根據氣候歷史或生態原則,把氣候目標訂為硬性目標,是很吸引人的做法,這種簡單目標的方法忽視達成目標的成本,因此行不通。經濟學家支持一種稱為成本效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藉著權衡成本和效益來擇定目標的方法。

因為氣候變遷與衝擊涉及的機制極為複雜,經濟學家和科學家要依靠電腦化的綜合評估模型(integrated assessment models)來預測趨勢、評估政策和計算成本效益。綜合評估模型的一個重大發現是:減緩排放的政策應該儘快推出。最有效的政策是把每個領域、每個國家減排的遞增或邊際成本均等化的政策。有效的政策應該具有最高的「參與率」,也就是說,應該儘快拉攏最多的領域和國家參與,同時,應該攔阻搭便車的行為。此外,長期間逐漸升級的政策才是有效的政策,這樣才能讓大家有時間適應高碳價,也有時間逐漸加強管制碳排放。

雖然所有方法都同意三大核心原則―普遍參與、任何年度所有用途的邊際成本均一化、長期日趨嚴格―分析師對於政策的嚴格程度看法卻大相逕庭。我們的分析顯示,政策應該根據成本、參與率和折現率,把限制氣溫升高的目標,訂為比工業化前的水準(這裡認定為公元1900年的氣溫)高出攝氏2到3度;如果成本低落、參與率很高、對未來經濟衝擊的折現率低落,就適於選擇上述較低的目標;如果成本高昂、參與率低落、折現率居高,就應該選擇較高的目標。

政策要有效,涵蓋範圍必須廣及全球,《京都議定書》之類過往的公約所以會無效,是因為沒有提供鼓勵參與的誘因,各國因而具有搭便車、享受其他國家努力成果的強烈誘因,因為減排具有局部性,成本高昂,效益卻在廣遠的空間和時間上分散開來、隱而不顯。有效的全球協商需要有效的機制,以便鼓勵參與、阻止搭便車。最有希望的方法是針對非參與國的產品與服務開徵進口關稅,使負擔變成重到足以鼓勵大多數國家參與國際氣候體制。

 

第五篇要討論的是:務實的評估必須承認有效延緩全球暖化的政策前途多艱,即使氣候學家在瞭解基本趨勢上,已經獲得長足進展,事實卻證明,延緩氣候變遷的政策實施起來還是困難重重。

進展這麼緩慢,一大原因是國家民族本位主義導致搭便車的困境―不參與全球減排協議的國家可以搭便車,享受其他國家耗費巨資締造的減排成果。這種誘因造成不合作的搭便車均衡,其中只有少數國家推動強而有力的氣候變遷政策,這種情形很像目前的國際政策環境,聲勢浩大,卻完全沒有懲罰。透過國際貿易關稅處罰非參與國的做法,應該會減輕搭便車的重大弊病。

此外,現在還有一種當前的世代搭便車,把處理氣候變遷成本推到後代身上的傾向。大家會搶搭世代便車,是因為今天減排的大部分好處,要到未來很多年之後才能收穫。

利益團體從中攪和、混水摸魚,提供誤導大眾的氣候科學和經濟成本分析,使得雙重搭便車的問題更為惡化。這些持相反意見者強調異常且尚未解決的科學問題,忽視有強而有力的證據支持氣候變遷的基礎科學和現行預測。在美國,要制定有效的政策特別困難,因為科學上的憂心雖然日益嚴重,意識形態上的反對卻愈來愈堅決。



氣候變遷是假議題?全球暖化是騙局?
沒有人告訴你,氣溫升高將加深貧富差距,未來10年,熱壓力將使8000萬人失業,地球升溫4度,全球經濟每年將損失23兆美元(約700兆台幣)!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氣候變遷經濟學之父重磅巨作
 ★《金融時報》50本世界最佳圖書入選
 ★新英格蘭圖書節非小說類榮譽獎
 ★美國出版商經濟學類專業卓越學術傑作獎

本篇文章由寶鼎出版提供,全文摘自《氣候賭局:延緩氣候變遷vs.風險與不確定性,經濟學能拿全球暖化怎麼辦?》一書。

Tags

Opinions William Nordhaus 寶鼎文化 書摘 氣候賭局 全球暖化 海平面升高 經濟衰敗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