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馨瑩:我覺得女性的韌度,是有無限潛能與力量在身體裡的

People

May 8, 2018 | BY Lulu Tsai

在公眾場合時常帶著輕淺微笑、安靜少言的曾馨瑩,如同一朵潔淨盛開的鬱金香,優雅的線條、柔和的色調,一切簡簡單單就很迷人。

Credits:

PHOTOGRAPHY OCEAN CHEN | MAKE UP HSIAO WEN LEE | HAIR ISIAH LIN | STYLING CAMILLE CHANG, LULU TSAI | LOCATION CHATEAU DE FELICITE

結婚將近十年的時間,曾馨瑩用她的柔、她的簡單、她的專注投入,為自己慢慢勾勒出一個家的幸福樣貌,這不是電影《麻雀變鳳凰》的愛情故事、也不是童話故事的最後,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生活的結局,而是一個熱愛家庭、用心經營婚姻,同時更積極帶給社會善的循環女性的真實人生。

曾馨瑩與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相識、相愛到邁入婚姻的故事,或許絕大多數的人都不陌生,而多年來自各方形容曾馨瑩的詞彙,更是不脫離「幸運的女人」、「台灣首富夫人」等,不過正如同所有關係都是對等的道理一樣,一個家庭的和諧,都是需要智慧去經營的,更遑論是曾馨瑩所處這樣一個四代同堂的大家族了。其實,早在媒體開始把郭台銘與曾馨瑩兩人的名字放在一起之前,曾馨瑩就已經算是個半公眾人物。從小學舞的她,不僅常常需要在舞台上表演,從當時藝專畢業的那幾年,她也經常代表台灣出國進行文化交流的工作,後來順理成章地以教舞為職業,開始替許多藝人與企業大老闆編舞、教舞,偶爾也會被鏡頭捕捉到她的身影,只不過與現在不同的是,當時她並非鎂光燈的主角。 

就在傳出她與台灣首富交往的新聞後,她的角色有了180度的大轉變,一夕之間曾馨瑩成了鎂光燈爭相捕捉的主角。這對生性害羞、不善言辭的她,的確是不小的挑戰,不過這麼多年來,她也試著去思考、去做一些調整。她開始慢慢告訴自己,當一個賢妻良母固然很好,但是如果今天自己有能力可以做些什麼時,是不是就應該要試著站出來,「這幾年有關公益的事情我都會盡量參與,像是我們有永齡基金會,雖然裡面的事務我並沒有全程參與,但是我有跟他們說,如果需要任何幫忙,其實都可以找我,我絕對二話不說站出來。」也因此近年來我們在螢光幕看到的曾馨瑩,除了陪伴先生出席商務場合之外,其他幾乎都是為了公益而現身。

生性低調的曾馨瑩,為了在公益上盡自己微薄的力量,也努力克服面對鏡頭的不適應,開始以自己輕柔和緩但堅定的語調,站在鏡頭面前呼籲大眾對各種公益項目的重視。被問及何不順理成章接下永齡基金會?她坦言其實多年前,郭台銘的確鼓勵過她接下基金會,但是當時考量到自己希望先以家庭為重,因而決定先不做這樣的規畫。「我比較不喜歡一心二用,我想要專注在一個角色,而且我覺得做公益、做好事,不需要那個稱謂,隨時都可以做。」對於公益慈善這一塊,曾馨瑩因為自己長年來親身遇過的許多人事物,讓她開始思考究竟該怎麼做,才能直接幫助到社會上弱勢的一群人。她也從身邊較為親近的長輩身上學習,像是一向對慈善公益身體力行的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即是她的模範之一。除了參與永齡基金會與擔任粉紅絲帶乳癌防治公益大使等活動項目之外,曾馨瑩私下也默默以匿名的方式關懷孩童與年長者。對她而言,這樣的過程與其說是「施」,反而說是她自己「受」到更多更為貼切,「對我來說幫助別人是開心的,是一種心靈上的平靜跟安心。」

時間過得飛快,今年七月底,就是曾馨瑩與先生結婚十週年的日子,而去年的這一天,對兩人來說也相當值得紀念,因為那天正好是郭台銘在美國白宮簽訂投資合約的大事件。結婚多年,曾馨瑩從一開始對企業大老闆生活的懵懵懂懂,到現在能夠設身處地為先生著想,盡力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一切,並陪伴著他。在工作上鐵面無私、性格剛硬的郭台銘,對曾馨瑩而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先生、好爸爸,「我覺得他有個好處,這一點我很感謝他,因為他真的很少把(工作)情緒帶回家。他可以把工作跟生活的情緒分開,我覺得這絕對是很有智慧的。」

不過曾馨瑩也坦言,自己內向的個性,對於身為一位企業家夫人可能需要有的社交能力這部分,還是比較不足,不過她也盡力用自己的方式去應對。「應該說現在的我還是有兩面,某個部份我還是我原來的曾馨瑩,某個部份我不得不變成郭太太,我會做一點調整。」談及此處她也笑說:「這可能也剛好有點配好的吧,我先生是一個很簡單的人,他也不愛社交應酬。」而曾馨瑩也恰好是一個簡單的人,「我常常告訴自己很多事情不要想太多,然後也不要弄得那麼複雜,就是希望自己永遠是很簡單的。」或許也就是因為這份「簡單」,牽起了兩人之間攜手共度一生的緣分。

或許在外人眼裡,曾馨瑩為了這段婚姻,放棄了自己熱愛的舞蹈事業,不過曾馨瑩卻不這樣認為,「舞蹈已經是我身體跟生活的一部分,所謂的舞蹈不是說一定要在台上表演,無時無刻我想跳就會跳。」而舞蹈在她生命中的重要性不僅僅是如此而已,舞蹈更是她表達自我最完美的方式。若不是曾馨瑩主動說,很難想像在我眼前有條有理、侃侃而談的曾馨瑩,小時候居然是個害怕說話的孩子。不過後來她藉由跳舞,用讓身體說話的方式來表達自我,「透過舞蹈我不需要說話,但是我可以把我的情緒、我所有想表達的東西,藉由舞蹈抒發出來。舞蹈真的影響我一輩子。」

這一天,我們跟曾馨瑩從白天聊到天黑,從公益聊到婚姻,再從婚姻聊到她對未來自己的想像,當一問及她最欣賞的一位女性是誰,她喟歎了一聲之後說道:「永遠都是她——奧黛麗赫本。」如同我們所熟知的,奧黛麗赫本是優雅美麗的代名詞,對曾馨瑩而言,很開心的是自己與從小學習芭蕾舞的奧黛麗赫本之間,有「舞蹈」這個小小的共通點。除此之外,奧黛麗赫本晚年致力於慈善公益,身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的她,遊走於非洲與拉丁美洲等國家,為世界上弱勢孩童盡一份心力。「她是我的偶像,她這樣投身公益的舉動也鼓勵著我,我覺得她即便老了都還是好優雅,我希望我60歲的時候也能像她一樣,她是我一個學習的榜樣。」

關於未來,曾馨瑩認為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而且每個階段、每個時候需要幫助的人,以及碰到的人事物都不一樣,她以順其自然的態度面對,一步一步地往下走,儘管可能無法做到盡善盡美,但是她願意用最大的努力與心力去做。曾馨瑩用最簡單不複雜的思維,讓我們感受人生中每一個面向裡最簡單的美好。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