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把管理當傳教,辦學、公益當終身事業,由鉅建設林嘉琪以愛傳家

把管理當傳教,辦學、公益當終身事業,由鉅建設林嘉琪以愛傳家

把管理當傳教,辦學、公益當終身事業,由鉅建設林嘉琪以愛傳家
By Camille Chang
March 08, 2019
由鉅建設董事長林嘉琪(Tina Lin)在充滿人文藝術氣息的社區住宅「大恆」裡,分享了自己心目中對愛的定義。
攝影/陳文慶;上衣與裙子 by Salvatore Ferragamo;戒指 by Anna Hu;腕錶 by Chopard
攝影/陳文慶;上衣與裙子 by Salvatore Ferragamo;戒指 by Anna Hu;腕錶 by Chopard

耗時五年打造,以「宛如美術館的家」為概念的由鉅大恆,就座落在台中國美館正對面,也是這次我們拍攝和採訪 Tina 的地點。訪談當中我意外地得知,原來今年三月 Tina 的父親,也就是由鉅建設創辦人林增連過世正好屆滿十週年。為了這個特別的日子,她將在台中歌劇院舉辦一場追思音樂會,「去年我就覺得自己一直很想念他,所以我想藉由這個機會,讓親戚朋友重新聚在一起,我也順便以音樂的方式,跟天上的他報告,十年前他留下來的工作,我努力的成績單,」Tina 笑道:「就這麼巧你們就找我拍三月的封面,真的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樣。」

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業的 Tina 並非科班出身,但卻是從第一天踏入社會,也就是由鉅誕生的那一日起,就進到這個產業。「我們家雖然四個兄弟姊妹裡,我排行老三,但因為我爸爸是20歲一個人從大陸過來的,很有危機意識;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時候,他就把哥哥姊姊都送到美國去了,」她回憶道:「所以我一直跟在我爸旁邊,只是想要分擔他的工作,並沒有特別去選擇相關科系。」話雖如此,她卻認為讀文科自有其優點。「我跟以前的大學同學談到這一點時,他們會覺得我可能念錯了,但我並不這樣認為。在學校的時候我讀了很多劇本,時代可能會變,而人心或是人性的弱點,從古到今都是一樣的。詳讀這些經典作品,就是讓我們從中學習,我覺得對我來講是很好的;彷彿我學的雖然不是管理學,換另一種角度來說那就是管理學一樣。至於專業知識,工作一陣子以後若有不足的地方,可以再去進修。」

洋裝與背心 by Brunello Cucinelli;手鍊 by Anna Hu
洋裝與背心 by Brunello Cucinelli;手鍊 by Anna Hu

作為建築業界為數不多的女企業家,Tina 謙和有禮、溫柔親切的態度,特別讓人印象深刻。採訪的過程裡,從由鉅現場參與的同仁們恰到好處的待人接物與支援協助上,更可以明確感受到所謂的企業向心力,而原來這一切並非偶然。「帶人就要帶心,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常常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事情。以前我覺得蓋一棟房子,一定要讓我的客戶滿意,後來我發現應該要讓我的員工滿意才對。如果員工能發自內心地感到滿意,他就會把這當成他自己的案子來看待,」Tina 說:「公司有那麼多部門,大部分的員工我都沒辦法隨時看得到。那麼他們該用什麼樣的信念,作為他做事的出發點?一定要他打從心底認同公司,認同他手中著手進行的事情才行。」

她說做管理就好比傳教,去傳遞自己希望由鉅成為怎麼樣的建設公司,從而建立起共同的企業文化、共同的價值觀與共識,那麼行事方能水到渠成。而除了公司的管理業務,教育與公益更是她同樣投入的兩大事業。「大家求學的目的到後來都是要就業。如果我們教出來的學生,出社會以後是受歡迎的,或是畢業後可以到我們自己的企業服務,對學校和學生來講都是好的,對家長也是安心的,這是我們辦學應該要有的目標,」Tina說道。比如亞洲大學的附設醫院,就是讓亞大護理系、視光治療系的畢業生能與就業市場無縫接軌的最佳去處。另外,她也透過林增連慈善基金會與中部「愛互聯」,傳遞更多的愛心與關懷。「基金會是我為了延續他的愛而成立的,」Tina解釋道:「因為我爸是腦幹出血,我想要避免這樣的悲劇一再發生,所以腦中風的防治宣導是我們一直在做的。」而六年前在因緣際會下,結識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之後,更促成了林增連慈善基金會、中國醫藥大學還有台積電一起聯手,將愛延續至對獨居老人的關懷。「台中登記在案的獨居長者大概有2300多位,受到我們照顧的將近300位左右,」她繼續道:「我們做的包含一天送兩餐、急救專線以及逢年過節接他們出來聚餐或是送年菜等等。另外我們還到海拔最高的信義鄉設了一個醫療站,派駐醫生幫一些原住民老人家診療;也在台灣第一個社會住宅,也就是豐原安康社區的國宅裡設了日間托老,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上衣 by Brunello Cucinelli,長裙與鞋子為私人提供;耳環 by Anna Hu,戒指 by Chopard,腕錶為私人提供
上衣 by Brunello Cucinelli,長裙與鞋子為私人提供;耳環 by Anna Hu,戒指 by Chopard,腕錶為私人提供

她強調這個社會其實是很有愛心的,只是欠缺整合。回想起幾次做志工探視老人家們的經驗,不少都教人鼻酸。比如 Tina 曾經遇到過一位老者,在很髒的電鍋裡面蒸用保麗龍盛裝的便當,當她提醒對方這樣做會有毒素釋出的時候,對方卻回答自己是故意為之。「因為他覺得他對社會已經沒有價值,卻又沒有辦法讓自己離開這個社會,還成了別人的累贅。絕望到這種地步,真的很令人心酸。有一天我們都會老,幸運的有家人陪伴,然而對於沒那麼幸運的人,至少我們能讓他們覺得有溫暖,讓他們知道,還有人想到他們。」

懂得設身處地的為人著想,是 Tina 給我的另一個印象深刻之處。這一點從她最欣賞的女性領導者也可窺得一二。「我現在最欣賞的女性領袖是梅克爾。身為女性,無論是從政、從商都不容易。我們常常會被這個性別的某一些特質所羈絆,她卻完全不會受到這些束縛。或許是因為她出身東德,經過一些磨練,才有那種 guts,可以說不就是不,堅持自己的理念。」身為女性,卻不會被女性的角色綁住,且在該表現慈悲、關愛弱勢之時,展現過人的毅力,怎能不教人佩服。「再者我欣賞的是她下台的勇氣和智慧,因為下台比上台更難,要姿勢優美,能在沒有舞台的時候去包容台上的人,這是每個人都要學習的功課。」

洋裝 by Victoria Beckham@Art Haus,內搭為私人提供
洋裝 by Victoria Beckham@Art Haus,內搭為私人提供

她對自己的一雙兒女,也給予最大的愛與支持。「什麼叫做愛?就是要讓對方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她說過去自己曾經沒有選擇,對於白手起家、非常珍惜自己一手打造的事業版圖的父親,她早就將從旁協助、接手承續以至於發揚光大,視為生來就必須完成的使命。正因如此,她要讓自己的子女享有完整的選擇權。「我覺得,當這條路是你真正的夢想,做了才會有熱忱。」換言之,Tina 並不認為家族企業一定要由自己的後代繼承。「我會站在他的立場,如果剛好可以扛得起又有興趣這樣才好,不然我總不能讓一個小孩子永遠踮著腳尖走路,那樣也撐不久,」她接著說:「為了同事著想的話,就更該讓有能力的人來做,否則對孩子和公司同仁們都會是一種負擔。」

Tina 說,自己沒有屬於天蠍座的愛恨分明,遇到事情的前提一定是先替別人想。她現在除了上班以外,每個禮拜固定做的事是彈鋼琴、學唱歌、逛美術館,甚至還玩票性質地學過京劇,總是讓自己浸淫在各種美好的事物裡。3月24日的音樂會上,她也特別選了父親喜歡的歌,在歌劇院大廳,襯著國立臺灣交響樂團(NTSO)的悠揚樂聲,訴說自己對摯愛父親的懷念。「我爸走的時候,什麼都帶不走,留下的只是後人對他的思念。所以任何美好的事物,只有能收藏在心裡才是最恆久的,也最珍貴。」

  • Photography Anew Chen
  • Styling Camille Chang
  • Make-Up Chiao-Han Weng
  • Hair Janet Wen@Four Hair
  • Outfit Salvatore Ferragamo, Brunello Cucinelli, Victoria Beckham@Art Haus
  • Jewellery Chopard, Anna Hu

Tags

People由鉅建設亞洲大學林嘉琪愛互聯張淑芬台積電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