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Opinions慈善拍賣正流行

慈善拍賣正流行

慈善拍賣正流行
By Oliver Giles
June 12, 2018
慈善拍賣總是與價格不斐拍賣品脫不了關係,但世界知名的慈善家們卻將慈善事業提升至另一個境界。

只要是經驗十足的募款人都會告訴你,要舉辦一場成功的慈善拍賣會,其實業界已有其慣行的準則。拍賣必須於華麗的募款舞會中舉行,必須在晚餐之後開始(且通常是在數杯葡萄酒下肚後),然後在DJ音樂表演前結束。最後,若能有各式各樣的拍賣品供以競標就更好了,這樣賓客們就什麼都能標,從Picasso的畫作到Piaget腕錶,甚至是一場到帛琉的奢華之旅。 

然而,這些活動在這個社會的金字塔頂端1%的族群中卻漸漸失寵。與其在華麗的晚宴餐會中捐出一、兩件物品供作拍賣,許多知名的慈善家們開始於將他們的整個系列於佳士得(Christie’s)與蘇富比(Sotheby’s)等大型的拍賣會上一舉賣出,再將該次所得全數捐予慈善機構。在這些活動裡,沒有紅毯或香檳塔;這些場合幾乎就像是佳士得與蘇富比舉辦的專業拍賣會──差別只在最後拍賣所得的歸屬不同而已。

Peggy與David Rockefeller夫婦。圖片提供/佳士得
Peggy與David Rockefeller夫婦。圖片提供/佳士得
佳士得洛克斐勒慈善拍賣拍品之一:畢卡索的《拿著花籃的女孩》。圖片提供/佳士得
佳士得洛克斐勒慈善拍賣拍品之一:畢卡索的《拿著花籃的女孩》。圖片提供/佳士得

由拍賣行以單一捐贈者慈善拍賣方式的這種現象已成為這幾年來眾人矚目的焦點,尤其是今年五月初時,佳士得宣布將舉辦一系列慈善拍賣會,分次拍賣已故Peggy與David Rockefeller夫婦的珍藏品。就如同你所期待的那般,這場拍賣會中的藝術典藏皆非比尋常。Rockefeller夫婦將Picasso著名的畫作《拿著花籃的女孩》(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掛在他們位於紐約上東區(Upper East Side)宅邸的典藏室裡,其他房間的裝飾則由Monet、Gauguin以及其他大師級人物負責打點。這場拍賣不僅是史無前例的慈善拍賣會;更是任何拍賣會中有史以來最為盛大的。佳士得預估這一系列拍賣將募集到五億美元,而《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則認為這將會是首場募集超過十億美元的拍賣會。最終,買家們總共為這場慈善活動付出了8億3,260萬美元,無論當初預估如何,這都是非常驚人的數字。

Rockefeller夫婦並非首位與主流拍賣行合作、捐出個人收藏的慈善家。來自巴西銀行世家的Lily Safra夫人就曾於2012年與佳士得合作,於日內瓦舉行名為「希望之光」(Jewels for Hope)的拍賣會,該次拍賣共募集了3,790萬美元。幾年後,蘇富比也與美國園藝家、藝術藏家暨慈善家Bunny Mellon合作,身家億萬的慈善家Paul Mellon是她已故的丈夫,Bunny Mellon捐贈的物品共計帶來2,181萬美元的慈善收入。

蘇富比四月於香港舉辦的「佳醇澤釀」的葡萄酒拍賣會。圖片提供/蘇富比
蘇富比四月於香港舉辦的「佳醇澤釀」的葡萄酒拍賣會。圖片提供/蘇富比
蘇富比四月於香港舉辦的「佳醇澤釀」(Philanthropist’s Cellar)的葡萄酒拍賣會,所得將提供給史丹佛大學的農村教育行動計畫。圖片提供/蘇富比
蘇富比四月於香港舉辦的「佳醇澤釀」(Philanthropist’s Cellar)的葡萄酒拍賣會,所得將提供給史丹佛大學的農村教育行動計畫。圖片提供/蘇富比

亞洲慈善家也不遑多讓。今年四月,蘇富比於香港舉行了名為「佳醇澤釀」(Philanthropist’s Cellar)的葡萄酒拍賣會,該場拍賣會中的800瓶頂級波爾多(Bordeaux)葡萄酒為一對夫婦(他們希望保持匿名)幾十年來的收藏。「我從來沒見過如此頂級的波爾多系列收藏。」蘇富比亞洲區葡萄酒負責人Adam Bilbey說道:「我的同事會先預估價格後再交給我審核,他們說:『噢!這價值大約有750至800萬,』我接著說:『800萬港元嗎,太棒了,我不知道他們有這麼多紅酒。』然後他們說:『不是,是美元,』我真的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佳醇澤釀」的拍賣所得甚至超出了預期,為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農村教育行動計畫(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me,REAP)募得了1,270萬港元,該項計畫是為了中國農村地區的貧困社會提供教育、營養與醫療服務。

但有這麼多能夠募款的方法,為什麼慈善家們要選擇放棄他們珍貴的收藏呢?最主要的吸引力,似乎是因為,拍賣會是完全透明公開的。「我認為,當你要經手慈善或公益事業時,透明公開是非常重要的,」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Ben Clark表示。於拍賣會中,拍賣結果是公開宣布,事後也會立即公告,沒有任何炒作或不實交易的空間。 

像是佳士得或蘇富比這樣的拍賣行也能提供更廣的人脈聯繫。即使是最具影響力的藏家──像是Rockefeller夫婦──也沒辦法跟拍賣行一樣獲得如此多的拍賣觀眾。「我們會傾盡所有心力與時間,向位於世界各地的所有觀眾導覽並展示系列收藏,或至少是系列中的重點收藏。」Clarks說道。「反之,如果你自己像要私下處理這些事,就會非常困難。你或許可以私底下拿著收藏品向一、二個人展示,但我們卻是盡可能向最多拍賣觀眾展示整個系列。」

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捐贈她個人畫作,交予佳士得春拍,所得捐獻給香港救助兒童會組織。攝影/Tracy Huang
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捐贈她個人畫作,交予佳士得春拍,所得捐獻給香港救助兒童會組織。攝影/Tracy Huang

除了具備激起富有收藏家興趣的本事外,蘇富比與佳士得也懂得如何在媒體與大眾間造成轟動。「佳醇澤釀幕後的慈善家非常、非常低調,完全不希望媒體報導跟他們的有關的消息,」Bilbey說道。「但我認為他們會希望我們能針對史丹佛大學的 REAP計畫廣為宣傳。」於拍賣目錄裡,蘇富比明確指出每件物品的拍賣所得將全數捐予REAP。於1970年木桐侯奇堡葡萄酒(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70)的介紹文旁,舉例而言,註腳會寫著:「您的購買將資助整個國家一年的線上電腦輔助學習課程。給予一萬多名學童不落人後的機會。」

單一捐贈者慈善拍賣方式的確越來越常見,但接下來會有怎樣的變化總是很難預測。「整體而言,收藏家這些大方無私的舉動將走向收藏循環的尾聲,」Clark說道。「這不見得就代表收藏的終結,但人們總是會有一段想收藏的期間,可能是10年、15年或20年,然後有段期間就會想停下來。那通常是當收藏家們開始思考慈善事業的時候。如果你成為收藏家的時間只有三年,你不會自動自發地想:『我怎樣才能將我的收藏作為慈善用途?』但經過20年後,你可能會開始思考,你要如何善用這些收藏才能做些改變。」

Tags

Opinions慈善拍賣拍賣佳士得蘇富比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