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進行式(二)改變的起點:沈子傑

People

June 9, 2017 | BY Cathy Chiang

薩克斯風演奏家沈子傑,每年至少兩次都會下鄉舉辦小小音樂會,讓偏鄉小朋友有機會能聽到真正音樂家的現場演出。他在走出去的同時,未來更希望能讓更多人願意走進音樂廳。

_H8N2096.JPG
在台灣念大學時期,沈子傑不甚確定人生的走向,四歲學習鋼琴,國三升高中時選 了薩克斯風當第二樂器,他發現從小到大 最熟練的就是音樂,於是2007 年決定去巴黎,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這也是他人生一 大轉折。

在巴黎第一年,他發現台灣的基礎教法是錯誤的,他花了一年每天練音階, 上台是很殘酷的,一旦不到位,很明顯就呈現,如何讓指頭一旦放上樂器,便能呈現最佳狀態,這著實熬過一段歲月。

也是這般的成長經歷,「我一直都很想影響年輕人」,尤其在巴黎異鄉真正體會到 「音樂就是要讓人聽到」的真諦。受日本「 音樂的繪本動物樂團」的啟發,這是為了父 母與孩子一同欣賞音樂會所成立的樂團, 看到小朋友真誠開心的臉龐,他認為是「 古典音樂的解藥」,也萌生了到國小校園舉行「小小音樂會」的想法,尤其希望讓偏鄉小朋友能夠聽到真正音樂家的現場演出。

從2014 年底開始,沈子傑開始從北到南跑 了二、三百場。通常是一組兩人採用最輕便的裝備,有時早上八點開始,一個上午趕四場,甚至一抵達便立刻上場,「這著實考驗音樂家的生理時鐘,要因此而調整。」 為了引起孩子共鳴,第一年演出曲目是 《小小世界》,第二年剛好《冰雪奇緣》 襲捲風潮,於是他與鋼琴夥伴演奏《Let it go》,第三年則是《妖怪手錶》,邊跳邊演。今年恰逢雞年,在台中一間學校校長 要求下,於是決定演出台灣童謠《草螟弄雞公》,他還特地到逢甲夜市買了落跑雞小玩具,樂曲演奏中設計互動小橋段,讓小朋友更投入,看著小朋友笑成一團,心 中充滿希望。

在沒有任何機構支援下,所有支出全是 自費,為了減省開銷,沈子傑還記得第一年到高雄找了間車站附近的司機會館下榻,大 約兩坪大,枕頭被套都發霉,第二天不得不 換旅館。有時到了偏僻鄉間,發現學校不但 位在田中央,全校加起來不過卅來人!而在義演的過程,唯一的要求是校方須提供一台 88鍵鋼琴,他觀察到台南的小學非常注重音樂教育,幾乎每間學校都有鋼琴;也經常有些學校讓人傻眼且大吃一驚,連電子琴、古 老的風琴都出現在他們眼前。下鄉演奏時各種狀況百出,有些鍵按下去卻跳不上來;或是彈下去,發出的卻是隔壁琴鍵的音,原來是弦斷了或琴弦錯置。甚至有所學校的鋼琴延音踏板壞了,參與義演的鋼琴家必須持續按住琴鍵不放,才能達成樂曲效果。這種種哭笑不得的境遇,挑戰他們的協調性及應變能力,也成為他們美好的笑談與回憶。

沈子傑對於現今粗製濫造的親子節目有感而發,每場義演都更加全力以赴,不因為聽眾是孩童而馬虎,藉此才能培練出好的音感。他也擔心,聽音樂的人口持續下滑,50歲的族群就佔了一半以上,令人擔 心未來30 年的古典音樂市場。「如果聽眾不來音樂廳,那麼就讓音樂家走出去吧。」 每一場音樂會,都是音樂家用一生精魂來演 出,哪怕只有一秒的感動,就值回票價了。

就在這一場場的義演中,沈子傑卻也從其中吸收反芻,身為意傑藝術的創意總監,在製作各種音樂節目時經常需挑戰一些新穎的素 材。他從小朋友的反應中,培養未來的聽眾外,更清楚了解未來節目規畫如何拿捏。 除了到偏鄉義演,沈子傑幫自己的學生辦成果發表會,並且向聽眾收門票,然後把所有門票收入捐給家扶中心,讓學生一起做公益。「此舉除了幫助更多人外,同時也讓學生們感到自信及對舞台的尊重,好的音樂是值回票價的。」

目前沈子傑正在啟動一項 「大地音樂廳」實驗計畫,他曾到嘉義的老戲院或台中綠光計畫等場所,把各式各樣的建築當成音樂廳,演奏60 歲以上長者耳熟能詳的台灣名謠,用音符書寫紀錄各種動人的故事。「我在走出去的同時,最終目的希望能讓更多人願意走進音樂廳。」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