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御盟集團董事長邵永添偕女兒邵雅曼!打造高雄全新藝術新地標金馬賓館

御盟集團董事長邵永添偕女兒邵雅曼!打造高雄全新藝術新地標金馬賓館

御盟集團董事長邵永添偕女兒邵雅曼!打造高雄全新藝術新地標金馬賓館
By Megan Huang
January 30, 2019
這半年,因選舉的種種關係,高雄頓時成了全台灣矚目的焦點,然而, 在這片土地上默默耕耘的人不在少數,其背後的故事不僅精彩,也深刻地呈現了在地人的奮鬥精神,其中,不得不提到御盟集團董事長邵永添,他以口袋僅有的 500 元創業成功,之後在高雄推出第一個破億的豪宅御花 園,而成為當地數一數二的建商,前年更以耗費鉅資,以媲美國際級酒店的標準成立高雄晶英國際行館,為眾人所驚嘆。

採訪當天,與邵永添及其女兒邵雅曼相約於金馬賓館,此處原為 1967 年代所創建,後來為國防部所有,有長久一段時間為台灣青年至外島服役前,往返金門及台澎地區時暫時留宿的處所,自 1998 年軍方撤離後便荒廢許久,直到 2016 年由御盟集團標下,將其打造為高雄的當代藝術中心使用。

談起金馬賓館這個最新的事業項目,說起話來直爽且充滿魄力的邵永添直說:「御盟一直以來來都是挑戰極限,也對別人做過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這跟我個性有關。」而他所經手的事業項目向來都是傾全力打造,即便預算超支也在所不惜,像是高雄晶英行館原本設定預算僅有 9 億,最後花費超過 20 億,最新的事業項目金馬賓館也從原有的 5,000 萬,最後投入 1.37 億才完工,只為追求最完善的呈現。

相較於過往總是獨立經營事業,隨著對於藝術充滿熱情的女兒邵雅曼自英國學成歸國後,父女倆開始為集團的事業通力合作,他首先成立永添藝術,由邵雅曼擔任執行長,在高雄晶英國際行館成立時,便交由她負責整館藝術品規劃,不只讓曾為德國 BMW 博物館、新加坡新加坡樟宜機場設計藝術作品的德國藝術團隊 ART+COM 為酒店量身定做的 4D 浮空動力藝術得以進駐酒店大廳,後來也交由女兒負責金馬賓館整體設計,邵永添直說:「我是負責硬體,也就是做工程的,她就負責軟體 。」

然而,在打造金馬賓館的兩年多之間, 邵永添也看到了女兒為了完美的堅持,像是建築物的平面圖就來回修改了 15 次,針對完工後的美感與細節也秉持高標準,邵雅曼說:「這就是我們存在的必要性,很多人看的都是細節,這個空間雖然是老舊的建築所改建,但是幾乎是一塵不染,就連配合的花藝廠商,我也特別要求花 種,我相信質變是一旦有人開始做不一樣的事情,漸漸地周遭的環境就會被改變,高雄就會慢慢地變得不一樣。」

而邵雅曼也不諱言,對於事情的品質堅持與執著,其實是從父親在建築領域的高標準所學來的,或許這就是「身教勝於言 教」。邵永添分享道,即使忙碌不已,對於一 雙子女總是投入大量時間陪伴:「有長達 8 年 時間,我每週日都陪伴小孩寫作文,也陪他們背唐詩與成語。」爾後更有四年時間,他常會針對政治、商業、企業管理等領域與小孩溝通理念,他進一步談及教育方式:「不論兒子與 女兒,我都是一樣的標準,一般來說,我會在畫兩條線,這就是我的底線,不過,在這兩條 線之間的距離是很寬廣,因此,孩子可以依照自己的個性方式去發展,他們也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我也鼓勵他們開創自己的事情,這樣就可以呈現出家族的不同面相。」

但是女兒若是遇到難題時提出疑問,他也會提出建議:「通常我只會提供兩三個選項,讓她自己去做選擇。」 然而,不論彼此溝通討論再多,對於事情的高要求總是父女兩人的共同點:「我做很多事都是不計成本,因為一旦開始預計花費多少成本問題,以及成本回收的問題,可能就做不下去了,也做不出好東西。」

然而,就在這樣邊做邊學的 17 個月之間,金馬賓館已完工,且順利開幕與營運,邵雅曼依舊不甚滿意,包含對於餐廳的餐點、餐具規劃,以 及改了多達 15 次的平面設計等,她甚至在開幕 後的第二天,立刻約了平面設計師討論修正事宜,而父親也給予百分之百的支持,甚至給予身為建商數十年的專業建議:「開幕後的第二天, 我只要她每天做一件事,就是不斷在金馬賓館 裡面走,就會看到問題所在,進而得以慢慢修正至完善。」

而從,金馬賓館自去年開幕至今,已規劃展示美國當代藝術家 James Turrell 的《鑽 石(菱格)》(Diamond)、香港藝術家 伍韶勁的水線裝置《過渡》,以及台灣紀錄片 導演陳普策劃展出「檔案室」(Archive)等藝 術品,今年也計劃與德國法蘭克福應用藝術博物 館 (Museum Angewandte Kunst)合作,展示德 國現代設計大師 Franz Bette 近十年來最新的一 次當代首飾創作展,為台灣帶來充滿國際化的藝 術視野,邵雅曼感性說道:「期待展出當代藝術 展覽,引進國際藝術家、知名設計師及重要博物 館,將台灣帶上世界的舞台,也期許受到更多熱 愛藝術的大眾支持,讓金馬賓館越來越好。」

採訪將了,邵雅曼感性談起父親:「他為人很厚道,看事情的角度從不短視,也把高度拉得很高,只做正確的事。」邵永添則說:「御 盟集團的存在價值是要以回饋土地,讓台灣更好。」從父女倆以高標準齊心只為高雄打造全新的藝術空間金馬賓館就是一例,其背後的用心程度,頗讓人佩服。

Tags

People 御盟集團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