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與DEDAR

Opinions

August 11, 2017 | BY 衣淑凡

立青基金會董事長衣淑凡,曾任蘇富比台灣區董事長約15年,對於藝術品味卓越,更是研究中國旅法畫家常玉的專家,以下為她對於眾多藝術的觀察與心得。

盆中的果樹CR164,油畫 木板,131 x 72 cm (圖片提供/為立青文教基會) 7

當今設計師向昔日的藝術大師致敬,總有一些令人驚喜的火花。已逝世的時尚設計大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rent (1936 – 2008),1965年秋冬的一款無袖圓領洋裝便是向風格派大師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 1872-1944)致敬之作,這套洋裝收藏在巴黎的Les Musées Yves Saint Laurent 博物館中,在今年十月初即將展出。

來到台北小巨蛋附近,林蔭間走著走著就看到松山運動中心,好像同樣是以大師畫作為概念所設計的公共建築窗戶拼花,繽紛地映入眼簾。藝術家的影響力其實早已融入我們的生活周遭,身處期間往往不自知。

1920年代初期,常玉剛剛抵達巴黎時,他筆下中國文人寫意的風格,完美地銜接現代主義的浪潮。而國立歷史博物館甫於7月2日結束為期三個月的《相思巴黎:常玉展》,來自亞洲,實際上,可以說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潮,接踵而至地訪台見證這位中國現代主義大師。然而,展覽結束,就沒有常玉了嗎?

 5、6年前,我創立於1986年的家用紡織品公司:安得利,開始代理義大利知名壁紙家飾布料品牌DEDAR,這個家族企業約略比安得利早十幾年成立,由充滿活力與創意的姊弟兩人掌舵:Caterina Fabrizio以及Raffaele Fabrizio。每年的織品創作總是令人驚喜,不論是顏色選用或者圖紋設計,在尖端科技演繹下總是精彩萬分,成為業界引領期盼的新星。突出的表現,讓愛馬仕也為之心動,進而與DEDAR成為合作夥伴,連袂為愛馬仕家居品牌設計壁紙,還有家用織品。

2011年底,適逢我的研究成果《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出版,2012年一月到巴黎工作時,遂連同十年前出版的《常玉油畫全集第一冊》,成套贈送給DEDAR這對設計師姊弟分享。依稀記得他們翻閱全集時藏不住的欣喜之情,好似有創意與美的靈感來源:猜想或許是來自常玉畫作中的形像、構圖、顏色等等。隔年,按慣例一月份又回到歐洲,那年巴黎難得下起大雪,展場的暖氣也提不起勁,Raffaele看到我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拿出這款《About Flowers 花團錦簇*》的印花布料歡迎我。同時間,《常玉油畫全集第一冊》中編號164以及165的盆花作品便在腦海中浮現,其中端倪不言可喻。這個意料之外在寒冬的心頭上注入一股暖意,不自覺地如花燦爛起來,有那麼短暫的時刻覺得與「老朋友」常玉在巴黎重逢。

一個在巴黎浮沈40餘年的華人畫家,二幅1963年運抵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當時卻沒能展出,也沒回到巴黎的盆花畫作,雖談不上致敬,卻意外地在第三地—義大利—開花結果。今天常玉作品的身影在博物館、私人收藏、出版品、網站、還有複製品等出現,的確有不少來自設計師的迴響,就如同這一款因常玉而生的布料,持續地開枝散葉。我相信藝術的影響力終將在我們晨昏的喘息中蔓延開來,無聲無息、無遠弗屆。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