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People 「表演藝術是活的,當豐富身體的可能性,才能掌握每個瞬間。」從艋舺街頭到國際舞臺,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由暗轉明的自我探索之路

「表演藝術是活的,當豐富身體的可能性,才能掌握每個瞬間。」從艋舺街頭到國際舞臺,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由暗轉明的自我探索之路

「表演藝術是活的,當豐富身體的可能性,才能掌握每個瞬間。」從艋舺街頭到國際舞臺,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由暗轉明的自我探索之路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
By Tchata Lu
September 14, 2020
「表演藝術是活的,是人在創造的,當豐富身體的可能性,才能掌握每個瞬間。」且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與我們分享最新作品《定光》的創作靈感,與他在舞蹈生涯裡,由暗轉明的自我探索之路。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  (攝影 李佳曄)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 (攝影 李佳曄)

今年,林懷民正式把雲門舞集交到接班人鄭宗龍手上,這位來自艋舺街頭,個性反骨叛逆的編舞家,八歲報名了國小舞蹈實驗班,從那時開始便與舞蹈結下不解之緣。後來一路念到北藝大舞蹈系,當完兵後加入雲門舞集擔任舞者,44歲接掌雲門舞集藝術總監。「其實回想起一開始進入雲門時,我不是很習慣。太極老師上課時大家動作都好慢,光是一個半蹲動作就做了一個半小時,整個教室好安靜。」鄭宗龍坦言,當時的他年輕氣盛,對舞蹈的既定印象就是熱血奔騰,然而雲門「靜心」的跳舞方式,也讓他對舞蹈有了全新的學習與理解。

鄭宗龍《定光》(攝影 李佳曄 )
鄭宗龍《定光》(攝影 李佳曄 )
鄭宗龍《定光》(攝影 李佳曄 )
鄭宗龍《定光》(攝影 李佳曄 )

身為舞者、編舞家、舞團的領導者,在眾多角色中,鄭宗龍表示自己最享受創作的過程,回首他早期的作品,像是《一個藍色的地方》、《變》、《牆》等,題材都頗為黑暗,鄭宗龍與我分享:「過去的作品,都是不斷地在探索自己、整理自己的過程,直到一次跟朋友去旅行之後,風格就開始不同了。」他憶起當時在雲南麗江,看見一位納西族奶奶,身穿古雅的民族服飾,手上卻拿著一支iPhone。這幅衝突的畫面讓鄭宗龍印象相當深刻,「那時我才頓悟到,原來傳統與現代是並行的。」走出舒適圈,到異地旅行,讓鄭宗龍的眼光由內轉外,也開啟了他無限的想像力,將東方傳統舞蹈在手勢上的獨有表現,與西方音樂融合,發展出全新的舞蹈語彙,2011年時,便將這趟旅行所獲得的心境集結成首部長篇舞作《在路上》。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新作《定光》排練照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新作《定光》排練照

現在對鄭宗龍來說,創作雖然時而孤獨,但亦是一個與舞者互動的過程。像是今年雲門的全新之作《定光》,創作靈感來自身體與大自然的連結,鄭宗龍與舞者甚至一同登上合歡山,在爬山的過程中,不僅享受眼前風景、傾聽呼吸,更希望能用身體重新認識這塊土地,進而內化成為舞蹈的一部分。「這好像一個共學的旅程,一群人探索一個未知,朝著共同的目標前進著,是一件相當美好的事。」然而,除了身體與動作上的突破,鄭宗龍也特別邀請旅美作曲家張玹為《定光》譜曲。他認為,舞蹈是停止與流動的表現,聲音則是節奏與旋律的結合,當兩者同步,便能創造更強韌的藝術能量,達到忘我境界。聽他語帶興奮地分享道:「張玹將閩南語的單字與疊字,解構再重組,讓舞者唱出一種獨有的語彙,如此熟悉卻又充滿趣味。」不禁也令人對這部年度大作產生高度期待。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新作《定光》排練照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新作《定光》排練照

好奇問鄭宗龍,數十年的舞蹈人生,難道不曾想過休息或放棄?他竟不假思索地回答:「每天都想放棄啊!但自己會知道,還是要做下去,要跟另一個自己對抗。」對他來說,表演藝術是活的,是人在創造的,而不管時代如何進步,想成為一位專業舞者,沒有捷徑,得下足功夫去練習。「身體是很誠實的,每一分每一秒的累積,都會反映在每個動作的瞬間。」而現在已鮮少上台的鄭宗龍,擁有更遠大的理想,他希望能運用雲門的資源與社會的支持,努力帶領團隊深入大小城市演出,讓更多人可以接觸舞蹈,並培育人才,讓表演藝術遍地開花,成為你我生活的一部分。

Tags

People ARTS & CULTURE 雲門舞集 鄭宗龍 定光 藝術 Art People 表演 表演藝術 舞台 舞蹈 台灣 文化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