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百大藏家 - 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提出「東方文藝復興」觀點

People

January 31, 2018 | BY

對曾名列世界百大收藏家的曹興誠而言,2017 年是相當特別的一年,他提出了東方文藝復興的全新見解,並特別於香港接受專訪,走入他的珍寶世界,並分享收藏多年的收藏心得與美學概念。

1

告別了2017年,迎接2018全新的一年,檢視去年拍賣場各項重點拍品及拍賣紀錄,至今仍話題不斷,即使於藏家聚首餐敘上,曹興誠去年送拍的珍品依然是津津樂道的焦點,包括其人其事以及他的珍藏。

台灣藏家一直在亞太區拍買場上具有重要性地位,尤其在大中華區兩岸三地以人文品味及收藏實力著稱。其中包括了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2007年被蘇富比選錄為最偉大收藏家之一,2012年被《ARTnews》選為當全球百大藏家之一,其地位已和古根漢創辦人洛克斐勒家族相當。其居所素有「小故宮」之稱,大部分收藏都收藏皆存放於「紐約、台北及香港的家」,而他向來以「真、稀、精」作為收藏準則,在專訪中他便指稱,「若有人稱其收藏上達千件,以數量來衡比,多數不講求珍稀與質感」,他目前藏品計有數百件,並以個人館藏「樂從堂」聞名於世,取於「樂於從命、隨緣之意」,所收藏的珍品尤其以商朝青銅器、宋明清瓷器、唐三彩等最具代表性,也包括了波斯銀器、法國當代雕塑,甚至還有張大千跟徐悲鴻等中國知名畫作等等。

SCROLL TO CONTINUE
世界百大藏家 - 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提出「東方文藝復興」觀點
明代宣德黃釉仰鐘式碗,史上第一個出現的單色釉
2

許多藏家皆有系列化地收藏某個類別,他卻從未朝此方向規畫,在他的收藏哲學中,「系列化收藏弊多於利,首先是侷限,若只看瓷器其他不看,那就成了遺憾。」深諳佛理的曹興誠並指出,同時系列性收藏會變得過於執著。相反的,他崇尚收藏上的一個自由自主,就是隨緣隨性。「很多事情不一定要有個原因,或一定要有目的」,他希望盡量讓藝術與生活在一起,「欣賞藝術應當是一種享受,人生追求的目的就是真善美,尤其美感是人與動物不同之處,對藝術有深刻瞭解,才能對人類文明做出貢獻。」

明嘉靖五彩魚藻紋蓋罐
3

曹興誠擁有多項搶拍紀錄,甚至包括搶拍後再捐出做為慈善公益。包括與Franck Muller的老闆相爭,搶購法國藝術家Pierre Matter的「獅子與蜜蜂」雕塑,再如2017香港嘉德慈善拍賣時以買下一座水晶鋼琴後,又捐出讓嘉德再進行拍賣,多的餘款做為偏遠地區孩童募款。

在30年收藏中,他承認也曾經做出錯誤的判斷,繳了不少學費也得到非常寶貴的經驗,而累績這麼多年,他曾想過成立博物館、還有出版收藏專書的念頭,但最後皆作罷。博物館主要考慮到未來的管理經營,出書則改以拍品精裝圖錄的方式呈現。

他所收藏的珍貴名瓷,從去年蘇富比送拍的「北宋汝窯天青釉洗」,以約11.5億元台幣高價拍出,創下中國古瓷器最高拍賣價紀錄。接下來 11 月佳士得秋拍,曹興誠的樂從堂包括「明嘉靖五彩魚藻紋蓋罐」共 13 件珍品,以獨立專場方式進行。而在這次專拍中,曹興誠則提出一項有趣的收藏論點「東方文藝復興」,試圖在學術上另闢新局。

SCROLL TO CONTINUE
世界百大藏家 - 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提出「東方文藝復興」觀點
明成化琺華釉蓮池紋梅瓶
4

在此次專拍中以明代為脈絡,關於「東方文藝復興」這項見解,出發點是針對文藝復興的認知做一反思,基本上都指向西方義大利一項回溯希臘羅馬文化的藝術運動,但同一時期位在東方的明朝,其實也歷經一段時間文化上的回歸與反思,歷經元朝外族統治多年,當時的明朝希望與唐宋時期漢文化作一溯源與銜接。在這段文藝發展時期,許多美學概念深受唐宋的影響,從瓷器、漆器、家具、掐絲琺瑯器、鎏金佛像、文房器物等,都展現了卓越藝術成就,影響至為深遠,如明代家具至今仍受到鑑賞家與設計師的青睞與欣賞。身為博學廣問的藏家,曹興誠展現了一位藏家的鑑賞深度及文化內涵,「這番見解其實非常正確,只是學術界尚未正視思考這項議題。」佳士得香港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資深專家連懷恩如此說。也因此2017樂從堂專拍,雖有三項拍品最後流標,但本意並不在追逐品項競標的高低,而是希冀能觸動學術界的研究。

5

而非常有趣的一點是,在香港佳士得2017秋拍場上,但見魚藻紋蓋罐呈列在玻璃櫃中,曹興誠特別強調不讓任何人碰觸,「很多人希望摸一下,我只能搖頭」,但拍出天價的汝窯卻容許把玩。其實這回歸到瓷器的燒製方法,汝窯是高溫燒造的釉質,質地較為堅固,這件魚藻紋蓋罐以高溫和低溫的釉上彩,質地較為脆弱,長時間觸摸,有可能造成損傷,因此只適合擺著欣賞用,不建議藏家用來把玩,而這也是收藏骨董、保護文物很重要的一個概念。「大罐原本就是觀賞器,而非把玩器。」

SCROLL TO CONTINUE
世界百大藏家 - 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提出「東方文藝復興」觀點
6

這也是他很強調的一點,文物不能單看器形,要走入它的文化背景去探究,才能感受到力量。他同時指出,收藏與財富不能畫上等號,收藏很簡單,有錢就可以買珍品。但鑑賞需要深入學習與研究,仔細鑑賞才是收藏之樂,鑑是分辨真假、賞是分辨高低與美醜,是收藏很重要的兩件事。

如今回顧過去的一年,可說是曹興誠釋出珍藏最大手筆的一年,他卻表示,「2017是很特別的一年,學佛的關係,就想著人活著,不要太複雜,是時候整理一下收藏了」,而在整理的過程中,藉著此次拍賣能讓更多人欣賞,他覺得是美事一樁。問他人生最大樂趣為何,「活著就是最大樂趣」,能開心過日、保持初心,還有時時保有童心,但須去掉幼稚的部分,他同時直言,他這位收藏家與他人大不相同,從未特別企求某項單品或追逐,唯一吸引他的就是美,「收藏是好玩的一件事,要從這心態出發」,而這也是他成為藏家最大的樂趣。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