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Arts Culture David Bowie也收藏他的作品!蘇格蘭藝術家Ken Currie以暗黑風格畫作探討人類的脆弱

David Bowie也收藏他的作品!蘇格蘭藝術家Ken Currie以暗黑風格畫作探討人類的脆弱

David Bowie也收藏他的作品!蘇格蘭藝術家Ken Currie以暗黑風格畫作探討人類的脆弱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展覽所創作的畫作《Interregnum》(2020)。(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By Oliver Giles
By Oliver Giles
April 28, 2021
蘇格蘭藝術家Ken Currie以黑暗、陰鬱的畫作探索人體的脆弱,他的作品目前正在香港展出,此地的觀眾可以親身體會前所未有的感受。

去年春天,新冠肺炎的疫情壟罩整個英國,使得畫家Ken Currie深陷危機。

「我和許多藝術家聊過,他們紛紛表示:『藝術的意義是什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創作藝術?』當週遭的人一個一個死去,繪畫似乎成了一項放縱的活動。」61歲的Currie以蘇格蘭口音在格拉斯哥(Glasgow)的個人工作室說道。「這些話確實讓我很難受,但我又想到:『過去的藝術家也曾面臨飢荒、戰爭和瘟疫,如果我挺不過去,那麼我就不是一位稱職的藝術家。』沒想到2020年最後竟成為我有史以來產量最豐碩的一年。」

Currie的部分新作目前正在香港的Flowers Gallery展出,《Interregnum》是他在亞洲的首場個展,展期將延續至5月29日。由於疫情的關係,Currie關閉了主要的室內工作室,改在他的花園小屋進行創作,其中包括此次展出的部分全新畫作,他說:「我的創作空間從1,000平方英尺縮小至120平方英尺,因此我不得不開始創作尺寸較小的作品。」過去他的畫布高度通常超過兩公尺,寬度超過六公尺。儘管新作品的尺寸縮小至45.5公分乘以61公分,但當中探索的內容同樣是Currie著名的沉重、黑暗的主題:疾病、死亡和衰敗。

延伸閱讀:韓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李昢,批評性別歧視、思辨烏托邦理想

畫家Ken Currie位於Glasgow的個人工作室。(Photo: Jeremy Sutton-Hibbert/Getty images)
畫家Ken Currie位於Glasgow的個人工作室。(Photo: Jeremy Sutton-Hibbert/Getty images)

Currie對疾病和手術的深度描繪除了為他帶來讚譽,同樣也為他招來譴責。他在1980年代以身為「New Glasgow Boys」之一員一舉成名,這群具象畫畫家調查了這座城市是如何從工業重鎮衰退為西歐最貧困的地區之一,以及痛苦的衰敗如何影響該地居民。Currie表示:「你現在說的是停擺長達數十年的一個社區。失業、貧窮、糟糕的住房問題,這一切都會影響人的內心,並像疾病一樣傳播出去。Glasgow是全世界所有工業化城市中健康狀況最差的城市,專家正對此進行科學分析。這個現象就是所謂的格拉斯哥效應(Glasgow Effect)。」

1990年代,Currie開始更加仔細地研究身體創傷,部分原因是他對東歐爆發的南斯拉夫內戰的恐懼。他開始描繪殘缺的臉部和身體,有時甚至是開放性傷口。Currie的明星光芒持續在藝術界發光發熱,目前除了英國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蘇格蘭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和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等將其作品列為館藏,還有多位收藏大家買下他的創作,其中包括David Bowie。不過他那駭人聽聞的題材也引起部分民眾反感。

「我希望我的作品遊走在美麗和恐怖之間。」Currie說。「通常大家看到我的作品會說:『天啊,太噁心了。』然而又有強烈的慾望想繼續看下去。我喜歡在邊緣地帶的操作。」

Currie之所以會對外科手術產生興趣,是因為蘇格蘭國立肖像美術館(Scottish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SNPG)委託他描繪一組國內卓越的癌症專家肖像。那幅令人難忘的肖像畫《Three Oncologists》,最大的特色是如同幽靈飄浮在黑色背景下的三位醫生;這幅畫作於2002年亮相後佳評如潮,至今仍然是博物館收藏中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Three Oncologists》是一件充滿莫大影響力的作品。」SNPG總策展人Julie Lawson說道。「他們的面容扭曲,彷彿他們過去所經歷難以想像的事情在他們的身上留下烙印。此外,他們直視著我們,讓我們感到不安和害怕。這不是一幅傳統的肖像畫,Currie在意的不是精準的肖像畫,也不是畫中所繪的個體,而是這些科學工作者的所作所為;他們與可怕的疾病進行生死搏鬥,使他們成為英雄,而這才是他的興趣所在。」

這幅作品經常為其他藝術家帶來啟發。「我最近和2019年奪下著名英國國家肖像大賽(BP Portrait Award)首獎的Charlie Schaffer聊過,他告訴我,他正是看到《Three Oncologists》才讓他決定成為一名畫家。」Lawson說。「Currie的所有作品基本上圍繞著人文主義。作品的核心就是悲憫之心。」

延伸閱讀:連曹興誠都是顧客,Rossi & Rossi 藝廊母子35年來最瘋狂的藝術收藏之旅!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展覽所創作的畫作《Chinese Gloves》(2020)。(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展覽所創作的畫作《Chinese Gloves》(2020)。(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Liquidator》(2020)是Ken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個人展覽所繪的畫作。(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Liquidator》(2020)是Ken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個人展覽所繪的畫作。(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隨著流行病肆虐全球,Currie對人體弱點的興趣,到了現在更像是預言,與我們息息相關。

「也許我應該說我早就告訴過你,警告過你了。」Currie笑著說。「這次的疫情以一種令人震驚、前所未有的方式揭露了人體的脆弱。我想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曾思考過這個問題。我很早以前就意識到這一點,並不是因為我有什麼特別的先見之明,我也不是在暗示什麼,我只是一直默默認為人類是非常脆弱的。」

然而,Currie承認這次的危機迫使他再三思考新的作品應該畫些什麼內容。「現在這個時候不適合一再提起死亡。」他說。「我不斷嘗試收斂殘酷的一面,但肉體的脆弱一直是我試圖探索的概念。」

從Currie在香港展出的新作品,可以發現他不再專注於創作肖像畫,而是將焦點放在物品上。「我選擇了與身體有密切關係的物品,例如手套。」他說。及肘的橡膠手套是兩件全新畫作的主題,在第一件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位神秘的人物雙手戴著手套,而他的臉卻消失在畫布頂部;而在另一件作品,手套被釘在牆上,上頭還沾滿了神秘的綠色粘液。Currie在一場蝕刻工作坊戴上手套後,開始對手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他也承認,畫廊的觀眾可以從他的畫作讀出很多東西,尤其是在人們對清潔和手上的細菌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之後。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展覽所創作的畫作《Life Cast》(2020)。(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Currie為了香港Flowers Gallery的展覽所創作的畫作《Life Cast》(2020)。(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Marcel Duchamp曾說過藝術家的作品有一半是自己的創作,另一半則是觀眾的創作。」Currie表示。「觀眾透過欣賞作品,並在自己的心裡建立連結,與藝術家共同完成作品。」

於香港展出的另一件作品畫的是一件類似緊束衣的物品,Currie解釋這是一件兒童專用全身模具。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多年前Currie的一趟旅程,當時他定期前往蘇格蘭西海岸的赫布里底群島(Hebrides),並參觀當地的博物館。「那是一個滑稽、怪誕的地方。」他回憶道。他們將一個足球運動員的石膏模型放在玻璃櫃中展示,原來這位運動員在一場重要的比賽中摔斷腿,但他忍著疼痛完成比賽,並奪下冠軍,於是當這位足球運動員的腿痊癒後,博物館便將他腿上的石膏作為珍品保存下來。

這種把繃帶當寶物的詭異形象一直刻印在Currie的腦海裡,直到去年,他偶然發現了另一個令人驚訝的石膏模型。「我經常翻閱醫學教科書,有天我看到了一幅畫,畫的是一件兒童專用的全身石膏。」Currie說。「這個石膏看起來會將孩童囚禁起來,而囚禁孩童是一個很可怕的想法。不過我的腦中將兩件事情合而為一:兒童專用的石膏,以及將這個石膏放在小平台上展示的想法。」

如同Currie的許多繪畫主題,不論畫的是物品還是人物,這件模具也被放在畫布的中央,背景盡是一片漆黑,這樣的畫風是他為了畫《Three Oncologists》而對外科醫生進行研究時所形成的。「在手術室裡,周圍一片漆黑,只有一個地方有聚光燈。」他說。「在那段經歷之前,我一直使用極其黑暗的背景進行創作,但直到我進入手術室,我才想到『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讓物品從黑暗中浮現的想法,帶有少許的戲劇性元素。」

延伸閱讀:2021春拍畢卡索、莫內……3大現代藝術鉅作即將登場

Ken Currie的畫作《Revenant-The Three Sisters-Plague Finger》(2020)高度為兩公尺,寬度為五公尺。(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Ken Currie的畫作《Revenant-The Three Sisters-Plague Finger》(2020)高度為兩公尺,寬度為五公尺。(Photo: Courtesy of Ken Currie and Flowers Gallery)

於香港展出的其他作品,其靈感同樣源自Currie前往赫布里底群島和擁有迷人山巒的蘇格蘭高地的旅程。「過去30年來,我每年大概會到蘇格蘭北部旅行兩到三次。」他說。「去年是我第一次被迫中斷這個習慣,讓我感到非常難受。」

其中一幅畫布上畫的是一位身穿連身潛水衣的孩子,為了保護眼睛不受冰冷北海的侵襲,他將拉鍊拉到眼下,而他的手中則緊抓著一隻水母。另一幅作品《Revenant-The Three Sisters-Plague Finger》的主角是三位漁婦,兩側分別站著一位神秘的人物;這件作品高兩公尺、寬五公尺,由於尺寸過大,無法於香港Flowers Gallery展出,因此決定於線上展覽。

「我的想法是三個女人一起站在海景前面。」Currie說。「我想到的是很久以前的鯡魚產業,當時蘇格蘭的港口會有漁獲上岸,一排排的女人站在岸邊清除魚的內臟,然後放進桶子裡醃製。」Currie說他還想到「蘇格蘭戲劇」(也就是《馬克白》)中的三位女巫。

然而,即使Currie第一次受到歷史和文學的啟發,他發現自己在思考的還是身體和手術。「彷彿船上有一條大魚或海洋生物,他們準備要替牠動手術,而三個人的組合,也讓他們看起來確實有點像《Three Oncologists》裡的腫瘤醫生。」他說。

Currie和其他人一樣,迫切地希望這次的疫情能趕快結束。他夢想回到蘇格蘭的荒野和心心念念的偏遠島嶼社區,但他希望大家不要急於遺忘過去一年人類所經歷的一切,以及它帶給我們的啟示。「我們是柔弱的,我們是脆弱的,我們並非永生不朽。」他說。「另外,此次的疫情也以有趣的方式提醒我們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例如藝術和文學,以及這些事物有多麼珍貴。儘管我們知道有時候人類的生命岌岌可危,但我們持續創作藝術,不斷地為彼此做出積極正向的事。」

《Ken Currie:Interregnum》於香港Flowers Gallery展出,展覽期間至5月29日止。

延伸閱讀:4月必看5檔藝術展覽推薦!

  • Translation Ivan Huang

Tags

Arts & Culture Ken Currie 藝術 藝術家 繪畫 疫情 David Bowie 蘇格蘭 英國 展覽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