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時尚設計師Tory Burch的紐約公寓

Homes

March 14, 2018 | BY Marianna Cerini

只要看一眼盈滿歡快圖案和繽紛色彩的品牌設計,就會發現Tory Burch不愧是顏色的魔法師。我們拜訪了設計師位於紐約的家,一窺她的玩色人生。

「我的人生充滿色彩。色彩也是我出生後第一件注意到的事情,我為不同顏色間的搭配和互補深深著迷⋯⋯捕捉同一色調中的細膩差異:無論是海軍藍、矢車菊藍還是長春花藍,抑或橙色、柑橘色與珊瑚紅。活出繽紛色彩是我的最高準則──從我教育孩子的方式到對待工作的態度皆然。」

以上是Tory Burch對於2014年出版的自傳《Tory Burch:彩色人生》(暫譯,原書名Tory Burch: In Color)的介紹。踏入大設計師位於紐約上東城的家,發現這段文字果真是最佳註解。屋內具藝術感的家具,每一件都帶著生動的紅、橘或綠色調,擺放在富麗堂皇的壁紙或裝飾主義的單色牆面旁。動植物或幾何圖樣的印花是室內不斷出現的裝飾,洋溢著熱情;還有豐富的藝術品收藏,有大有小,包括中國陶瓷和古董珍品。整體視覺充滿鮮明色調與圖案,華麗而喧鬧。「兼容並蓄,這就是我。」Tory說道。

風水設計

20年來,精品飯店Pierre的其中一層樓便是Tory的家,地點在第五大道中央公園對面。「不過在頭四年,我們(Tory和前夫Chris Burch以及三個孩子Henry、Nick和Sawyer)只住在其中一套公寓裡。」Tory在大約15年前買下同層樓的其他單位和走廊,然後和建築師兼室內設計師好友Daniel Romualdez一起,將整個空間變成她的家。她回想:「我記得Daniel是在某日晚餐後,信手在餐巾紙上畫下擴建計畫的輪廓。他只用了幾分鐘,不過我們立刻愛上了這個點子。最後的成果基本上就是當初草擬的樣子。」 

不過總計十間房的「本質」倒是改變了。「整個家不斷演化,綜合了我從父母那兒繼承的物件以及我多年來的收藏,背景則走古典裝飾風格。至今我還在持續加入新東西。」

風水主導了整體規畫。自從Tory在2006年設立香港辦公室以來,她便對這套中國傳統哲學系統產生濃厚興趣。當時是一位員工向她介紹了風水的概念,往後她時常向師父諮詢旗下房產和店面的風水,甚至包括她位在紐約熨斗區(Flatiron)的Tory Burch品牌總部。她說:「我深信風水,儘量嘗試在我身處的環境裡實踐那些原則,好創造正向氛圍。」

隨性的奢華

最後的成果就是正式(玄關採用大理石地板和內凹式天頂,恢弘氣派)與休閒的混搭。儘管牆上掛著 Modigliani 的真跡,屋內也擺設了其他價值連城的藝術品,不過家裡並沒有「不准碰!」的規定。「我從不把東西看作什麼了不起的寶貝。」Tory 說道。

隨性的態度出現在設計師身上有些令人意外。Tory Burch 在 2004 年一手創立了自己的時尚帝國,將學院風的設計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不過她其實從未接受過正統訓練,創業之前從事的是Ralph Lauren、Vera Wang等時尚品牌的PR工作。她的指標性設計全都洋溢著歡快的顏色搭配,在曼哈頓上西城散發出獨樹一格的風采。這是 Tory 的成功模式,但不會讓人覺得「平庸」,總能在細節中見真章。她已躋身美國最年輕的億萬富翁之列,自家品牌也成為生活風格的開創者。

「我的內心住著鄉村女孩,」設計師笑得開懷,「這個性顯然是繼承自我的原生家庭。我父母擁抱輕鬆寫意的生活態度,也喜歡新奇古怪的東西。對於老家的布置他們總以為『多就是好』,而我也承襲了這個態度,不過在打點自己的公寓時收斂了一些。無論如何,『家就該是個歡迎大家的地方』我始終抱持這個信念。」

好客基因

Tory 生長於賓州 Valley Forge 的農場上,一幢有250年歷史的喬治亞式建築,家庭成員有父母和三個兄弟。她時髦而生性爛漫的雙親愛好旅行,總是為來訪的藝術家、作家、演員和創業家準備豐盛的晚餐。Tory愛好戶外活動,個性像個男孩兒,不愛穿有過多裝飾的服裝,但是卻很愛看爸媽為了家裡的娛樂活動精心打扮。

現在的 Tory 也喜歡在家裡舉辦派對或非正式聚會,和設計夥伴一起吃晚餐、看電影。她說:「我很享受擺盤、挑選玻璃餐具和桌巾、設計菜單等等準備工作⋯⋯可惜沒有時間常常舉辦。」

衝突的美感

Tory 的父母愛好蒐集,不只是藝術品,他們也從印度、亞洲和非洲帶回來居家用品、小裝飾和紀念品。看著 Tory 家中空間不大但令人驚艷的家具和藝術布置,像是 Lucio Fontana 的帆布、Magritte 的《巨人》(La Géante)以及Yves Klein的咖啡桌,我問起父母的收藏嗜好對她的影響,她回答:「和他們相比我沒有那麼熱衷。我爸媽最棒的一點是,他們不是因為東西的價值而收藏,而是因為物件的風格和美感。我買東西的時候也想做到和他們一樣。我喜歡把不同時期的物件混搭在一起,新舊交融。」

延伸閱讀:亞洲50大收藏家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 17 世紀荷蘭畫家Jacobus Victors的油畫會和Modigliani的作品一同掛在沼綠色的天鵝絨牆面上。衝突,但很美。同樣呈現對比美感的還有擺在法國桌子上的埃及面具。「我發現這樣的撞擊很有趣,」她解釋,「不過當然,由於我研究過藝術史,所以我相信這方面的背景也造就了我的美學。」

那麼,有哪件收藏是她的最愛嗎?「有兩件義大利畫家Franco Gentilini的作品是我的最愛:一件掛在客廳,另一件則在飯廳。他們是我父母的收藏。」另外一件出自 17 世紀義大利極簡主義大師Giovanna Garzoni之手的油畫也是她特別鍾愛的畫作,Tory 說明:「Garzoni 是巴洛克時期最早成名的歐洲女性畫家之一,我很喜歡她的故事。整體而言,我發現自己對於女性藝術家的創作愈來愈感興趣。」

魚與熊掌兼得

Tory 新的收藏興趣顯然和她致力推動的慈善公益有關。她在 2009 年透過Tory Burch基金會,與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共同發起一項「資本計畫」(Capital Program),為創業婦女提供資金、教育和數位資源。該計畫至今已資助女性新創公司近四千萬美元,且已有上百位女性修畢基金會與高盛(Goldman Sachs)合開的商業課程。Tory表示:「我希望創立自己的企業,如此一來便能成立專門協助女性的基金會。因此類似這樣的慈善計畫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環──甚至是我公司的中心價值與靈魂。我們已經逐漸擴大影響力與計畫規模,對此我深感驕傲。」 

Tory繼續說道:「女性面臨諸多挑戰,在新創產業裡更是如此。」這也是為什麼她決定在去年的國際婦女日發起「擁抱理想」(Embrace Ambition)活動,邀請 Julianne Moore、Melinda Gates、Gwyneth Paltrow、Anna Wintour 和 Reese Witherspoon 等多位女性名人出面發聲,翻轉社會對於「企圖心」(ambition)一詞用在女性身上時的負面聯想。她解釋:「時至今日,大眾對於積極上進、具企圖心的女性仍負面看待,那次活動的目的就是要翻轉印象。我們希望啟發女性拿回對這個詞的話語權,並且在生命中各方面都能驕傲地做自己。」

從言談中可以發現,無論女性賦權還是基金會都是Tory真心想做的事。我好奇她是否曾將事業和基金會從私人生活中切割開來(她正在籌備和 LVMH 主席兼執行總裁 Pierre-Yves Roussel 的婚禮),她回答:「我在家的時候一切以孩子為優先,儘管隨著孩子逐漸成為小大人,時常往外跑,不過當他們在身邊時我都儘量陪伴。我們晚上會一起看電影或待在圖書室,也因為如此,圖書室現在已經變成我最喜歡的空間。這樣看來我的確會把工作與私生活分開,畢竟人人都需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