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Arts Culture 千萬別戴上婚戒!為何現代眾多優秀女性選擇單身?揭秘剩女文化秘辛

千萬別戴上婚戒!為何現代眾多優秀女性選擇單身?揭秘剩女文化秘辛

千萬別戴上婚戒!為何現代眾多優秀女性選擇單身?揭秘剩女文化秘辛
Photo: Getty Images
By Zabrina Lo and Kristy Or
June 24, 2020
隨著女性在學歷和事業上能力的大幅提升,新一代年輕女性想對大家說:「不要再問我們何時會結婚了!」

我們終於能理直氣壯的單身了吧?

這在2020年聽起來像是個老掉牙的問題,但實際上並不是。儘管女性在社會和文化上長足進展,然而關於年輕女性受到來自文化和家庭的逼婚壓力,仍和往常一樣屢見不鮮。亞洲的情形尤其耐人尋味,這個區域中的中國、韓國、日本……幾乎各個地區,都進行著挑戰女性與傳統期望間的對話。

「現在,有更多人認為婚姻不是他們的人生解答,」首爾和香港CNN的旅遊與藝文編輯Frances Cha表示;她的第一部小說《如果我的容貌如妳》(If I Had Your Face)即圍繞著四名年輕女性;在一個外表至上的環境裡,她們抗拒這種社會規範(後續頁面將呈現小說節錄文字和作者訪談),「換句話說,就因為女性晚婚,於是沒有以婚姻為優先的女性擁有更多的自由。」

實際上,世界各地的千禧世代都在質疑,現代女性思維與傳統習俗之間的衝突,該如何解決。艾瑪・華森(Emma Watson)去年即將慶祝30歲生日時,上了頭條新聞,因為她自許為「自我為伴」(self-partnered),以此表達她維持單身的樂趣。雖然她的重新自我界定可能招來某種程度的奚落,但對於多數原本就覺得單身不該受到這種負面評價的年輕人--特別是針對女性,也起了稍微減輕污名化的作用。

See also: Frances Cha Explores South Korean Culture With Her Debut Novel, If I Had Your Face

Illustration: Paulina Ortega
Illustration: Paulina Ortega

雙重標準

「這是一種全球的現象,」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課程助理教授譚佳指出。「人們把單身女性視為問題,認為這有違自然,此外,大家理所當然地認為女性有一個理想的歸屬,那就是結婚。在都市化和全球化之下,單身男性和女性有了更多的選擇,然而一般認為問題比較不在於男人,而女性則被凸顯成是有待解決的問題。」

另一方面,全球的統計數據顯示已開發國家的結婚率和出生率下降,這突顯出世界正在轉變。雖然這引發對高齡化社會的社會安全網的關切,但也促發了一波單身自豪(single-pride)的運動--根據倫敦經濟學院的行為科學家、也是《幸福直到永遠:一種激進的樂活新方法》(Happy Ever After: A Radical New Approach to Living Well)作者的Paul Dolan的論點,單身且沒有小孩的女人實際上往往更長壽,而且生活得更快樂。

儘管如此,社會上某種揮之不去、根深蒂固的暗示仍在強化這個觀念:女人保持單身,就代表她們在某方面失敗了。中國的「剩女」現象就是一個例子,這個詞的字面意思就是「剩下的女人」,指稱有一定教育程度且以事業為主、超過27歲而仍然未婚的女性。儘管這個稱號現在被視為貶義詞,但它曾經如此深植於人心,以至於它的釋義已經被編入字典。

See also: Rebellious Spirit: Josie Ho On A Lifetime As A Habitual Rule-Breaker

執導《剩女》的Hilla Medalia和Shosh Shlam
Jennifer Aniston持續發聲,批評加諸在女性身上的結婚壓力。(Photo: Getty Images)
 

全新可能

Shosh Shlam參與執導的紀錄片《剩女》(Leftover Women, 2019)引發了廣泛迴響;她表示,這顯然是一個女權問題,而且受過教育、具有專業工作的未婚女性似乎從25歲就開始遭到污名化,這完全就是「不勝其擾」。在這部電影的開場,媒人對活力十足的北京律師邱華梅(音譯)[SL1] 說,她不漂亮,而且對婚姻市場來說,年紀太大。在另一個場景中,華梅返鄉過農曆年時,由於沒有伴侶而遭到家人批評說:「妳是不是上學上傻了 」,而且「不結婚,再幸福也不叫幸福 」。

「我想我為廣大的女性--特別是中國女性--拍了一部重要的電影,片中對於她們處境的描繪,是需要大家來重新省思的,」Shlam說。「當人們將某個群體的女性污名化,就代表限制了她們的權利。我在美國和歐洲看過這種情形,即使不是以官方的方式,但本質上是一樣的:如果妳未婚,那妳就是有問題。」

同時,女性正在反彈。一些精明的企業家以創新的方式回應這種文化性的污名,推動「男友租借服務」,且在中國千禧世代之間蔚為風潮,這些年輕人透過在百度和QQ上交流,把假伴侶帶回家。租金行情從每晚1,000到6,000人民幣不等。半島(Al Jazeera)電視台的一部2016年紀錄片就探索了這個產業,呈現一個女子在春節期間帶租借男友回家,但未能成功讓家人相信男生真的是她的伴侶,因為家人覺得相較於女兒,男生「太高又太帥」。在美國,以「隱形男友」(Invisible Boyfriend)為名稱的應用程式則讓使用者可以設計自己的理想男友或女友。

A still from Leftover Women
《剩女》的電影劇照。

Clapping Back

2016年,日本美容品牌SK-II也針對這個主題,企劃了全亞洲女性賦權行銷活動。它的#changedestiny系列影片之一即凸顯出被歸入「剩女」的中國女性所承受的沉重情緒負擔,而在YouTube、臉書和微博上爆紅。同一年,在美國,多年來始終被厭女傾向的小報八卦借題發揮的Jennifer Aniston,在《赫芬頓郵報》(HuffPost)上發表了一篇觀點文章,抨擊這番觀察:「人們極度根據婚姻和生育狀況來界定女性的價值。」「我們不必透過結婚或是當媽媽,才達到圓滿,」她寫道。「應該由我們自己決定『幸福直到永遠』。」

近年來,越來越多好萊塢女性支持這種論點。像是Lizzo、Ariana Grande和Selena Gomez等女性,都公開表示對自己的單身狀態感到滿意,以及選擇以自己的身心健康為優先,而不是以尋覓伴侶為要務。而艾瑪・華森的見解也反映出一種更趨於包容的文化趨勢。

在《剩女》一片的結尾,我們看到北京的邱律師放棄追尋真命天子,而遠赴法國。原本對她敵意最強的父親後來卻成為最支持她的盟友,並獻上祝福,說道:「妳給我增光了!」對本片導演之一的Shlam來說,這一幕呈現出新世代的堅強獨立女性,她們正在為自己的想法、權利和地位而奮鬥,她們強調「我們(女性)必須牢記,一定要走自己的路,而不是把權力拱手讓人,任憑別人主宰妳的定位。」

See also: Tatler Hot List: 16 Women Fighting For Fairness in Asia

 

Tags

Arts & Culture Opinions Women Gender Marriage Leftover Women Millennials Family Single Life Books Culture Asia Social Issues Documentaries Powerful women Independent women Female Gender stereotypes Women rights Women empowerment Businesswomen 女力 結婚 剩女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