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Arts Culture 高美館2021年重新開幕!首檔迎來國際特展:錄像藝術鬼才 Tony Oursler 《黑盒-幻魅於形》

高美館2021年重新開幕!首檔迎來國際特展:錄像藝術鬼才 Tony Oursler 《黑盒-幻魅於形》

高美館2021年重新開幕!首檔迎來國際特展:錄像藝術鬼才 Tony Oursler 《黑盒-幻魅於形》
Tony Oursler:「黑盒-幻魅於形:湯尼.奧斯勒」特展,於1月23日至5月16日在台灣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
By Oliver Giles
By Oliver Giles
January 31, 2021
Tony Oursler的錄像藝術創作,以科技的方式為人們打開全新而詭譎的視野,近期在台灣舉辦的一場展覽,更是讓他的畢生心血之作頓成鎂光燈焦點。

過去50年以來,藝術家 Tony Oursler 一直傾注鑽研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像裝置,這些裝置揭示了未來人們將面臨的重大議題:人工智能對我們來說究竟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我們是否能戒除對智慧型手機成癮的依賴?究竟是人類在操縱機器,或是機器已接管了操控權?尤其是自去年起疫情蔓延全球、造成數百萬人喪生時,Oursler 選擇反璞歸真、重回過去的老派生活方式。

「我把工作室簡化到只剩一張桌子,有點像回到七〇或八〇年代。」Oursler 身在紐約住家中,透過電話訪談提到:「大多數時候我都沉浸在獨自一人的空間,一室,一人,一把黏土,一張紙或一台攝影機,透過非常傳統的方式啟發靈感。」

Osler 過去一年也投注大量時間在為《黑盒-幻魅於形:湯尼.奧斯勒》特展選品, 這是一場可謂經典之作的回顧展,於1月23日假台灣的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該場特展收錄了他自1970年代至今的經典作品,是他在亞洲的首次大型個展,也是他創作生涯中最大規模的展覽之一。 對此他表示:「我很高興能在亞洲喚起人們對我的創作的關注,這也將是一趟濃縮我畢生創作的精彩回顧之旅。」

延伸閱讀:奈良美智特展3月首度來台於關渡美術館舉辦!新作「 月光小姐」(Miss Moonlight)首次海外展出為最大亮點

Tony Oursler的創作《暗黑》(Obscura,2014年),在藝廊中展示了投射到雕塑球體上的眼睛影像,當人們經過時,甚至能感受到這些雙眼的凝視或眨眼。
Tony Oursler的創作《暗黑》(Obscura,2014年),在藝廊中展示了投射到雕塑球體上的眼睛影像,當人們經過時,甚至能感受到這些雙眼的凝視或眨眼。

初入攝影之路

作為影像藝術創作的先驅,Oursler 於1970年代在加州藝術學院學習時,便開始嘗試這種創作媒介,「我所接觸的第一款攝影機,是 Sony 所推出的第一款名為 Portapak 的機型,該款設計於1967年問世、直至1976年開始被作為藝術創作的工具,我也是自那時候開始嘗試使用它們來創作。」Oursler 回憶著,在他初期所編寫的短片腳本中,佈滿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洋娃娃元素,並探討了宗教,性愛與死亡等議題,有時滑稽也有時病態。

其中在1981年上映的《Grand Mal》影像作品,是一部片長達23分鐘的虛構幻象,講述著善惡之彼岸以及失序的倫理道德誹語,這些幻象是由紙板剪裁的人物和塗滿人體彩繪的演員交錯而成,均以粗粒子、搖晃的風格拍攝,「無論這些錄影帶的藝術價值如何,我都為我們從平面造型藝術跨進到數位化發展的那一刻而感到自豪。」 Oursler 表示:「攝影機的發明可說為我們這個世代打開了全新視界。」

電視已經為令人為之上癮的科技毒品,但從來沒有像毒品那樣真正受到視當的管控。

Tony Oursler

Oursler 的藝術造詣也隨著科技進步而演化,到了八〇年代中期,他創新突破錄影帶的形式,開始建造內部裝滿了電視機的獨特裝置,可以無限循環播放影像,幾年後,他開始使用投影的技巧,將人像臉部影片投射到人體模型及雕塑上,並天馬行空地將眼睛或嘴巴等局部特寫的影像投射在球莖狀的物體表面上,於是慢慢地 Oursler 的創作影像日益抽象,時至今日,他已經能將投射影像放大至足以覆蓋整棟建築物的表面、如同他在世界各地畫廊的創作那般,或是將影像拉高至樹木頂部的高度,讓影像中的人物如同漂浮在樹葉縫隙中的一縷幽魂。

當他致力於不斷透過精進的科技來提升藝術層次的同時,他也意識到身處在電視與電腦使用普及的世代,電視已經為令人為之上癮的科技毒品,但從來沒有像毒品那樣真正受到適當的管控,因此他認為人們是時候應該檢視這樣的情況,並意識到智慧型手機的出現也有異曲同工的影響。

「我記得那是1980年吧,有一台可以捕捉30秒數位影像的機器,在當時價值百萬美元。時至今日,人們可以在口袋裡放進功能厲害千萬倍的科技產品,但大家是如何運用這些技術的呢?他們深受其吸引、被分散了注意力,甚至因為過度依賴這些工具而削弱了自己的基本生存能力。這些本來用來整理訊息、集中思緒、快速運算的機器,現在反而轉變成一種反烏托邦的小工具,透過分散人們的注意力、影響判斷力來達到操縱意識的效果。」Oursler 說道。

Kceps(2005)Oursler 有時會將作品縮小臉部到眼睛和嘴巴的位置。
Kceps(2005)Oursler 有時會將作品縮小臉部到眼睛和嘴巴的位置。

探索科技的未知性

對此高雄市立美術館(KMFA)團隊認為,Oursler 對於科技的不斷探索也讓他的作品與台灣增加更強烈的連結性,「台灣正在持續地提升自己在技術面的領導地位。」共同策劃《黑盒-幻魅於形:湯尼.奧斯勒》特展的藝術家柯念璞說明:「Google、IBM 和微軟等國際企業,正在持續投資台灣的人工智能領域研發,由於 Oursler 的創作詳細闡揚了技術、媒體、電信和人機互動等方面的研究和實踐所衍生的相關問題,肯定會引起台灣民眾的共鳴。」

儘管 Oursler 抱持著懷疑態度,但他內心還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他表示:「聰明的人此時應該已經意識到智慧型手機帶來的社會問題,我認為人們應該會重新奪回這個主控權並將其用於更偏向創造性的方向。」

Oursler 在他的創作生涯中一直致力於將影像保存為實驗性的媒介,以抵制好萊塢電影和 Netflix 節目的主導性以及對於審美觀的影響,他說:「原本有非常多人們透過攝影的方式天馬行空地創作,直到好萊塢發展出如何將影像商品化之後才戛然而止,然後一切變得僵化、標準化,可以說電影院使得影像發想在標準化的同時也因此受限,而我們陷入了這種奇觀文化。」

延伸閱讀:Xpark迷看過來~超美水族館還有這!「台中海洋生態館」最快2022年開幕

原本有非常多人們透過攝影的方式天馬行空地創作,直到好萊塢發展出如何將影像商品化之後才戛然而止。

Tony Oursler

Oursler 的大部分創作都展現了雕塑般流動的質感,因此從主流電影及其他大多數藝術脫穎而出,他的對話方式也是如此獨特,多件作品可能在展出時突如其來地發出尖叫、歌唱、嘶吼或是喁喁細語的聲響,經常使得原本在一片寂靜的畫廊觀賞的觀眾因此嚇得花容失色。其中位於香港的 Lehmann Maupin 畫廊,這間自從九〇年代以來便展出多時 Oursler 的特展,在2016展出現場可見他部份的作品似乎正在與訪客交流著,一張畫像喃喃地說:「我甚至不認識自己了。」另一畫像則回應說:「我只是人群中的另一張面孔。」

聲音成為 Oursler 引起畫廊訪客注意的秘密武器之一,Oursler 表示:「藝術具有能使觀者為之觸發的能量,流行文化與藝術之間的真正區別在於,接觸流行文化時,您需要支付門票價格、然而卻沒有人真正在乎觀者的想法或作為,觀者是被動的接收訊息或是按照對方的規矩;但是站在藝術的角度來看,情況並非如此,在展覽現場,觀看的內容、時間長短以及因此所獲得的觸動將都是完全由您所決定的。」

Xes(2015)這是臉部識別技術的系列作品的其中一件。
Xes(2015)這是臉部識別技術的系列作品的其中一件。

鬼魅奇幻風格

Oursler 藝術作品時常發出的呢喃軟語,被許多評論家形容為「驚悚駭人」,他的投影畫面看起來像幽靈幻影,尤其是當他們在黑暗而寂靜的畫廊中,低聲訴說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話語,或是漂浮在牆壁上、森林中時,他的一些影像還開宗明義地以幽魂、天使和魔鬼為主題,並與超自然現象互動。

這種對超自然的興趣一直流傳在 Oursler 的家族血液中:他的祖父 Charles Fulton Oursler 是一名業餘魔術師、記者、作家兼好萊塢編劇,在他的早期生活中,他也是一名積極的社會運動人士,狂熱地參與1920年代的集會及靈魂媒介的熱潮,直至他戒除酒癮後,宣布放棄了早期的無神論,並成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直到去世。他的兒子、也就是 Tony Oursler 的父親,則曾擔任基督教雜誌《導航》(Guideposts)的總編輯,然後創立了周邊刊物《Angels on Earth》,專門報導超自然發明物,目前仍然在發行中。

Oursler 從小耳濡目染也成為一名天主教徒,他前後投入數十年的時間建立超過15,000份文件的資料庫,內容包括魔術把戲、惡魔學、密碼學、催眠術、仙術、邪教、幽浮等包羅萬象的神秘主題,但他聲明宣布這些並不是他的信仰,藝術的力量才是他唯一的信仰,他說到:「我深信藝術的救贖力量和正能量,但這些與神祕學說相關的聯繫讓我被貼了不少標籤,人們甚至會問我說:『你會跟鬼魂對話嗎?』、『你會通靈嗎?』我其實不是那樣類型的人,但我對於旁觀他人如何對這些議題展現興趣的現象而深感著迷。」

Oursler於2013年在烏克蘭基輔Pinchuk藝術中心的展出作品之一,此次也將移地高美館展出。
Oursler於2013年在烏克蘭基輔Pinchuk藝術中心的展出作品之一,此次也將移地高美館展出。

最終,Oursler 表示,他使用神秘學中的圖像,探索人們在模糊的真相與逼真的小說之間的界限,以及個人如何選擇看待世界的方式,他說:「我被現實的平行觀點所吸引,作為一名藝術家,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人們接受信仰的初衷以及邁向為更加虔誠信仰的過程,更加虔誠的信仰是一種不可言說的美妙,但它們同時也可能確實有些令人毛骨悚然,正如某些邪教所闡述的講法,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數位公民

某種程度來說,這回應了 Oursler 對於科技的觀點,網際網路已有足夠的影響力來形塑人們的信仰、如同過去的宗教所展現的力量一樣,昔日人們曾經仰賴聖經的引導,如今他們可以透過 YouTube 或在 Reddit 上發布信息,以徵詢數百萬陌生人的建議,但是,這個全球化的網絡並未因此形成真理的產生,而是將真相拆解成數百萬個零散片段,從而散播越來越令人不安的信息,Oursler 也認為:「網路上所開始流傳的那些陰謀論情節,讓假新聞與酸民的攻擊言論,都非常迅速地形成風潮到近乎引人入勝的程度。」

Judy(1994),Oursler早期的影像作品之一,通過將影像投影到類似人形的大型怪異裝置。
Judy(1994),Oursler早期的影像作品之一,通過將影像投影到類似人形的大型怪異裝置。

這些議題的探討都於本月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的 Oursler 特展中呈現,他對天地萬物的興趣也體現在他最新將影像投射到樹木上的作品中。他說:「高雄市立美術館擁有得天獨厚的美麗土地,我們將嘗試在室外進行約一個星期的影像投放來與之對話。」

這場特展的準備期已超過兩年,Oursler 自2019年首次訪問台灣後與團隊一起集思廣益。他也再次前往台灣參與裝置的安裝,他說:「我們將在我的隔離期間通過 Zoom 啟動安裝作業,然後預計在我隔離結束時完成安裝。」

2019年來台的經歷令 Oursler 深受觸動,他與高雄市立美術館的策展人共度了數天的時光,並對收藏有世界上最多的中國古代藝術逸品的台北故宮博物院讚嘆不已,他說:「這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參觀故宮博物院是我一生中難以忘懷的體驗,在台灣舉辦的展覽也是,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能將一生的作品以如此有意義的方式整合在一起?」

《黑盒-幻魅於形:湯尼.奧斯勒》展覽資訊

展覽日期:2021年1月23日(六)至2021年5月16日(日)

展覽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

 

  • Translation Jasmine Wu

Tags

Arts & Culture Tony Oursler 展覽 高雄 美術館 藝文 科技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