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Arts Culture 從《樓蘭女》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葉錦添的美學世界:死亡、時間的美麗與哀愁

從《樓蘭女》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葉錦添的美學世界:死亡、時間的美麗與哀愁

從《樓蘭女》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葉錦添的美學世界:死亡、時間的美麗與哀愁
By Scarlett Feng
December 29, 2020
明年初盛大開演的經典劇碼《樓蘭女》即將上映,由林秀偉擔任導演、劇本與編舞,京劇國寶吳興國任藝術總監更與魏海敏同台飆戲,還有一點非常吸睛:由橫跨各種藝術領域的香港電影美術指導葉錦添擔任服裝設計,不管是十二年前或現在,劇情、表演方式、演員、戲服都前衛的令人震撼,且看葉錦添與我們分享藝術與時間維度以外的神秘世界。

葉錦添老師是我欣賞的那種香港人,直覺、犀利、恨俗氣、捨棄客套話也不鄉愿,他說話慢慢的,回答問題間會停頓思考,每一次停頓都使我心臟漏了拍,怕問了不合適的問題,但葉錦添實則大師風範,只是在思考,並吐出一番雲煙似的哲理,讓人不禁也跟著停頓、思考,無視時間與我們言談間的分秒形變。

他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主修高級攝影專業,曾在《英雄本色》、《大明宮詞》和《橘子紅了》等影視作品中擔任美術、服裝方面的指導,為人熟知的還有2001年他憑藉電影《臥虎藏龍》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比起作品與獎項的輝煌,他的人相對低調,言談與思考間的超然總是令他蒙上一層神祕色彩。

延伸閱讀:Tatler Sight:3個原因、4個維度解析必看白先勇《孽子》舞台劇的理由

首先,先了解一下《樓蘭女》的故事,其改編自古希臘三大悲劇之一、悲劇詩人尤里庇狄斯最著名的劇作《米蒂亞》(Medea),以東方美學元素再造希臘悲劇經典,將時空場景轉換至古西域,講述樓蘭公主美蒂雅為愛與大宛王子頡生私奔,不惜親手殺死追趕而至的兄長,並在艱辛的逃亡中,生下一對兒女。

故事由數年後一家人流落至敦煌開始,頡生為攀附權勢,竟欲與敦煌郡侯之千金成親,而應允妻兒流落在外。面對郡侯的鐵石心腸、頡生的冷嘲熱諷,美蒂雅在痛苦與自憐之中,毅然決然展開她的復仇大計,用被丈夫嫌棄為「蠻夷」的巫術殺出一條血路來,而後,為造成頡生更深的傷害,她含淚將復仇的目光轉向自己所愛的一雙兒女。

故事本身是否就相當瘋狂?舞台造型與服裝更把這種瘋與狂推至顛處,葉錦添笑稱那個時候很瘋,靈感來源參考了義大利導演Federico Fellini的電影、日本的歌舞伎與藝術作品,並將眾多細節和元素融合成一種高度的超現實主義,「那時候我做衣服都會非常大膽去想,甚至把人的動作動物化,就像巫術裡面也有動物的圖騰,美蒂亞身上帶有黑色海洋般的憤怒,將這樣的古代歐洲神話深入到京劇裡面,當時是非常強烈碰撞出的想法,是好大的工程。」葉錦添說道。

故事主角米蒂亞是一位脆弱又擁有強大力量的女性,這是希臘劇裡常有的極致的狀態:「把人逼到極致後產生的思考。」服裝設計上則表現出殘酷的、陰鬱的一面,同時也有非常華麗的、充滿奇幻巫術、帶動物性的細節,這樣精美繁複的戲服,其材料有一部分來自台北永樂市場,「永樂附近還有一些好東西,不知道還在不在。」葉錦添語氣愉悅,「我們有試過用皮雕來做質感,衣服上面用刺繡、抽絲來做質感,其實玩過很多種,把布的性質都改變了。」

引人注目的是,「時間」這件事情在葉錦添的作品總是重要得難以忽視,甚至超越現實,有更加豐富的表情與變化,而葉錦添是這麼看待時間在服裝上的意義的:「超現實主義的時間把意識流疊加在一起,它不是一個寫實的狀態,它把很多記憶與情緒運用在視覺素材轉化,所以最後呈現的感覺會比平常的世界多了豐富的表情。在這部戲裡我試圖把演員的力量放射到最大,在舞台上米蒂亞是可以非常狂暴的,它有兩個翅膀一樣的裝置在身上,生氣的時候可以非常動物性的表現她的威武與憤怒,這一定不是寫實範圍的描述時間,時間都是疊加出來的,在我們的邏輯裡面種下一些超現實主義的因子的話,邏輯就會疊加出越來越強大的不真實性。」

聽到這裡,我追問了一句:「老師您是否覺得時間不存在?」葉錦添回答:「看你在時間內還時間外,現實提供了物質的狀態,但精神狀態有時會離開時間。」聽到這我忍不住笑了,我想,葉錦添對時間的著迷與了解,使得時間成了一匹綢緞、珠飾或是刺繡,能夠自在剪裁、輕巧疊加在作品上,作品彷彿都活過來了。

 

以舞台服裝設計來說,除了華麗的的外觀,演員的動作也是需要被考量的,十二年前的某天,葉錦添在吳興國的家裡看見他演《貴妃醉酒》,因為一個下腰的動作,促成了樓蘭女的服裝造型,「因為他有非常強大又虛弱的表情在下腰的動作時會表現出來,而我的衣服有強調這點。」葉錦添表示。

若說《樓蘭女》是層疊的加法練習,電影《臥虎藏龍》便是減法的練習,而無垢的《花神季》中演員看似全裸,實則是呈現很濃烈的感覺,因為它講的是靈魂、土地與情感,意義強大。

葉錦添的創作過程總是碎片中帶脈絡、深入又全面的研究,特別是歷史性的爬梳相當深入,範圍推及表演藝術、音樂和表演歷史,《樓蘭女》參考最多是京劇和歌舞伎,威尼斯的表演、歐洲傳統希臘悲劇與劇場表演,甚至中國的羅戲也在其範圍,但最重要的還是說故事的方法,使得每次成果都相當精準。

延伸閱讀:生於臺灣、巡迴世界,無垢舞蹈劇場時隔二十年重新詮釋絕美經典《花神祭》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

談到欣賞的相關領域的工作者,葉錦添提及超現實戲服設計大師石岡瑛子、和田惠美、山本耀司,「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很不錯的境界,他們都是一個支點,作品和理念都很強大,還有Alexander McQueen 。」而提到Alexander McQueen ,不禁讓人覺得葉錦添的作品似乎與其有些連結,我忍不住提問:「葉老師,『死亡』這件事情是不是很吸引你?」這次沒有遲疑與思考:「非常吸引。」葉錦添不假思所的說。

葉錦添的顏色裡有死亡的色彩,彷彿東西方都在追求某種美的極限,可是每個極限都那麼趨近於死亡,置死地而後生,形的結束便是無形的開始。而談到新一代的美術與設計圈是否有欣賞的工作者或作品,葉錦添表示暫時難以說出個名字,但是感受到很多新的東西與素材的出現,全世界都在改變這個世界看事情的維度。

 

2021 Love Infinity 無盡的愛,葉錦添執導藝術電影
2021 Love Infinity 無盡的愛,葉錦添執導藝術電影

查看更多葉錦添的Instagram

訪談將了,當我們談及未來的發展,葉錦添反而讓我們前面所談轉了個彎:「我覺得虛擬世界是未來的趨勢,我最近試圖找出物質跟精神的連結,所以我跟科學做了一個展覽,而這個展覽有很大的延伸,包括量子力學,其實好多事情可以做出來,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從對歷史的考究、東方哲學到量子力學,讓人不禁好奇其中的轉折,「我在倫敦拍戲時面對了好多西方藝術家,聊天之中感受到他們對於他們範圍以外事務的排斥,尤其是東方的文化,東方文化對他們來說有點不真實,我們認為很厲害的玄學、虛空之類的對他們來說是個笑話,因為他們強調真實性,我後來發覺他們很根深蒂固、讓他們排外的因素就是科學,你只有站在科學的高峰與他們對談,他們才會聽得進去你的話。」葉錦添說道。

 

2021 Love Infinity 無盡的愛,葉錦添執導藝術電影
2021 Love Infinity 無盡的愛,葉錦添執導藝術電影

查看更多葉錦添的Instagram

既然談到了量子力學與時間,我無法不提及葉錦添的攝影作品,那些封存靈動瞬間的照片相當神秘,彷彿下一秒就要動起來,葉錦添對此表示:「攝影本身是時間的缺口,他永遠只有一個點,視覺的方向是一個點、景深與所有細節的交界也是一個點,後來我拍了很多照片之後我看到時間的重疊,比如很多東西出現在同個畫面,但時間的維度是不一樣的,有些東西易逝,有些東西永恆。」葉錦添後來發展出精神DNA的說法:「所有東西都有無形的流動,藉由產生聚合變成物質本身,物質本身也和其他精神面對接,進而產生形的變化。」

在這種說法之下,自然的空間中維度更加複雜,「在我的照片裡面其實拍出的照片不一定是我們看到的事件,它提供了另一個維度的世界,也就是時間的深度,其實不一定是在拍那個時間點,而是拍出時間的深度,講到東西的原形,原形永遠都在變化之中的,當那樣的原形存在照片中就會引發你的意識跟隨它流動。」

查看更多葉錦添的Instagram

除了葉錦添不瘋魔不成活的美學世界,他的精神層面更是豐富絢麗,從電影到劇場、布履到頭冠,從東方美學到西方科學,虛實之間以踏實的步履感性思辨,踏出自己的美學境界和高度。

力晶2021藝文饗宴
新象&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
New Aspect Presents - MEDEA by Contemporary Legend Theatre

2021 世界巡迴.臺灣啟航
01.08-10 臺北國立國父紀念館
01.23-24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02.27-28 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

Tags

Arts & Culture People 葉錦添 Art 藝術 表演 表演藝術 樓蘭女 米蒂亞 吳興國 魏海敏 當代傳奇劇場 演員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