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Arts Culture看蔣友梅如何以色述心,用藝術創作實踐對生命的探索

看蔣友梅如何以色述心,用藝術創作實踐對生命的探索

PHOTOGRAPHY / KAIR CHEN
By Lulu Tsai
By Lulu Tsai
March 29, 2018
將自己多年來對藏傳佛教與古印度瑜伽術的感悟,投注在畫作當中,蔣友梅為我們開啟了她的心色之扉,與我們分享她創作過程的意念與內心。

在一個不冷不熱的午後,我們邁著不緊不慢的腳步來到了此次蔣友梅在台舉辦個展的耿畫廊,此時我還尚且不知道,這個午後迎接我的,是一場久違感官與心靈洗禮的訪談。尚未仔細欣賞蔣友梅此次以「共振」為題的系列作品,耳邊就先傳來溫和綿長的缽聲,而缽聲再慢慢轉化至嗡的聲音,「嗡」正是藏傳佛教中宇宙之意。循著聲音往內走去,是一個以簾幕區隔開來的彩色光影空間,這個名為「靜止之間」的裝置不僅與此次蔣友梅的展覽主題密不可分,更是她長年以來對於生命的探索與實踐。

「這個裝置最好是靜止的狀態下直接感應,不要有任何的想法,用身體的感知去打開其他門。在一些古文化中,都有用光來調整頻率,並用調整頻率來療癒身心,我的想法是從這來的。」蔣友梅如是說道。信步遊走於寬敞的展廳中,腳下踏著七彩光影,眼前白色牆面上,掛著一幅幅以單色系色彩創作的畫作,蔣友梅以直觀的方式,將自己做瑜伽時所感受到並融入其中的脈輪顏色傳達給觀賞者,而這也是此次「心色之扉(Doors of Perception)」展覽的創作核心。

 WEB 180206TT蔣友梅-0227.jpg

PHOTOGRAPHY / KAIR CHEN

 

“創作對我來說是呼應內心的需求,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種身心的延伸。”

 

創作迄今已近30年的蔣友梅,從小受到東西方文化的薰陶,她不斷將自己內心所感知到的,透過詩詞、透過繪畫傳達出來。從十歲便已開始寫詩詞的她,舉凡詩集、繪畫與裝置藝術等,都有所涉略,不僅師承多位繪畫大師,她更回憶起小時候接觸到梵谷的畫作,也對自己也有著極大的影響,因為他的作品完全是自我的延伸,而不是特意要表現什麼。這樣的創作心念也反映在她此次「共振」系列作品當中,走近細細觀看,每一幅畫作都有著獨一無二的紋理與深淺不一的色調,長年修習佛法的她以《心經》為基礎,用沙與黏劑在畫布上一遍又一遍默念並書寫下經文,然後再一邊摧毀,「這也許是色與空互動交替的一個過程。上顏色的時候是一種修心的過程,每一幅畫都是《心經》的殘跡。」而《心經》的根本「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是蔣友梅對於生命的觀點,她認為所有人事物都是不斷地在變化,是無常的。

蔣友梅坦言自己一向都會被不同材質所吸引,像是她也會運用頭髮、香灰與紗布等不同媒材來創作,而這些創作物質終將消逝。「我覺得材質它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意識。而材質是會被破壞的東西,我一向對質會慢慢瓦解摧毀的過程有興趣,從有到無的過程其實也很微妙,什麼是有什麼是無,這都是個人觀感。」

 

“我覺得作品是藝術家與觀眾之間的一個連線,我也希望是一個能量的連線。”

 WEB180206TT蔣友梅-0302(網路用圖).jpg

PHOTOGRAPHY / KAIR CHEN

對蔣友梅而言,創作過程是有點儀式性的,不論是默念心經、冥想,還是修煉時燒香,都讓隱形的力量進入作品當中,「這樣的能量經過儀式,經過我個人與材質能量的關係,又變成另一種對話,也就是我意(Intention)的能量。」也因為如此,蔣友梅一般在創作的時候都是一個人獨處的,而她所重視的是整個過程,是這個過程中所感知到的一切。像是此次所創作的「共振」系列,她與自己所修習的瑜伽脈輪色彩產生共振,因而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當中,這個空間或許是自己內心一個又浩瀚又私密的空間。

「我自己最大的希望,是觀賞者不再是觀賞者,而是變成參與者。」就像是此次展廳中投射在地上的各色光影,當觀賞者走近觀賞作品的同時,也等於走進了畫作當中,成為畫的一部分。

 既寫詩也做視覺藝術的蔣友梅,現正籌備自己的第三本詩集,對她而言,兩者之間是交織的,靈感亦是相互影響的。不論是寫詩或是做視覺藝術,「意象」與「意境」都是相通的,而最重要的媒材都是「心」,所有的一切皆由心而生。

Tags

Arts & Culture蔣友梅心色之扉耿畫廊Doors of Perception心經瑜伽共振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