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仙境:不丹

Travel

June 18, 2017 | BY Nick Walton

一直以來,不丹獨特的吸引力讓那些在世界盡頭尋找香格里拉的冒險旅人趨之若鶩,不過不丹的迷人之處不僅止於此。且看Nick Walton親自踏上這個隱身山林的小國,為你介紹令人意想不到的奢華體驗。

不丹.jpg
建於1692年的虎穴寺位在險峻峭壁上,遠眺可見帕羅山谷,過去曾是蓮花大師的禪修之地,也是不丹佛教的起源地。(攝影/

Nick Walton)

山谷下的溪流宛如有人拔起塞子,涓涓地流過,靜謐的蜂蜜色稻田隨著天色由灰白轉為靛藍,連綿的山崖擁簇著帕羅(Paro),抬頭一望,穹頂上的繁星緩緩落下。不丹,又名雷龍之國(據說其由來源自橫掃村莊的強烈雷暴),是許多旅人此生非去不可的地方,理由顯而易見。這個多山的國家彷彿存在於另一個時空,國家規定人民必須穿著傳統服飾、國內的道路藏身在地圖上的皺摺處、國家不僅維持還推崇君主制,而且直到今日,國內還有許多與世隔絕的獨立村莊。

對追求奢華享受的旅人來說,絕對不會想到不丹,因為這裡太過偏遠,連要降落不丹唯一的帕羅機場都非常危險,畢竟這裡被評選為全世界降落難度最高的機場之一,只有12位經過認證的機師才有能力起降;此外,不丹時常被人誤會的每人每日最低旅遊消費金額250美元,也讓不丹被視為只有探險家以及有父母的金援、想利用空檔增廣見聞的背包客才會去的香格里拉。不丹於1974年開放旅遊,當年只有287名遊客造訪,不過當許多知名人士紛紛在此舉行婚禮後,包括2008年結婚的梁朝偉與劉嘉玲,以及在2011年結為連理的改革派國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與妻子Jetsun Prema,前往不丹體驗旅遊的人數便大幅增加,同時讓這個擁有美麗山景的國家獲得更高的旅遊收益。

不丹對當地的旅遊設有許多規定,例如每日最低旅遊消費金額,但這筆錢卻包括住宿費、交通費、餐費、稅賦以及指定導遊費用,其目的是為了提高旅遊價值並降低環境影響,儘管如此,去年仍有將近55,000位遊客造訪不丹,多數都是為了遊歷喜馬拉雅山,並享受悠閒的氛圍。

Como Hotels and Resorts率先開發不丹的奢華市場,於2008年在此開設第一間備有29間套房的Como Uma Paro高級旅館;座落於高聳松林中的旅館,一部份維持高山元素,另一部份則為別緻的鄉村風格,距離機場僅有幾分鐘的距離,因此若想前往蒼鬱的帕羅宗(Paro Valley)參訪古寺與堡壘都很方便。房內備有鋪上細緻亞麻床單的特大雙人床,地上是光滑的木板地,牆上的壁畫給人滿滿的朝氣,望向窗外則能欣賞絕美的溪谷美景。如果想體會純正的不丹式按摩,推薦你至館內的Como Shambhala Retreat,另設有室內泳池可供使用。若想品味特色美食,不妨前往華美的Bukhari餐廳,在以木頭為裝潢概念的環境下,享用手工磨製的蕎麥麵、饃饃以及Como的招牌果汁。

不丹-1.jpg
直升機觀光冒險團提供旅客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前進不丹境內最偏遠的角落。(攝影/Nick Walton)

Como Uma Paro旅館同時也是Como集團首創七天六夜直升機觀光冒險團(Scenic Heli-Adventure)的首站,Como集團透過與不丹皇家直升機隊(Royal Bhutan Helicopter Service)的特殊合作,結合不丹的空中救援機隊,提供頂級客層的旅客,以前所未見的方式深入不丹最偏遠的角落。這趟壯遊融合直升機飛行與風景遊覽,旅途中有導遊陪同解說,並全程下榻Como集團設於帕羅與普納卡(Punakha)的高級旅館,精心設計的行程讓這處全世界最孤立也最迷人的地方,變得更加刺激有趣。

廷布(Thimphu)是不丹的首都,佔地雖小但卻率先提出「國民幸福總值」的概念,後來更被聯合國採納作為計算不丹74,000人口幸福指數的方式,因此我選擇這裡作為旅途的起點。當我漫步在這座謐靜的城市裡,我發現街上處處都能見到以木頭作為門面的傳統商店,以及令人敬畏的鐘樓,另外還有站在漆得發亮的亭子裡,指揮鎮上寥寥可數的車輛的交通警察,唯一的喧囂來自鎮上的射箭場,這也是不丹最熱門的全民運動。

不丹的射箭比賽非常與眾不同,首先敵對的兩個隊伍會穿上不丹的傳統服飾,聚集在距離射手150公尺遠的箭靶旁,接著以一種稱為「kha shed」的方式,優雅地嚎叫及嘲諷,試圖讓對手分心。當射手終於發矢,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天空,看著弩箭劃破陽光,直直地朝自己逼近,最終射進距離自己僅有幾步之遙的土裡。如果沒射到箭靶,便會聽到更加喧鬧,但意外禮貌的嘲弄,不過如果成功中靶,將會迎來一陣傳統歌舞,以慶祝射手中的,並讚揚射手的箭術。一整日的比賽,場上只看得到滿溢的笑容、頌揚箭術的歌舞、相互贈與弩箭的敵手,以及在當地Ara米酒的催化下產生的友好競爭。

爬上海拔3,100公尺高的都楚拉隘口(Dochula Pass),映入眼簾的是不丹境內的最高峰——岡嘎本孫峰(Gankar Puensum)。見證過歎為觀止的勝景後,我們穿過濃密的森林、行經蔥翠的亞熱帶普納卡山谷、通過數個小農村、經過多片收割不久的梯形稻田,終於在黃昏前抵達美麗的Como Uma Punakha旅館,多虧不丹層層堆疊的山巒,儘管日落得早,我們仍有機會捕捉到一抹斜陽。

設立於2012年的Como Uma Punakha旅館,由出身新加坡、現居峇里島的建築師Cheong Yew Kuan一手設計(他的作品還包括峇里島的Como Shambhala Estate旅館),位置落在蜿蜒的山谷中心,距離帕羅約三個半小時的車程。進到房裡,向外遠眺即可看見從壯麗山峰潺湲而下的莫楚河(Mo Chu River),回頭細看房內的擺飾,除了雅致的玫瑰木家具,還有燃木暖爐以及寬敞的浴缸,非常適合普納卡的嚴寒夜晚。樓下的Como Shambala水療中心鄰近河面,提供傳統的熱石精油療法,讓你的肌肉得以放鬆。我將自己包得暖呼呼地,到旅館的石板露台點杯熱熱的托迪酒,欣賞令人癡迷的滿天星斗,隨後便與其他貴賓一同前往舒適、深受不丹王室喜愛的晚宴廳,參加充滿不丹風情的盛宴,享用在地的有機食材,這一切是如此地迷人。

隔日下午,我們頂著豔陽沿著蜿蜒的山路向南走,前往建於1637年、亦稱為「幸福宮殿」的普納卡宗(Pungtang Dechen Photrang Dzong);這座宗式建築擁有高聳的白色厚石牆,內部則供奉神聖的佛教文物。開朗的僧侶將這裡視為他們的家,熱切地透過智慧型手機與藍芽耳機向我們導覽,讓我們能夠無拘無束地在陽光下,漫步在祥和的庭院裡。

結束充滿古老氛圍的參訪後,我前往河畔,準備搭上象徵未來的空中巴士直升機。Como規畫的直升機觀光冒險共有兩段航程,第一段是從帕羅飛往普納卡,中途停留鮮少人造訪的萊雅山谷(Laya Valley)(原本我還打算回帕羅國際機場的路上,再搭便車前往萊雅山谷),第二段是從普納卡飛回帕羅,途經拉帕塔瑪山谷(Labatama Valley)。

轟隆隆的引擎聲在山谷中迴盪,我們搭上由紐西蘭裔的英國機師Nik Suddards駕駛的直升機飛向普納卡山谷上空,垂頭鳥瞰,即可看到那爛陀寺(Nalanda Monastery)以及吉美多吉旺楚克國家公園(Jigme Dorji Wangchuck National Park)的聖山,這裡除了有古冰川,也是雪豹、雲豹、西藏黑熊以及小貓熊的棲息地。經過40分鐘的飛行,我們終於抵達不丹國內最高的居住地――海拔4,100公尺的萊雅山谷。

萊雅山谷位於不丹最偏遠、最原始的地區,是半遊牧民族萊雅人的家,儘管如此,相較於國內其他族群,他們卻相對富裕,因為他們的作物是中國與西藏傳統中藥裡珍貴的冬蟲夏草。而這裡還有一處稱為「Beyyul」的秘境,周圍被不丹許多高山環繞,其中包括高7,207公尺的同山加布峰(Tongshanjiabu)。對當地人來說,無論是外國遊客或直升機都是非常罕見,而我們在這裡遇見一群好奇的居民,包括一對姊妹,她們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或許我是她們此生頭一次遇見的外國人。

返回帕羅途中,我們繞過多處結冰的高山湖,當我們緩緩下降至山谷,彷彿伸手就可觸及矮峰鋸齒狀的山稜,低頭看,整片山谷好似一片由黃色與綠色拼湊而成的拼布,實在是令人醉心。下降途中,我們看到當地稱為虎穴寺的塔克桑寺(Paro Taktsang),機師貼心地停在空中,好讓我們把握最佳拍攝角度;這座神聖的喇嘛寺座落在險峻懸崖上,許多遊客都會選擇在旅途的最後一日造訪,因為要爬上這座高山,可不是件簡單的事,儘管下山後我感到全身痠痛,但內心卻相當滿足,幸好我還來得及回到Como Uma Paro旅館享受招牌的按摩,結束後再到庭院裡的火盆旁享用美味的香料酒。這趟精彩刺激的旅程來到了尾聲,我的臉上仍是滿滿的笑容,雖然我對國民幸福指數不甚了解,但我知道不丹的一切將會是我未來幾年難以抹滅的幸福回憶。Como集團推出的七天六夜直升機觀光冒險團,一房兩床,單人收費27,280美元,費用包括機場接駁、直升機飛行、觀光交通車、餐食與水療療程。comohotels.com


向右看更多照片:

不丹-2.jpg
裝飾大膽的卡車為不丹塵土飛揚的道路添增豐富的色彩。(攝影/Nick Walton)


向右看更多照片:

不丹-3.jpg普納卡宗位在波楚河(父親河)與莫楚河(母親河)的匯流處,是普納卡的行政中心,中文意指「幸福的宮殿」。(攝影/Nick Walton)


向右看更多照片:

不丹-4.jpg不丹高山地區的生活模式百年來如一日,未曾改變。(左)普納卡宗藏有許多神聖的佛教文物。(右)(攝影/Nick Wal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