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DrinksThe Dalmore 大摩首席釀酒師 Richard Paterson:「我從不感到滿足,總是在尋覓更好的可能性。」

The Dalmore 大摩首席釀酒師 Richard Paterson:「我從不感到滿足,總是在尋覓更好的可能性。」

The Dalmore 大摩首席釀酒師 Richard Paterson:「我從不感到滿足,總是在尋覓更好的可能性。」
By Camille Chang
July 08, 2019
睽違一年多,充滿個人魅力的 The Dalmore 大摩首席釀酒師 Richard Paterson 再度攜新作訪台,暢談自己的近況以及釀酒哲學。(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風度翩翩」一詞用來形容 Richard,其實再適合不過。此次他走遍台灣南北,以他擅長的舞台秀方式,親自將新作「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介紹給本地酒迷。而舞台展演的最大優勢,還是在於能直接看到觀眾們的反應,這也是他此行印象最深刻之處。「我很喜歡來亞洲,主要是因為人們很溫暖有禮,即便有一點靦腆,還是感覺得到他們的熱情和對你的尊重,這是讓我最開心的地方。」

 

去年三月你也曾訪台,可否與我們分享過去一年都發生了哪些事?

首先,大摩在遠東地區的佈局有了不錯的進展。銷售成績相當理想,當然我們也推出了不少廣受好評的酒款,但這次的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特別不同。其所代表的不僅是四季,更是對威士忌熟成工序的掌控,這也是我在此系列的發表活動中,一直在重申的一點。這四支酒款想模擬的是在不同季節於大摩酒窖試飲時,你所該品嘗到的酒體和風格,也是我對不同木桶特色的另一種詮釋方法。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全系列共四款。(圖/大摩)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全系列共四款。(圖/大摩)

「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從發想到完成共花了多少時間?

總共花了五年之久。主要是我時常在品飲時發現,某些風味確實反映出特定的季節特色,因而覺得這是我可以進一步開發的地方。當然,一個新酒款的問世必須從五到十年以前就開始醞釀,所以我總是在找尋創新卻又雋永的可能性,總是在觀察實驗品的發展與變化。也許一開始並非是我所期待的方向,但所有的嘗試過程都很珍貴,有朝一日還是能為大摩新品的誕生做出貢獻。

我從不感到滿足。儘管我在業界已經這麼多年,卻總是在尋覓更好的可能性。在這個瞬息萬變的年代,許多事情需要經過更多的深思熟慮,無論是在創作酒款還是在其呈現方式上都是如此。靈感是讓我不斷堅持下去的動力,如果有朝一日宣告枯竭,那麼就給我個痛快吧!(笑)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春」。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夏」。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秋」。
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冬」。
 

你如何預見採用某一種酒桶最終能呈現你想要的風格?

使用木桶的時候,必須將其所會帶來的影響隨時列入考量;比如 Matusalem Oloroso 雪莉桶便不適合用來培養年輕的威士忌,因為你需要老酒的份量才能與之抗衡,波特桶也是一樣。當然有時候不一定會很成功,通常你得要有耐心,不斷地檢視酒液的狀態,以便適時做出正確的判斷。我會按照每一桶酒各自的表現來標示一到四顆星,而當我確定桶中的瓊漿已經達到最佳狀態時,通常只剩差不多兩年的時間,可以讓行銷團隊介入後續的工作,否則原本我所設定的風格,就會繼續演變至下一個階段。

 

可否透露一下接下來大摩有什麼新計畫?

這一點我得保密,但很快就會有非常有意思的新構想推出。一直以來我們跟雪莉酒廠和波特酒廠都有很密切的合作關係,但是漸漸地我們也會有更多機會融入葡萄酒桶的部分。不過這會比較棘手一些,因為如果我們無法在酒標上註明採用的是哪一間名莊的酒桶,對我們就而言便失去了這麼做的意義。

現今消費者對酒品的要求越來越高,當他們購入一瓶珍釀時,一定會期待酒標上的敘述必須完全符合其內容物,而非只是些行銷話術或隱晦誤導的字眼。因此如果我們要採用葡萄酒桶,名符其實就會非常重要。

Tags

DrinksTastemakersThe DalmoreRichard Paterson大摩鎏金四季台灣限定版大摩威士忌大摩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