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arch
Drinks 細數5間中國葡萄酒莊 一探東方崛起的輝煌

細數5間中國葡萄酒莊 一探東方崛起的輝煌

Flat-lay of red, rose and white wine in glasses and corkscrews over grey concrete background, top view, horizontal composition. Wine bar, winery, wine degustation concept
By Sarah Heller MW
February 08, 2021
過去十年間,隨著中國葡萄酒業的崛起與壯大,是時候認識一下這些正在為中國寫下新歷史、野心勃勃的葡萄酒商。

想要簡明扼要地介紹中國葡萄酒,就像是要人簡單介紹中國一樣,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不過中國葡萄酒業的輝煌,都集中在這短短的十年間。十年前,此地值得一提的葡萄酒商大概兩隻手數得出來(頂多再加上一隻腳),2009年李厚敦寫的《探訪中國葡萄酒莊》一書,僅提及14家製造商,然而隨著時間的遞進,這本書卻越趨不合時宜。

如今,從鬱鬱蔥蔥的高原到烈日高照的沙漠,中國大約有450個酒廠,遍布在12個地區。

不過,這並不能代表中國的葡萄酒產業自此一飛沖天,因為許多釀酒廠的獲益仍有待商榷,事實上,自2015年以來,中國的葡萄酒產量一直在下降,2015年全國達到10億公升的產量高點,到了2019年只剩4.5億公升。雖然葡萄酒產量急遽下降,但質量卻大幅提升。儘管如此,中國葡萄酒還是有許多待商榷的地方,例如是否具備當地特色的葡萄或風味?質量、數量和特色之間孰輕孰重?該主攻國內消費者市場還是爭取國際獎項肯定?

綜觀以上,我最初的目標——列出中國最佳葡萄酒清單,感覺就成了一種狂妄的行為,於是我選擇重點介紹幾家來自中國各地的酒莊,概述中國葡萄酒產業現今的發展方向,講述每一個酒莊的根源、為什麼這些卓越人士或團體決定投入釀酒事業,以及他們將如何實現下一階段的目標。

1/5 敖雲AO YUN(雲南香格里拉)

LVMH集團旗下有一間非比尋常的葡萄酒企業「敖雲」,園區座落在喜馬拉雅山青翠的山麓丘陵上,海拔約2,000多公尺,彷彿漂浮在雲層之上,和「敖雲」這個名字相呼應。LVMH團隊決心在一個大眾不熟悉的地區,創造出世界一流的葡萄酒,以精良品質重新寫下「中國製造」的定義。

中國西南部山區氣候溫和、生長季長、濕度低,適宜有機耕作,但也因地處偏遠、難以抵達,使得物流成為一大挑戰。

自2012年以來一直擔任敖雲酒業技術總監暨釀酒師的Maxence Dulou,運用法國人對葡萄酒的知識、專業和臻至細節的堅持,加上中國當地團隊的膽識與創新,帶領敖雲學習和前進,讓彼此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

Ao Yun 2014

儘管敖雲在2013年即成功釀出首批葡萄酒,但真正擄獲我心的卻是2014年生產的那瓶敖雲,以90%的Cabernet Sauvignon和10%的Cabernet Franc混釀,揉合了青椒、紅椒粉、黑櫻桃與石墨等礦物質的飽滿風味,展現出豐滿的酒體,如一場味蕾盛宴。

Ao Yun 2016

混入少量的Syrah與Petit Verdot,為酒體增添深幽的口感,先以綠橄欖與若隱若現的草本香氣拉開序幕,緊接著迸發出黑櫻桃與草莓的風味,伴隨恰到好處的單寧與清晰可辨的酸度。

敖雲葡萄產區座落在雲南喜馬拉雅山的山麓上。

2/5 怡園酒莊GRACE VINEYARD(山西太谷)

陳進強是業界響叮噹的可敬人物,約20年前,他的女兒、出生香港的陳芳(Judy Chan)從父親陳手中接管怡園酒莊。2018年怡園酒莊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時,產量達到近200萬瓶。

陳芳(Judy Chan)
陳芳(Judy Chan)

1997年,陳進強投資怡園酒莊,既覺察市場先機、也實踐自身理想。當時陳進強認為中國已經進入一個不同的時代,有更多人開始追求優質的生活享受,另一方面,他也想要有所作為,以回報自己的家鄉——一個他讀書、上大學的地方,同時,他也認為能在酒莊退休是個絕佳的想法。怡園酒莊座落在排水良好的高原上,距北京僅六個小時車程,陽光普照、空氣乾燥的太谷前途無量,而今日的太谷,確實已成為當地最重要的葡萄酒產區。

當被問及領導風格時,陳芳表示她奉行一個原則:「常懷感恩的心。」一句話反映出她立志傳遞「生活中快樂、美好事物」的目標。

Grace Vineyard Deep Blue 2017

這款酒的命名是向《藍海策略》一書致敬,這本書是陳芳24歲接班家業時的指南。當人們舉起盛滿深藍的酒杯,首先會感受到黑加侖、黑李與藍莓等深色漿果的澎湃香氣,入口後,果香濃厚,甜美細緻的單寧輕拂舌尖,綻放柔軟果香和橡木桶香味。這款混釀了來自寧夏和山西的Merlot、Cabernet Sauvignon和Cabernet Franc。

Grace Vineyard Interval 2017

作為怡園酒莊產自寧夏的第一款葡萄酒,Interval主要是以Syrah混釀10%的Cabernet Sauvignon而成,雖然酒體濃郁厚實,但初嚐起來的口感相對收斂,在辛香料香氣的帶領下,才逐漸轉化爲櫻桃果香且清爽透亮的尾韻。

Grace Vineyard Tasya’s Reserve Aglianico 2017

這系列以陳芳大女兒Anastasya的名字命名,使用義大利Campania地區最富盛名的Aglianico品種,在山西種出的Aglianico則更為奔放多汁。這款酒帶有皮革氣味,富有櫻桃果乾的甜美與明亮酸香。

3/5 迦南美地KANAAN(寧夏賀蘭山)

人稱「瘋狂方」(Crazy Fang)的迦南美地創辦人王方是王鳳玉的女兒,王鳳玉是寧夏賀蘭山地區的第一批葡萄種植者,也是賀蘭晴雪酒莊的創辦人之一,晴雪酒莊所產的「加貝蘭2009」赫赫有名,它在2011年「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賽」中奪得國際大獎,為中國葡萄酒史劃下重要標記,也為寧夏贏得「中國波爾多」的美譽。在國際上打開知名度後,迦南美地繼續釀造更多出色的波爾多混釀,尤其是Wild Pony和Pretty Pony的混合搭配,但王方心中真正最愛的是Riesling,從她在德國當家庭主婦時即是如此。父親葡萄園外如詩如畫的那片景色,讓王方在2010年毅然決然回到家鄉,這個瘋狂的人生決定讓她獲得了「瘋狂方」的江湖稱號。

「迦南美地」以聖經中時常提到的「奶與蜜之地」為名,品牌名稱充分反映出王方的信仰——萬事萬物,上帝自有祂的安排。在沒有釀酒或葡萄栽種經驗的情況下,王方憑藉著她自稱是「像個歐洲老先生」的豐富品酒經驗,用十年的時間,將迦南美地打造成中國最富盛名的葡萄酒廠之一。

這十年間,王方要的不是產區擴張,也不追求如Marselan受業界追捧的葡萄品種,她的發展重點是「年輕」,尤其是在疫情爆發之後,看到年輕人們開始在家喝起葡萄酒、發揚葡萄酒文化,更讓她備受鼓舞,「葡萄酒應該是用來分享、傳遞歡樂的。」王方說。

Kanaan Pretty Pony Ningxia Helan Mountain Cabernet Merlot 2013 

蒙古語中的賀蘭有奔騰駿馬之意,因此看到寫意的馬頭圖案,大家就認得這是迦南美地出產的佳釀。這款混有10% Merlot的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有迦南美地的招牌色澤,隨著時間的醞釀,原本的茴香花粉和泥土煙燻味會逐漸轉變為紅櫻桃的明亮風味。儘管整體而言酒體精緻,但單寧略顯緊澀且酸度偏高。

Kanaan Wild Pony Ningxia Helan Mountain 2016

結合了Cabernet、Merlot和聽起來神秘兮兮的「蛇龍珠」,Wild Pony這瓶酒反映出賀蘭山變化劇烈的氣候型態,酒感嚐起來帶點原野氣息,伴隨枸杞、藥草、煙燻紅椒粉、單寧和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酸度。此款葡萄酒性格鮮明且耐人尋味。

Kanaan Ningxia Helan Mountain Riesling 2019

這款不帶甜味,比起德國風情,更讓人想到奧地利,通透的白胡椒辛和酸橙花香競相自濃烈的鳳梨氣息中迸出,多一分太過圓潤、減一分又太過單薄的酸爽很是精準,幾乎沒有13.5%酒精濃度的酒款能做到這樣。

Kanaan Ningxia Helan Mountain Riesling 2019
Kanaan Ningxia Helan Mountain Riesling 2019

4/5 蒲昌酒莊PUCHANG(新疆吐露番)

和中國幾個酒莊聊過之後,很快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每個人都野心勃勃,也都自有一番揚名天下的作法。蒲昌酒莊董事汪妍妮(Clara Wang)表示,當她的父親,香港商人張建強(KK Cheung)在2008年決定收購葡萄園、並更名為蒲昌酒莊時,目的只有一個——改變世界對中國葡萄酒的看法。

對張建強而言,葡萄酒的「健康」和它的口感同等重要。新疆的西部地區擁有幾千年的葡萄酒歷史,乾燥炎熱的氣候,讓它成為種植乾淨、有機農作的理想之地。2013年,在此地種下第一批葡萄樹的近40年後,蒲昌開始生產Ecocert有機葡萄酒。另外,使用1954年在新疆改良的北醇(BeiChun)葡萄,混合絲路所帶進來的喬治亞白羽(Rkatsiteli)和晚红蜜(Saperavi),更是樹立他們地位的一大支柱。

直到2016年汪妍妮從義大利回到香港、加入蒲昌後,這款酒才公諸於世。汪妍妮和蒲昌義大利首席釀酒師Loris Tartaglia都愛好自然的生活方式並勇於嘗試新事物,兩人正積極投入「自然酒」的研發(他們目前正在測試一款Rkatsiteli橙酒)。蒲昌的酒充滿異國情調,但從不標新立異;品質略為質樸(此為稱讚之意),但絕對真誠、純粹,恰是葡萄酒愛好者在探索一個新產區時,會希望發現的特質。

汪妍妮(Clara Wang)
汪妍妮(Clara Wang)

Puchang Vineyard Rkatseteli 2017

用古老的喬治亞白葡萄品種白羽(Rkatsiteli)釀造,白羽通常用於釀造橙酒,而用於釀造白葡萄酒,通常風味較淡雅,融合了甜瓜、蜂蜜、木質調和龍涎香的氣息,入口質地油潤鮮活卻不過酸。

Puchang Vineyard Saperavi 2016

備受喜愛的喬治亞紅葡萄品種晚红蜜(Saperavi),色澤深黑、與希哈(Syrah)神似,乍看猶如錦簇的盛開花團,散發誘人的麝香紫色葡萄香氣,伴隨著茴香、皮革味和些微辛辣,同時又擁有著柔軟的酒體質地且酸度適宜。

Puchang Vineyard Beichun 2016

以吉林野生山葡萄與新疆麝香葡萄嫁接培育而成,紅葡萄品種北醇(Beichun)讓我迫不及待想一探究竟,光想像打開這種酒精濃度中等的葡萄酒(想想pinot noir或grenache),在14.5%的酒精濃度下,感受那洋溢酸爽、綢緞般滑順的汁液,摻雜著紅醋栗果實和輕柔花香,簡直是意想不到的樂趣。

5/5 小圃釀造XIAO PU(寧夏)

故事是這樣的:2017年,31歲的亞馬遜前中國葡萄酒與烈酒採購經理戴鴻靖(Ian Dai),集結了女友、另一對伴侶和朋友的一小筆投資,創立品牌「小圃釀造」,彷彿當年加州一群釀酒師聚集在車庫釀酒(Garagistes)的翻版。戴鴻靖表示,因為缺乏投資實體酒廠的資金,所以採取每年到不同工廠釀造葡萄酒的「巡迴」模式,他甚至還到雲南的香格里拉試釀了一批葡萄酒。

會有這個創業的動機,是因為當時國內缺乏足夠吸引戴鴻靖的葡萄酒,不僅品質一般,大多的中國波爾多葡萄酒也都沒能打動他。「我想釀些自己會想喝的酒。」他說道。戴鴻靖熱愛低萃取、自然酒、橙酒、Pét-Nat(Pétillant Natural,一種古老的氣泡酒釀造法,在第一次發酵後讓殘餘酵母繼續在瓶中發酵)和其他葡萄酒相關的新鮮事物。自然酒吸引的主要是和戴鴻靖同年紀或更年輕的族群,不過,近來在中國各地越來越受歡迎。

戴鴻靖的計畫是建立起自己的品牌、成立釀酒廠,最後再買下自己的葡萄園。「我想做出全中國最好的葡萄酒,最棒的風土、最高的等級、最貴的價錢。」戴鴻靖志氣高揚地說。

Xiao Pu Naked 2019

這款12.5%的紅酒,一入口隨即散發出帶有朝露、碳酸的紅色莓果風味,持續在舌尖上迴盪,彷彿置身於玫瑰叢中,享用著覆盆莓果實。酒體酸度適中,幾乎感受不到單寧的澀感,尾韻絲滑柔順。

Xiao Pu Light Orange 2020

這款淡橙酒融合了Chardonnay、Riesling和Petit Manseng,起初散發淡淡的杏桃、木梨果凍和柔軟的棉質花香,入口後變得更加濃郁,酸度適中,帶點味噌香氣和輕淺的礦物感。

Tags

Drinks 葡萄酒 中國

clear
keyboard_arrow_up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