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崎山莊

大山崎山莊

奈良唐招提寺

奈良唐招提寺

奈良藥師寺

奈良藥師寺

東京上野公園

東京上野公園

東京上野公園

東京上野公園

嵐山天龍寺

嵐山天龍寺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錦瑟》唐‧李商隱。

第一次聽到日本人稱杜鵑為「躑躅」,真是讚嘆,這些古詩古字隨著奇花異卉、鳥獸蟲魚漂洋過海,反而在他鄉異國開枝散葉。杜鵑原是鳥名,又名子規、杜宇,叫聲淒厲,傳說周朝末年的蜀帝杜宇(號望帝),禪位歸隱之後仍掛心社稷,化為杜鵑成天啼叫,叫到花上泣血,此花就被稱為杜鵑。另有一說是望帝失去愛人,傷心過度,只好將一片春心寄託在杜鵑鳥的身上,李商隱的詩說的就這個故事。

杜鵑有很多名字,每一個都很美,滿山紅、映山紅、野山紅、照山紅、應春花、山石榴,從3月到5月,春天跨到夏天,都是它的花季。最後一個別名「羊躑躅」,日本人應該就是延用這個古醫藥名。根據早於唐代的《神農本草經》〈約寫於西元220-265年〉記載:「躑躅味溫辛,主賊風在皮膚中淫淫痛...」。南北朝陶弘景撰《本草經集注》,說明「羊躑躅,羊食其葉,躑躅而死」,故將杜鵑命名為羊躑躅。

但躑躅在日本《萬葉集》裡又被拿來象徵天真無邪、情竇未開的少女,兩種意象南轅北轍,倒是和躑躅可主可副、可強可弱,千變萬化的特性頗為符合。奈良藥師寺的平戶躑躅在春雨中盛開,被精心修剪成紫白相間的花球,碩大壯觀不見綠葉,背景是滲著歲月滄桑的黑瓦白牆,如宣紙上一抹花痕。唐招提寺規模龐大,雨中落下的躑躅愈發清麗淒迷,薄薄的花瓣雨中帶淚,我見猶憐,配置在櫻花或柏樹下,高低有致、濃淡皆宜。躑躅就是這樣隨著季節輪番上陣,有時當主角有時當配角,絲毫不衝突。

在大山崎山莊和洋融合的莫內蓮花池旁,一抹紫色躑躅躲在小葉楓下面,彷彿臨水顧盼的美人。嵐山天龍寺曹源池畔另一抹鮮紅的躑躅,在一片純白枯山水中宛若女王降臨。而東京上野公園七彩繽紛的躑躅,滿足了所有遊客的願望,尤其是錯過櫻花盛開的惆悵。

多麼暢快隨意的人生!我在設計珠寶時也喜歡打破貴重主石的界限,珠寶的種類這麼多、這麼美,誰都有資格當主角。如果這場戲當配角也無妨,努力演好就是。戀愛失敗了,重新來過就好,你會更加明白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珍惜下一段相遇。

春風拂面百花盛開,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舞台,把握每一刻盡情綻放,莫躑躅。

Tags: 曾郁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