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0572665-2979222569_l.jpg
《寂寞拍賣師》劇照。(圖片提供/威望經典)

這幾乎與許多創業者先把自己的夢想說宏偉了然後就可以找到金有著異曲同工模式。這完全是合適於這些年來的時代改變,人與人溝通越來越簡短符號化,把數據說明當作一切,以數據為真理的時代裡夜場開始有效了,如同古文明里,如同古文明里以神話當信仰來統治人心一樣。不知為什麼,夜場對我來說總覺得只是換了一個更宏偉的圖錄而已,藝術品依然是藝術品,商品還是商品,商品還是商品,需要與否不是別人說得算。不過我也樂於其中,因為把作品做了些宏大地描述之後,在預展或閱讀資料裡就有更多觀看檢驗的空間,當拍賣展場氣氛更接近於大型美術館時。因為要讓收藏者親臨其境時,可以聯想將收到的藝術品與美術館對等的價值。收藏家總希望自己的收藏如同美術館,這是最直得推廣和腩以抗拒的迷思。我某個朋友就一心想把自己的家裝修得像西方高檔極簡的美術館一樣,於是一再地重改裝潢換設計師建築夢中的皇宮,所有的美術館都有瑕疵,只是你神化了他,而我們總為心中虛擬的夢想而付出代價。每回到拍賣夜場展場時,我總覺得像進入一個虛擬美術館的高檔商場般。

反倒穿梭拍賣展覽場時,冷落在角落的日場拍品,常常會意外地給我很多樂趣。當銷售方把最大火力都放在夜場。看多了名過其實、圖文並茂的銷售厚裝書混淆視聽時,日場那些無包裝而樸素的藝術品,好與壞清晰德一目瞭然。這些年來我總會在日場找一些眼前被人們忽略冷落的藝術家與作品,這就如同之前與大家分享的,如果自己願意多花點心思去閱讀、去找資料、去找資料、去思考,並且不要跟著媒體與耳語潮流趨勢為舞,在藝術的大海裡隨遇而安,更是處處驚喜。你總會意外地感動於別人還沒被感動的事物。那些當時別人忽略卻被你視為至寶的作品,也將在某日如同一顆明星般回報給你,這是我真實的經驗。

 

這些年來很多人常常聽人交流,藝術眼光該如何培養。我總想起我自己特別喜歡的收藏品中,絕大部分來自於日場,而且是在完全沒有競爭對手下成交。這樣的故事很多,我並不是炫耀自己眼光,我知道自己是個普通人。在藝術收藏裡如何安身立命,也是一種認識自己的方法。我覺得以我的財力、以我的理解,日場那個小池子裡反而有著更大的自由世界。而收藏沒有日場夜場之分,當拍賣結束時,日場與夜場的標籤也就撕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