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_4349717.jpg
《寂寞拍賣師》劇照。(圖片提供/威望經典)

收藏有的時候是緣分,就像在旅行中忽然遇到能打動你的人,或者與一位聊得特別投緣的陌生人,溝通當中深深被對方給吸引。遇到能打動你的藝術品類似豔遇,只是藝術品大都盛裝準備好了,讓我一投緣就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悸動,然而你該付出的代價經常標明價碼在那裡,需要你去穿越,也許是膽量、冒險也許是是理性謀略。在收藏的路上,總是一再一再被無止境的誘惑給搗亂腳步、影響了生活,這樣的經驗無數次了,但每次仍為藝術所動。不曉得是因為性別原因,還是個性造成,總是無法拒絕能打動我的藝術品,讓我必須不段的思考與內心打戰。當然,最後還是必須要靠自己去面對,與自己溝通、甚至給自己明確的界線。我給自己的明確界線就是,不能超過自己生活現金一定比率的標準,直白地說就是不能借錢買藝術品。當然這未必是對的,因為每個人的收藏與自己生活的關係是不一樣的,有些人當作小菜、是生活裡可有可無的點綴,也有人把它當作自己人生最大的標記,甚至是事業中最重要的門面去經營。

而我居其中,我希望它是生活裡重要的部分,但是千萬不可影響到全部的生活。

在這個標準下,十多年來面對各大藝術博覽會或者拍賣會,我總是小心流連、多閱讀,卻不敢草率輕易地承諾,我之所以用草率形容的意思就是初識就當場下決定。當場下決定買一件藝術品其實也是不利他人的,我不想虐待對方,因為從事藝術銷售的人十分辛苦、艱辛,要與不要在最短的時間給予答案不是一個尊重,如果到時放棄交易都是雙方的傷害,這對於藝術銷售人員都是一種酷刑,將心比心,寧可提前誠實地告訴對方,我的經濟能力。

因此,這一路下來我慢慢養成,每逢遇到藝術洪潮來襲時,讓自己可進可退的方法,例如,這十多年來拍賣會盛行的夜場,對我來說幾乎是免疫的。這麼說來其實可能讓拍賣公司不舒服,但是從商業角度來看,夜場模式絕對是一個提高價值、包裝行銷的好方法,無論對買方或賣方都是一種再升級的包裝交易行為。然而,這些年來,因為夜場奏效而貪婪的拍賣公司投資人,食髓知味每年必然給於營運方提高業績的壓力,因此,所有拍賣公司的銷售模式幾乎都走向以夜場馬首是瞻,如何宏偉包裝、如何把夜場的量增大,以最快達到獲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