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LuIMG_0773.jpg -陸希傑

米蘭展前,Poltrona Frau已決定正式生產陸希傑的《明心見性》作品;而當《明心見性》首次在米蘭展出現,引起了廣大迴響。回在台北現場,直擊到這件國際性作品,甚至親自坐上這把扶手椅,在皮革包覆金屬的結構下,卻是無比的舒適柔軟席捲而來。陸希傑侃侃而談,暢述了與國際大廠的合作過程,從溝通過程中差點起爭執,到深自體悟所謂的品牌價值觀的重要性,望眼國際,陸希傑對自身與產業也有著更多的鞭策與期許。

1- LU6.jpg -

陸希傑自行研發創製的
Play Ground系列家具。

設計「明心見性」時,想傳達出什麼訊息? 
當初收到競圖比賽題目時,雖說要以「扶手椅」作為 設計本體的藍圖,但是我認為,既然品牌被喻為「家具界 的愛馬仕」,便要好好地運用品牌最被讚譽的上好皮革。 於是所有與人體直接碰觸處,都與框架脫離,轉為一整張 連續的皮革手工藝品,再細緻地嫁接到東方的框架上。而 張力下的軟性材質,給予全新舒適的身體感官,既可以承 受人體重量,並且透過傳統重力全新重組,改由上方懸 吊,呈現出一種彷彿脫離地面的漂浮感。

 此設計榮獲冠軍,可否簡單分享一下感想? 
其實這次的比賽過程,我看到「堅持品牌精神」的重 要性。既然是一個擁有百年工藝歷史的品牌,一定非常有 深度與很多想要捍衛的理念。透過參觀他們的品牌博物 館,學到了很多與皮革相關的知識以及他們品牌文化的脈 絡。而東方人其實對於品牌價值觀的學習仍須提升,我們 總希望買到的產品物超所值、童叟無欺,但是品牌之所以 是品牌,就是因為背後隱含許多意涵,也就是附加價值。 這個部分是我們往往忽略的重點。很多人也說能夠到米蘭 參展是「台灣之光」,在我看來,若是對自己設計圈更有 信心,應能更坦然宏觀地面對得獎這件事。 建築師陸希傑的作品《明心見性》扶手椅,於去年榮獲Poltrona Frau Award 2015 國際設計大賽首獎,更成為今年米蘭家具展的一個焦點,在進軍國際的榮耀背後,他分享了創 作的心路歷程與對國際觀的詮釋。 

為何選擇明代的家具作為發想? 
我在米蘭展,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不約而同 有些展品都有著「東西融合」的氣質。這是一個設計國際 化的現象,既是必然的趨勢,也是不可抵擋的力量。我選 擇用明代椅作為設計靈感來源,是因為這是大家都熟悉的 「中國椅」具象姿態,簡練純粹,同時也與現代西方幾何 相互迴響。我想最好的創意其實都應該要跳脫「原創性」 的窠臼,跨越舊的設計而產生。設計本是一種溝通,作品 本身就應該兼具設計者本身對自己文化、風格與自我性格 的自明性。也應該對設計史與使用者有所交代。《明心見 性》本來其實是一對,一個高、一個矮,猶如「日、月」 兩字拼成的「明」,但是也許這個矮的比較符合扶手椅的 意象吧,最後只生產了矮的這一張。

是否計畫持續發展一系列 設計作品? 
《明心見性》很有趣地,其實反映出我設計空間以及 其他家具或物件時的一貫風格。我想,當設計做久了,會 內化成為一種自發性的習慣,像過去我們自行研發的Play Ground 系列家具,也有著《明心見性》的影子。

對於後進有何建議?
「關心別人、關心自己」其實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 我們能夠認知自己以及傾聽別人的時候,往往就是設計可 以達到平衡的時候。我們也要有所堅持並且透過時間遞 嬗,來追求並印證我們的堅持。即使在沒有太多資源可以 讓我們進行實驗性的study,但是也不能看輕自己。我認 為不妨師法日本設計師們,他們總能為每個設計找到與自 己文化的連結,五感體悟既徹底也很豐富;一個好的設計 師,一定要對周遭都有「感受」,不能只沉浸在比稿及進 度之中,這是我的想法。

 

Tags: Poltrona Frau, 陸希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