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N TATLER NO102 Cover.jpg
封面人物蔡佳葳不曾停滯、愈加精進的藝術實踐證明她跨過了時間的試煉。

蔡佳葳在耿畫廊TKG+ Projects的最新個展「宇宙的可能性」展場,幽暗的空間裡,一幅幅正方形黑底畫面上呈現正圓的淺褐色圖像,上面顯現各異的細緻紋理。實際上,這些乍看猶如星球攝影的畫面,是來自蔡佳葳將從越南中部沿海撿拾的貝殼、以微距攝影的手法拍攝而得的。這批貝殼源自商業漁船大量傾倒的廢棄物,而透過精簡的影像語言引動深沉的省思,蔡佳葳的新作具有同樣懾人的力量。

展場空間及作品形式的簡潔和高完成度、延續向來對逐漸消萎的物質的興趣,這場展覽仍帶有蔡佳葳創作的鮮明印記。然而,她過往作品中大量出現的手寫《心經》經文,在這次個展中卻化為每幅貝殼影像上簡單的手寫字眼。「這次展覽的作品主要是攝影系列,著重於圖像中捕捉到的許多小細節。所以我在相片上只有用很小的字書寫作品的英文名稱,例如頓悟(Spontaneous Realizations)、深刻簡單(Profound Simplicity)、利他之心(Altruistic Motivations)等,是這些圖樣讓我想到的文字。」蔡佳葳表示。這場展覽也讓人再度看到蔡佳葳純熟地運用攝影和錄像等媒材的能力,而她如何實踐跨媒材的創作呢?「我創作時的思考模式比較接近觀念藝術的形式,所以使用媒材時主要的考量是用什麼方式來呈現作品想要探討的主題是最適合的,而不是如何把媒材變得更精緻。有時侯我也會同時並用不同的媒材,比如豆腐咒的作品是同時由照片、錄像、裝置和表演性的書寫來呈現。」她表示。

除了慎選媒材和表現形式,蔡佳葳也重視作品的製作過程,例如今年為雪梨雙年展製作大型香鐘裝置時,她和20多位喇嘛一起在一家台南香廠所做的香鐘上書寫。她描述:「書寫的工作量龐大,內心變得比較雜亂,一位喇嘛提醒我,如果我只是把這個作品當成一個文化性的展覽,那花了這麼多的心思和力氣,只會侷限在展覽的成敗。但我如果能在創作過程中,想願每位看到這個作品的眾生能透過眼睛的意識看到這些文字、獲得一些解脫,作品的意義就會更大。」作品充滿靈性深度的蔡佳葳,每次的創作實踐也自成一番冥想和反思的行動。

蔡佳葳持續參與重要的國際藝術展,被問到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參展經驗,她提到2013年的沙迦雙年展:「展覽是由東京都現代美術館首席策展人長谷川祐子策畫,展出許多中東、北非和亞洲的藝術家。展場分佈在沙迦這個古老城市的各個角落。泰國知名電影導演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舖滿波斯地毯和枕頭的四合院中播放一系列露天電影,包括50年代的黑白電影到近期菲律賓的地下電影。」而令她難忘的還包括:「一位黎巴嫩的聲音藝術家召集了十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地下音樂鼓手,一個個在沙迦不同的街道上即興演出。」從影像到音樂,蔡佳葳關注的藝術領域其實相當多元。我們訪談當天,看到她在空檔津津有味地觀賞寶萊塢電影,才知道她對這種電影情有獨鍾。做個也許跳躍式的聯想,她的香鐘咒裝置展現場的壯麗感、旋繞的香和光影,豈不也像寶萊塢歌舞片中無盡旋轉的華麗舞者?

也許由於身世顯赫、以及輝煌的國際藝術經歷,使人往往把焦點放在蔡佳葳的個人身上,忽略了她其實經常從事集體性的創作活動,最明顯的例子是她持續發行《Lovely Daze》藝術期刊,這些刊物除了以一個個重量級國際藝術家的名字令人印象深刻,更特別的是都請藝術家從自己的角度談自己的作品,絲毫不透過他人的藝評。「我有很多機會和其他的藝術家交談,發現許多時候看到的藝評和藝術家本身想要表達的作品概念落差很大。所以我只是單純地想做一本刊物,以藝術家自己寫的文字來呈現他們的作品。」她單純地表示,而這套刊物已經在巴黎龐畢度中心、紐約MOMA藝術館等一流藝術機構展出,再次證明了她高遠的藝術視野。(攝影╱Ocean Chen; 化妝╱Hanya Han; 髮型╱Feeling Yang) 



蔡佳葳拍封面花絮片段。

創作靈感的來源?

我從電影和閱讀汲取一部分的創作靈感。我特別喜歡看法國、日本和印度在1950和1960年代的實驗電影,很喜歡看很多導演早期還在玩弄一些基本的動畫技術。比如說法國導演Jean Cocteau和Agnès Varda的電影都給了我很多靈感。閱讀方面,我平時比較喜歡看詩文,我覺得詩文的表達方式比較接近視覺或觀念藝術,小說比較接近電影。此外,在大自然旅行也給我很多靈感。我雖然一直居住在城市,其實也嚮往在鄉下有自己的小房子、小工作室和小農地的生活。

妳的藝術實踐持續在世界各地發生,請談談這樣Global trotter的生活方式。

我覺得到處跑的生活方式有好有壞。好處當然是可以接觸到許多不同的人事物,壞處是許多時候都不大能更深入去體驗。這種生活方式在我20幾歲的時候是很充足的。但我現在已經36歲了,反而嚮往定居在一個地方,然後可以更深入一種穩定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發行《Lovely Daze》的動機?

我一向比較著重於內省的創作,發行這樣一本聯結國際藝術家的刊物,讓我能多和不同領域的人交流。我也希望,未來我的工作室可以成為一個和藝術界、或各種領域的朋友交流和辦活動的空間。我想,有一個這樣半開放性的空間,也會讓我的刊物和創作更豐富和多元。

踏入藝壇十年,回顧之下,覺得相較於早先的創作歷程,近兩年對創作有何新的思考或醞釀的方向?

 從十年前開始參加展覽後,我的生活一直居無定所,隨著展覽邀約到展出城市住上幾週、甚至一、兩個月。所以我早期創作的況態是很即興的隨地創作。我一直以來也都沒有工作室,直到今年為雪梨雙年展創作大型香鐘裝置作品,是我做過工程最浩大的作品。於是我發現是時候需要一個固定空間,讓我更投入創作的思考和製作。所以我認為今年在台北設立的工作室,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的轉折點。

今年踏入婚姻的新人生階段,妳的先生也是創作夥伴,請談談妳的心境。

我先生有他自己的事業,我們共同創作時只是他空出時間來支持我,但大部分的時間我們的工作是分開的。當然,人生伴侶也可以討論工作上的點滴,讓我覺得很幸運,我也在他的工作和人生經驗上學了很多。

 向右看更多照片:

2- 2.jpg -

向右看更多照片:
1- 1.jpg -

向右看更多照片:
0- h.jpg -

 

 

Tags: 關穎, 蔡佳葳, 耿畫廊, 宇宙的可能性, TKG+ Projects, 蔡萬春, 國泰, 蔡伯府, Generation T, 蔡伯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