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BT4058a.jpg
彭蒙惠。(圖片提供/空中英語教室)

這天一早10點,外頭陰雨濛濛,位於大直的空中英語教室,有著教育機構才有的校園人文氣息。漫步走向辦公室,此起彼落的交談聲逐漸清晰,一踏進入口,彭蒙惠正與兩位外籍老師熱烈討論課程內容,現年88歲的她,即使幾條深刻皺紋掛在臉上,不過依舊精神奕奕,不見一絲疲態。 

彭蒙惠總以清楚的英文發音,平穩的聲線主持英文教學課程,她的聲音讓人熟悉,就像住在隔壁的老奶奶,有著絕佳親和力。這條教學之路走了超過50年,接下來一小時訪談,她以同樣聲調與充滿耐心的語氣,但這次轉換為流利中文,帶我走進時光隧道,穿越在她過往的人生歲月中。

21歲那年,彭蒙惠從華盛頓大學畢業,告別了最親愛的家人、朋友,從美國渡船來到亞洲,輾轉經過香港,最後落腳臺灣,她最初在花蓮傳教,後來遷居臺北,開始在復興廣播電台主持節目,由於當時英文並不普遍,外國人與臺灣人對話常出現雞同鴨講的窘境,因而涉足英語教學,她清晰記得節目首集播出時是1962年,至今已過52年,「臺灣人需要英文,我就教英文,其實我並不是英文老師,我原先是教授音樂的,專長的是法國號和小喇叭。」口氣平淡,一切彷彿與她無關。

 回顧草創之初,彭蒙惠從廣播發聲,後來躍上電視螢幕,現今迎合時代所趨,也歸劃了APP教學軟體,希望以各種媒介教授英文,讓更多人受益。然而過往每次改革或財務窘迫,總要更多金錢支援,她往往必須四處找人募款:「我們公司沒有錢時,我最後一個拿薪水,因為很多員工有小孩子在讀書,我一個人還可以撐下去。」然而因她的奔走,所幸都能關關難過關關過。

 其實彭蒙惠主導的空中英文教室,一直以來以優秀的教學內容與品質,深獲肯定, 不少單位爭相希望與她合作,如開設聯名補習等,讓品牌擴張,但每每有這樣的機會,她總是思考再三,最後斷然拒絕,把賺錢機會往外推,只專注於教學事業,她奉獻己力,視金錢為無物。

 由於彭蒙蕙的教導與長久堅持,不少人得以改善英文能力,且充分運用於考試、求職和工作,因此正面回饋從沒斷過,現在走在路上,不時有人對她抱以友善微笑或擁抱,讓她感到欣慰。日前在台北國際書展,還遇到一個從1965年便開始收聽節目的忠實聽眾,當面向她致謝,因為從她的教導,目前以優異的英文能力當上一家藥廠的亞洲區主管,她開心說:「我讓英文成為一個工具、橋樑,幫助他們利用英文開啟了世界之窗。」更有監獄裡的受刑人藉由她的教導,從原本只是國中一年級的英文程度,在獄中慢慢進修,逐漸找回學習的自信。

 這樣的例子不僅充斥臺灣,且擴及全球,讓彭蒙惠的影響力遍及四處,回顧當初原只是想幫助臺灣人的夢想,最後竟開枝散葉,有來自巴黎、挪威、芬蘭,甚至遠自巴基斯坦的讀者告訴她,全由空中英語教室增進了英文能力,「這也是我逾50年的英文教學歷程中,在腦海中留下印象最深的事。」甚至有位來自美國頂尖大學的女教授,專程搭機來到臺北找她,只因從教導過的國際學生口中得知,因她所編撰的英文課程,才學得正確的英文發音與用法:「很高興我能幫助這麼多人,讓他們經由學習英文,改變了事業、人際關係或家庭。」

 之所以能有如此強烈的能量幫助他人,彭蒙惠感謝父母給予她的一切,母親的言教則讓她受益良多:「她告訴我對於不同背景和國籍的人都要有愛和憐憫,並且要把別人的需要擺在自己之前,且處處要為別人設想。」母親更教導她不論如何都要積極正面去面對生活:「我真的很感謝我的父母,因為他們塑造了我的價值觀,讓我在許多困難的情況下都能夠獨立解決問題,這些都為我建立了堅固的根基。」

 總是悲天憫人的彭蒙惠處處為人著想,並不斷重申:「我生命不要遺留空白,我要全部奉獻出去。」然而,這一路走來,她自豪沒留下任何遺憾:「 這些年來,我把握每一機會去幫助人,這些在我生命經歷的點滴,我一直深信是神要我去做的,我一點都沒有後悔,因為我一直在做神要我去做的事。」

除了英文教學,彭蒙惠更積極參與各項活動,展現超乎年輕人的活力,近期更帶著天韻合唱團前往到北美西雅圖、波特蘭及紐約演出。談及未來計畫,她的想法充滿哲理,但卻務實:「未來的計劃取決於未來是什麼?我不知明天如何?擺在我眼前的未來又是如何? 計劃往往隨著事情的發展而擬訂,所以我們應該活在當下,且盡力將眼前事做好。」再仔細想想,具體實踐的理念還是:「運用更多先進科技和年輕世代交流,且盡我所能幫助更多人。」

Tags: 彭蒙惠, 空中英語教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