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Motoclub002.jpg

由左至右為翁國峰、許英仁、梁慎修、陳建彰、葉吉成。

在南台灣艷陽照射下,一邊喝著古早味紅茶,一邊聽著「飛鷹十三支騎士俱樂部 Eagle Thirteen Rider Club」此起彼落敘述 騎車的樂趣,接著來到戶外綠意環繞襯托,微微徐風吹來,引 擎聲啟動咆哮,尤其是跨上坐騎時,每一位重機騎士的臉龐瞬 間都發亮,不論年齡層為何,每位騎士彷彿都成了大男孩。

立慶企業董事長翁國峰表示,所謂的騎重機,有人是為了 展現排場,但也有人是單純為了生活的樂趣,他參加不只一個 車隊,但飛鷹十三支讓他感到最為隨意,沒有生硬的規章及制 度,成員相處融洽,「生活不是以車為主,而是以人為主」, 因此他們不要求一定要具備哈雷百萬名車,也沒有嚴格的階級 制度或號令,不限於車種及引擎大小,只要是機車騎士都可以參與,身為會長的許英仁表示,「車子只是交通工具,懂得怎麼使用才重要。」

翁國峰表示騎重機的樂趣,在於繁忙的俗務壓力外,尋求 一種放鬆的方式。連續工作一陣子,當天氣及溫度在變化,往 往有一股血液在騷動,山在呼喚,海在招手,而他們常常運 用 Line 群組一召喚,任何人都可邀約聚會,「參加車隊有項好處,相互分享生活,彼此支援照應」,尤其騎乘在外若遇到交 通事故,車友馬上可提供緊急協助。

騎車的動機很多,有些人是滿足擁有感,有些人則是為了充實生活,許英仁表示,「騎車和開車感覺非常不同,騎車有一種 自由自在的感覺,而且視野更寬廣,用不同的角度去看風景, 騎出去好像這世界就是你的。」俊宥生技創辦人陳建彰則在旁 說道,有時工作繁忙,「騎一趟車再回到崗位,很奇妙地竟改 變生活的態度。」另外他們也從這嗜好中去結交更多的朋友, 他們騎乘的足跡曾經從台南騎到屏東、也曾橫跨南橫三天,翁國 峰和梁慎修去年更是從天津騎到海南島,再騎回天津,總共38 天 11,ooo 公里,梁慎修開玩笑地說,「為了這趟旅程,我回來 後洗了半年的碗,不這樣的話,太太才有可能下趟放行。」

現在騎車的人口已日漸成長,甚至逐漸跨越性別,組織裡也 有四位女騎士,和其他車隊不同的是,飛鷹十三支有著許多的 親子活動,以家庭生活為中心,例如團體露營和烤肉等,「騎 車只是一個讓你抵達的方式,曾經有過先生騎著重機車,太太 開車帶著孩子一路跟。」除此之外,甚至包括跟華航合作一個 小天使育兒園的公益活動, 用機車展示的方式吸引群眾前來: 而他們也發現,由於興味相投,往往自己解決不了的生活課 題,在彼此切磋分享下豁然開朗。

幾乎每人的車子,沒有一台是完全一樣,眾人笑說,真正 的重機騎士一定會設法與眾不同,「改裝的樂趣和重要性,就 和女性怕撞衫一樣,即使加個鉚釘都好,」有人加裝 DVD 及 Speaker,一面騎車一面聽古典音樂或爵士樂,陳建彰為了能載著孩子出遊,就在旁側加裝邊車(Side Car),而翁國峰則在輪胎外側加裝飛旋輪框,等到什麼都改不了的時候,也就差不多 該是賣車換車的時機了,「只要一開始,大部分的騎士都會騎 到騎不動為止。」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追逐速度與夢想的旅 程,只要地球是圓的,便永遠沒有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