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品蓁、蘇慧妮.jpg
蘇慧妮(左)、洪品蓁(右)(攝影/魏品禾)

「一個孩子就等於一個牽掛,生越多越是包袱,還好我只有生一個。我媽媽以前也跟我說,小孩子只要生下來,就是一輩子的事,要煩惱到眼睛閉上那一剎那為止。可能我媽比較想不開吧,」洪品蓁語畢開玩笑說。

話雖如此,她的獨生女蘇慧妮(Sophie)卻是個很獨立的女生。「從小媽媽給我的印象就是很忙,生活上比較少相處到,」Sophie回憶道:「小時候我其實有很長時間都是待在我們公司裡面,因為家裡沒有人帶,所以我算是跟員工們一起長大的。」洪品蓁在一旁補充說:「她念的是薇閣小學嘛,校車只會送到中山北路路口,下課時間到了會讓員工去接,有時候忙到都忘記了,她就會自己走回來。基本上她也是個還滿獨立的小孩。」

自立自強的摩羯座女兒,遇上充滿母愛的巨蟹座媽媽,兩個人的喜好、個性都很不一樣,相處上也另有一番趣味。「我只有她一個小孩子,所以沒事就喜歡打扮她。記得她上幼稚園的時候,我每天都會給她戴不同的帽子,換不同的造型,老師都覺得很可愛。可是只要我沒看到的時候,她就會把帽子摘掉,」洪品蓁回憶道。她說自己喜歡漂亮的童裝,甚至Sophie從小到大的衣服,包括用過的帽子和包包,她都還保存得好好的,當成珍寶般收藏著。Sophie則是13、14歲便決定自己要出國讀書,且去的是人生地不熟的美國,在當地也沒有任何親戚或朋友。「我不是很喜歡台灣的升學制度跟教育方式。那時候每天上學只是不停地考試,每個禮拜都要看你的成績是第幾名,這不是我想要的。於是就想出去試試看,」Sophie解釋道。

旅居紐約多年,Sophie住過晚上會有槍聲的布魯克林區,當過造型師的小助理,也曾在零下低溫的嚴寒天氣裡冒雪上街採買食物;在洪品蓁的記憶中,女兒幾乎沒有讓自己操過心,倒是當媽媽的電話拿起來就是往美國打,每個月光電話費就是三萬多塊,還會問她怎麼沒撥回來:「單親家庭的小孩子都滿辛苦的,我是她唯一的親人嘛,她當然不想讓媽媽操心,也知道我很忙,沒什麼事盡量不會打回來。這麼多年過去了,到現在她還是這樣的個性,也都沒有變壞,我覺得她這一點真的是很棒。」

由於學的是設計,在美國唸書時交的朋友也有不少是藝術家,Sophie總覺得自己是個很隨性的人,學業結束後也是「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回來」;只是她坦承作為母親事業的接班人,還是有一定的壓力。「我跟媽媽的風格很不同,她比較走華麗路線,我則偏愛設計感,但是一直以來蘇菲雅就是以華麗取勝,這也不能輕易改變,」Sophie說。「我跟女兒講過,如果覺得有更適合的工作就盡量去嘗試,」洪品蓁說:「像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婚紗禮服會一做就是30幾年,只是因緣際會,一做就做了很久,然後自己也覺得做得還可以,到現在50幾歲我還是很喜歡這個工作,甚至比以前更投入;因為面對的不是只有台灣這個市場,還有中國的北京、溫州、上海這些大城市。能受到他們的肯定我真的很開心。」

若是仔細端詳這對母女,會發現她們在外貌上其實有著非常驚人的相似度。拍照當天在鏡頭前她們自然地互動,一起開懷地大笑,是多麼美好的畫面。不禁讓人期待起未來Sophie的夢幻婚禮,儘管想打造一生一次的最美回憶定然相當辛苦,但相信做母親的總是甘之如飴,因為那是她最親愛的寶貝。

洪品蓁、蘇慧妮-1.jpg
蘇慧妮(左)、洪品蓁(右)。攝影/魏品禾

Tags: 洪品蓁, 蘇慧妮, 蘇菲雅婚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