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N TATLER NO108Cover.jpg 
許芳宜。(攝影/stanley Chiang;Make up/Vicky Lin;Hair/Terrence Chu;Styling/Camille Chang)

從對話一開始, 許芳宜談最多的不是舞蹈,而是身體。身為舞蹈家, 她一直用身體表情達意,是因 為舞蹈認識身體,藉由身體認 識自己,舞者的身體深深地影 響了她,是她親密的戰友,也 是最大的敵人。

在二十多年的舞蹈生涯裡,她歷經「見山是山」、 「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這三個階段,年輕 時對舞蹈是純粹的喜歡,當19 歲許下成為職業舞者 的願望時,開始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憧憬,有股清新 的傻勁;漸漸地在職場上,面對很多的挑戰、競爭, 此時開始對自己產生疑問,開心嗎?為什麼選擇這條 路?「我長時間都是一個人,沒有社交,花最多的時 間,都在經營照顧我的身體。」而過程中難免處於挫 敗和壓力中,當下覺得很辛苦,她開始思考,究竟是 逃避或是面對它,每一場表演,她都會問自己,為什 麼還要站在這裡?而每一次她的自問,總是得到肯定 的答案,也讓我們看到現在的許芳宜。

「年紀大是很美好的禮物」,因為身體變聰明了,年 輕時一個基本功須練 100 次,現在體力差了,一天頂多 練兩至四小時,她須在極短時間內達到最好的質感及狀 態,「讓質去取代量」,拼命用功是基本盤,但如何發 展出「屬於自己的顏色和味道」?她希望自己的身體不 是只有一種表情語言,而能有著不同的變化、層次、溫 度,而這需要許多的經驗累積,還要有一定的品味去品 嘗,才能反芻及感受。目前在許芳宜成立的「身體要快 樂工作坊」擔任舞蹈老師的李函潔表示,「老師總能看 到不一樣的自己,連我都不知道的自己,每人都有獨一 無二的好,不要輕易放棄、否定,即使跟別人完全不一 樣,也可以學習擁抱自己的不一樣。」

曾經為MarthaGraham舞團的首席舞者,許芳宜有一 段時間回到台灣,卻又重新以國際為舞台,說起這段 轉折,「老天爺對我太好了,」曾經讓她走到什麼都沒有的境地,只剩下一個人,她也曾想怒吼,但重新歸零後發現,「這反而是一個禮物,才會知道自己有 多勇敢,有多少的能力未開發。」要能飛得高又遠, 得無牽掛,舞者生涯使她必須輕便旅行,什麼都可以 不用帶,必備的行囊就是她自己,而且技巧深度、內 容永遠都跟著身體,別人搶不走。「自由是不容易 的,你必須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在我學舞經驗裡,自 由來自規矩,規矩創造自由,根基要紮得穩,身體才 能自在自由。」她同時也說,規矩看似框框架架,但 卻是基本功,不管做人或做事。舞者何健銘也說,倘 若約定八點練舞,7點51分到達就算遲到了,連吃飯和 生活禮儀都講究規矩,而且她始終以身作則。「老師 沒有一刻手軟的,而她似乎從來不會累。」

許芳宜是用「牽手是為了放手」的態度看待年輕 一代,牽他的手,最大的目的是放手,才知道會不會 飛,能飛多高,放手需要能力更需要相信,也才能牽 下一個。年輕一代很早就知道獨立思考,也擁有充足 的資訊,這是當年她所沒有的時代優勢,但夢想需要 行動去實踐,如何帶他們看到世界,以身作則是最好 的教材。街舞舞者劉力瑋便表示,街舞這類型的舞蹈 通常不會在國家劇院這大型場地演出,但許芳宜牽 著他們的手,去年在北京與韓國及中國的舞者同台演 出,這對他們年輕一輩而言意義重大。何健銘也說, 如果沒有遇到許芳宜,他也許老早就放棄了。

處女座的她,是因為看清世間的不完美, 才會追求完美。「當我年紀越大,深切瞭解 到,這些白髮不可白長,還要長成智慧。」她 學習到更優雅寬容地處理事情,讓自己不管在 性格上或處事上更游刃有餘,一路跟著許芳 宜的舞者都很清楚她的堅持。「年輕時,堅持 和固執常搞不清楚;年紀大了,才明白關於 舞蹈,我不是堅持也不是固執,而是幸運的我喜歡和擅長的是同一件事。」她舉例說,就像剝洋蔥,一層一層 剝,每一層都有味道,不管是否刺鼻嗆淚,對身體和表 演慾的渴望讓她一路探索還有什麼未開發,並期待能與 自己未知的一面相遇。

在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影片的《聶隱娘》客串一角, 對她便是一種嘗試,「基本上這是一種舞台換位,」 在不同的舞台上,她也經歷電影產業的繁複與不可預 測,台前看似光鮮亮麗,但幕後為了等一片雲或是幾 秒間的光線,讓她忍不住有著看天吃飯的感歎,也有 著全然不同的表演藝術體驗。

許芳宜全然專注在表演藝術上,她對時尚也有著與 眾不同的的詮解,逛街時看到的服飾及顏色,她思考著 能否放到舞台上,在表演者身上又會產生何種質感,甚 至一支口紅在舞台上呈現所代表的意義,都在她腦中盤 轉著。她的眼中,時尚是藝術品,所有身體都是獨一 無二的,也是一件藝術品,「當這兩個美好的事物放在 一起時,不是誰駕馭誰,而是彼此給予空間,」當她拿 起一件服裝時,她總是想像著這件衣服是否會呼吸、能 舞動,從衣服原有的造型,她探索著能讓它變型的可能 性,「這是時尚最有趣的地方,透過彼此,從中找到共 通點,創造出比現在一加一產生二更多的畫面。」 當人們都用成功的眼光看著她,她卻說,最能讓自 己拍拍手的只有一件事——她敢面對自己,「我可以 很誠實地面對我的慾望、嫉妒、夢想及困難,」她舉 例說,面對鏡子看著穿上衣服的自己,但若是赤裸裸 的自己,很少人能用平常心去看待。這些人性的七情 六慾,不管是情慾、利慾、權慾,人們往往不願承認對它的渴望,但她誠實以對。人要活得自在,這需要 很長時間的學習。「人們可以多花一點時間給自己, 不要忘了把自己變成太陽,一顆獨一無二的鑽飾,成 為最有價值的女人。」

許芳宜很享受目前的成熟階段, 更加相信自 己的存在價值, 目前她跟世界上不同藝術家合 作,接受創作和教學的各種邀請,一切都跟表演和創作相關,「這都是身體和過去的表演,點點 滴滴所累積出來的。」身為一位職業舞蹈家,她 自認是幸福的,在同一個身體裡能創作那麼多的 故事和角色, 而此次自己的故事用自己的身體 訴說, 是很過癮的。睽違三年, 九月即將有全 新舞作演出,她為這場命名為《致敬Salute》, 向所有表演藝術者致敬,謝謝她的身體,感謝身體陪 伴這麼久的時間,以往都是用身體說別人的故事,這 次演出自我對話的成分較多,屆時將邀請國內外藝術 家共同參與,一場向身體致敬的演出。

「每一場演出都是最後一場,以前是現在也是,我 不知道還會在舞台上多久,但我相信我的舞台不只是 劇場。」而她最想傳承的是「希望」,這世界並沒那麼難,想讓下一代相信是有希望的,想延續夢想,夢 不需要很大,可以從小開始,持續性地完成,就離成 功更近了。她經常自問,當她不再站在舞台上,當舞 蹈不是她的職業時,她還會跳舞嗎?答案是肯定的, 這將會是最大的學習,如果那天來臨,她期待是一個 優雅的轉身,開啟一個不一樣的新生活。「人都是要 補課的,上帝是很公平,我從未覺得有何缺憾,一路 尋找著異想世界和身體的天堂樂園。」



許芳宜拍攝封面花絮片段。(攝影/林子惟)

 為何成立身體要快樂舞蹈工作坊?

身體有很多的情緒及表情,當身體快樂時 能帶給你滿滿的能量,看世界的眼光也不 一樣。身體要快樂不一定要跳舞,重點是 身體的主人,你知道身體要什麼嗎?不 一樣的身體需求需要不一樣的呵護與學 習。在此提供的不只是舞蹈課程,更多 是關心、照顧、協助每一個不一樣的身 體更認識自己,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cover.jpg

身為女性,如何看待身體的老化?

打從出生那一秒,很公平的每個身體都開始 老,對我而言老化是一種必經的過程,是時 間與經驗和許多美好的累積,沒有人說人變 老後不能再創造,老不等於無用、沒有人 要。老的美、老的好需要智慧。每一個女人 都有屬於自己的美,和別人看不見的好,如 果一輩子的努力都為了別人,那也許是時候 把最美好的自己留給自己了。
B-2.jpg

 如何欣賞女人的美?

人們都認為年輕時最美,但在我的眼中女 人怎麼看都是美麗的,小Baby 最是天真 無邪,用天使般的眼神看待世界;青少年 時期最有活力,狂妄奔放,對未來充滿憧 憬;然後到了成熟的女人階段,身體柔軟 有彈性,此時的美麗在於認識自己,不可 怨天尤人;到了銀髮年齡,優雅的舉止讓 人看見一切來自於感恩。女人一生的美 麗難以言喻。
A-2.jpg

如何看待女性單身?

單身有時是時代性產物,一個國家社會在進 步成長,女性有能力獨立自主,應該感到驕 傲。單身與否有時是緣分,每人價值觀不 同,自我完成是很重要也很難得的階段,既 然活在現代,要能擺脫舊有世俗的觀念及框 架,好好愛自己。
20170416_1193-3.jpg

情感上最特別的城市?

我到過許多地方,但最令我感動的還是紐 約,這城市帶我第一次看世界,人們都說, 第一次遇到或造訪的地方,將變成你看世界 的方式,也會成為你永生的記憶,紐約的活 力、熱情、現實、競爭的確給予我不同的刺 激及啟發。

20170416_1252-2.jpg

 

 

Tags: 舞蹈, 許芳宜, 身體要快樂舞蹈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