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Chi.jpg
季裕棠。

通常我完成一個案子之後,很 少再去看自己的作品,如果 回去了就代表我認為它還會 成長,反之亦然。因為成長 需要人的帶領,我做出來的 身體,需要有人給它一個心。

一個工程我認為可以接下來,就表示它有成 長的可能性,如同孕育小孩一樣。而每一個經 手的工程,判斷的關鍵不在於品牌,不一定 Four Seasons 就好、文華東方就不好,這一切 都是要看「人」。 如果執行者、養育者非常有熱情,在這種環境裡的小孩絕對有成功的希望,但遇到完全不 在乎的經營者,成功率一定不會太高,這個準 則在任何企業裡都一樣。

設計時我有一個vision(願景),非常清楚 的知道要做什麼、如何做到,但這個vision 必 須讓所有團隊都看到。在台北文華這個案子收尾時,我花很多時間與執行的團隊溝通,試著讓他們也看到同樣的vision,因為他們是要把孩子帶大的人,也是孩子能否繼續成長的重要 關鍵。

好比種一棵樹,照顧得好就長得美,我常常 對一些開發商、生意人說:「森林無法一夜之間建造起來,千萬不要以為可以種了草皮,就 想讓人相信那是一座森林。」想一想,樹和草 的生長時間本就不一樣,如同台北文華東方的 成長需要時間,變美也需要時間。但在時間上 有最重要的一個元素,就是愛心。

若是每個人都帶著愛心經營,這個環境會越來越美。在臺北,大家都愛敦化南北路,因為 View from the back 有美麗的樹木,但換個角度想,如果人們不愛 它,我想這些樹不會這麼的美,但為什麼臺北市 只有敦化南北路、仁愛路和某些地區的樹美?其 他地方不美?

在我小的時候,看到龍泉街邊有個賣牛肉麵的 攤販,他常把攤子綁在電線桿上,當時旁邊有一 棵樹,樹下放了一桶水,老闆總是將所有油、水 全倒在樹下,這棵樹還會活嗎?1979 年時,我再回去那個地方看,果然,樹已經不在了。若是 用同樣的方式經營一家企業,我想不會做得有意 義,也不會很成功。

這次設計的餐廳裡準備了很多甜點,希望小孩 子能夠在放學後,跟著媽媽來享用下午茶,因為 這些都將變成他們童年的回憶之一。如果從現在 算起的50 年之後,再次問起當初在這個環境長 大的孩子,他若能回憶起松山區的一草一木時, 就代表成功了。

我的家已經住了22 年,累積了多少東西?多 少回憶?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可能不小心在某個 角落把東西打破了,那一個角落就有了屬於我們 的回憶,多麼美好。

現在社會變得十分容易丟棄身邊的事物,買了房子遇到價錢好時,能出售就出售了,變成炒地 皮一般。一棟房子、公寓需要多少時間才能變成 「家」?如此輕易的賣掉令人覺得惋惜。

Tags: 季裕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