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行中的企鵝-04.jpg
南喬治島目前也是由英國管理,而島上除少數駐島人員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人出入,所有經過的漁船或打算上岸的旅遊都需要得到他們同意與支持,維持一定人數和嚴格管理。因為之前的捕鯨船不小心帶入老鼠,目前據觀察,老鼠就已經佔領半座島嶼,嚴重的影響此地鳥類的生態,另外,外來的草種也會適應而生,也是一件待解決的問題。因此在登上南喬治島和離島登船,我們都要經過淨身、消毒的程序,畢竟人類算是外來之物種。這也難怪,當你登島看著數量多得驚人的各式海豹與企鵝圍繞在你身邊,牠們不懼怕人類的眼神,甚至走向人群瞅上一眼,都讓我強烈感受到:「這裡是他們的」,在牠們眼裡人類只是一群較高大而奇怪的動物。幾次看著一群國王企鵝走近身邊打量我一眼的神情,然後搖搖擺擺地轉身離開,都還是會忍不住地被逗笑。我們總是依人的觀點看著世界上其他生物,而在南喬治島企鵝卻被牠們看了我們一眼揚長而去,似乎有種闖入童話般的趣味。 

話說企鵝帶著喜感的形體、動作,常常在人類世界裡變成很好的逗樂素材,我在南喬治島拍了許多唯美的企鵝照片,和牠們看似愣頭愣腦的動作與走姿,然而在BBC各種影片裡所看到的企鵝,都是為了延續自己物種的各種辛苦的努力。牠們上岸大都是為了繁殖,肥胖的身軀也是為了哺育下一代而儲存熱量,這些都由在體內的生命模式塑造成,經歷暴風雪築巢、經歷挨餓哺育,直到小企鵝跟著他們回到溫暖的海裡為止。抵到南極半島,帽帶企鵝(Pygoscelis Antarctica)、阿德利企鵝(Pygoscelis adeliae)與巴布亞企鵝(Pygoscelis papua)也陸續現身,在這冰天雪地嚴寒的南極土地上,牠們各自結群、各有領地生活著,讓我看到企鵝艱辛的一面。

看企鵝的同時,海豹與鯨魚也不時在這趟南極半島旅行裡面穿針引線地出現。觀賞冰山是南極旅行一件重要的享受,當第一座冰山經過郵輪旁,引起全船歡呼,那興奮之情至今難忘。之後,幾天看見無數巧奪天工的各種冰山,出現在水面流動,如同走入一座大園林裡看見各種身姿曼妙的太湖石般。這是經過千萬年大自然所雕琢出來的藝術品。在陽光下與水面的光影相互折射,形成各種的藍與白。專家告訴我們:水面上的冰山只是整座冰山的百分之二十,水面下占八成。而冰山經常隨著波浪流動,可能造成的分裂或者翻滾,水面下的部分又浮到水面上,形成了許多縱向的水波鑿痕,造成許多冰山的形狀特別的立體和有著未來主義的美感。

真的到南極半島後無數冰山圍繞在你四周,冰山上也經常看到休息的海豹與企鵝,不知道為甚麼我又想起了聊齋。海豹與企鵝離開冰山或岸上,牠們在海裡的游動覓食有點像鯨魚,只是體型不同。我特別喜歡看冰山上的海豹們各種慵懶,這是一種特別美好安靜的畫面。睡得很沉的海豹,在各個美麗又奇形怪狀的冰山、浮冰上飄移著,偶爾伸個懶腰、翻個身,燦爛陽光下像似躺在雲端的胖妖精。只是後來BBC的紀錄片裡又給了我殘忍的故事,這也是充滿危機的時刻,因為吃海豹的鯨魚經常用超高智商,聯手捕食在浮冰上沉睡的海豹。他們製造各種水流造成浮冰搖晃破裂,好把海豹用得精疲力盡後,一舉翻過浮冰拖入水中捕食。鯨魚是最難親近觀察的動物,幾次只能在不遠處看他翻身,一撇美麗的尾巴,牠不像企鵝已經成為我此次南極行最鮮明的記號了!(圖片提供╱姚謙 )

南極行中的企鵝-03.jpg

Tags: 姚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