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佳螢.jpg
當我們邀請趨勢科技共同創辦人陳怡蓁成為 2017 Generation T 推薦人時,她立刻答應了,但附加一句,「我心中有一位,等我先跟她見一面談過再說。」

與謝佳螢的第一次會面就在中廣錄音間,她成為陳怡蓁主持的「藝文FUN輕鬆」廣播節目的受邀來賓,在短短幾十分鐘,深深被她清晰活潑的思路、落落大方的台風與口才所吸引。廣播內容中提到她為何取名謝金魚為筆名,於 2014 年創辦經營起「故事網」,還有經營這知識型網站時,如何吸引成熟的讀者端願意掏腰包以行動支持。

20170811138945.jpg

第二次見面則是在攝影棚,終於面對面地進行訪談,在對談內答中有段話讓人分外動容,她表示入選 Generation T 讓她看到同樣屬於這一世代的夥伴,都企圖做出一些改變,「就讀文史科系經常被社會視為邊緣人,但我覺得是時候該做改變了,身處這時代,其實每人都肩負責任,慢慢去承接這國家這島嶼的未來,在完全扛起這責任之前,有很多該學習之處,Generation T 讓我們看到更多希望。」同時她並指出,在經營網站的過程中,讓許多台灣的讀者發現歷史並非僅屬於學院門牆內艱深的知識,其實是有趣的,甚至變成人們生活的一部分。原本夢想成為歷史學家的她,為自己身處的世界開啟另一扇窗口,原來學界、產業、與這世界並非格格不入,而是如何運用最好的方式將之連結在一起。

第三次則是Generation T Party 上,謝佳螢是三位上台分享者中唯一的女性,從女性創業為出發,活潑有趣又深中人心,以下是她在晚宴上的完整講稿:

「有一次,我的朋友在她28歲的生日失戀了,跑來問我怎麼辦,無言以對的我只好說:『別難過,武則天在28歲的時候,不但失戀、而且失業,更慘的是,還沒有頭髮。』
這是讀歷史的好處,我們總能找到更慘的經歷,平衡一下負能量。IMG_6755.jpg

不過,在我28歲的時候,沒有失戀、還有頭髮,我是一個剛出茅廬的歷史學家。但我小時候的第一個志願,其實是經濟部長,不是因為我喜歡數字或喜歡當官,因為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有女性成為部長,這讓我知道,我不會因為我的性別而不能成就某些事情。

今天我看到了許多傑出的女性,她們那麼優雅、那麼堅強,因為有她們的努力,性別不再是我們衡量能否成就大事的門檻。或者說,歷史讓我們明白,我們繼承了許多時代、不同文化的遺產,這些無形的記憶成就了我們的現在。

但是,在我28歲的時候,從歐美到亞洲,歷史學正面臨全面的崩潰,但是,故事行銷卻成為風潮。到處都是假借文化與歷史之名寫成的故事,知識變得不值一文。

photo3.jpg

那我們有沒有可能改變這點?有沒有可能作些什麼來讓台灣的人文基礎建設可以更完善?於是有了故事,後來又有了說書。

三年後,故事成為目前台灣在人文領域最大的知識新媒體,我們確實改變了一些事。許多人說,這是因為我們把知識變得好讀、有趣,但就我看來,若不是因為台灣深厚的學術根基,我們不可能走到今天這步。知識可以很專精,我們需要這些更高深的知識。但知識產業必須要是一種服務業,才能理解讀者的需求,在知識與讀者之間搭起橋樑,把兩者串在一起。

我們是站在歷史學豐厚的遺產上,使用科技的力量與服務的精神,在網路上走出一條路。所以,我會怎樣定位我的工作?我在撰寫講稿的時候,一直想到兩個字:Tradition and Transformation,這是我進歷史系後讀的第一本書,它也標誌著故事的定位,傳統與變革,兩者不必然對立,可以相依相存。

Generation T 是一個創新的世代,我和我的同學們可能都代表了某種程度的叛逆跟不正常,不管我們選擇了什麼方式,我們都在形塑這個時代。獲選Generation T既是肯定,也是責任。

我們今日坐在此處,必然有我們的使命,期待我們可以一起前進。容我說一句看起來很像要選總統的話,但是,請各位放心把未來交給我們吧,我們也許會有挫折,但我們決不失敗!謝謝。」

在一次又一次的會晤中,她讓我們看到這社會的新希望,也讓我們更清楚如何定義台灣新未來。 36FA6815-AC09-4059-85BC-ADCE45BC0530.JPG

Tags: 趨勢科技, 陳怡蓁, GenerationT, 謝佳螢, 藝文Fun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