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舜任拷貝4.jpg

自小對繪畫即產生濃厚的興趣,大學時就讀東海美術系的蔡舜任,曾經讓母親懷疑他日後的出路。因緣際會,畢業時發現作品發霉,退伍後于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擔任助理,與國外重量級修復大師幾度交流,因而走上了修復這條路。在不懂一句義大利文的情況下,隻身前往義大利學修復,透過一個接一個的契機,成為臺灣第一位獲得義大利認可的油畫修復師。

在義大利求學期間,蔡舜任鑑於學院所學有限,特地勇敢地走上街頭,用著不純熟的義大利文,到處發傳單懇求有人收他當學徒,終於得到修復師Andrea Cipriani的允可。他說這完全是環境的磨練與激發,如今回想,除了感謝師傅體悟修復的真諦外,教導他最多的是文藝復興搖籃翡冷翠(佛羅倫斯)這座曾遭水災侵襲的城市,深受這城市的藝術薰陶,在這十多年間,足跡遍及義大利、美國、荷蘭與中國上海等地,累積了充沛的修復實作經驗。

面對時間,身為修復師的蔡舜任表示,「更好奇的是作品所經歷過的一切」,包括人、事、物、歷史、場景等,到底要經歷過多少時間,才與後世人們目光相會並呈現在眼前」。他同時說道,而修復最迷人之處,就是映證時間的精髓,還原作品原本的色彩,綿延了背後的真實精神價值,「最少的修復,就是最好的修復,有時我甚至會保留藏家不經意留下的痕跡」。在時光交迭與推移下,有時修復師們會在物件上找到故事,發現感動,甚至察覺真相,「在修復過程中,修復師往往是有這可能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作品的真偽。」

2014年5月25日蔡舜任到上海參加「一席論壇」,是唯一一位來自臺灣的講者,看到華人世界的另一種高度,當時他發下豪願,5年後希望能發揮的場域將不局限在臺灣,而是華人世界,不管馬來西亞或中國等地,把力量變大,「心中最想作的是改變,透過修復,希望能對社會做到具體的影響」,而還屆未滿5年,他便做到了,去年即2016年他便因藏家之邀,親往香港修復一件藏家拍賣藝術品。今年5月則受《Taiwan  Tatler》之邀,響應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的慈善拍賣活動,暫時跟修復的任務告個假,重拾畫筆發揮愛心,畫出他心中的各種想法,而他則一點一滴邁向改變的契機,盡己之力延續藝術資產,並使之代代相傳。

Tags: GenerationT, 蔡舜任, 修復師, 油畫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