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6335_ed3.jpg
簡晶瀅。(攝影 / JERRY LIN;  LOCATION: 戲台咖 THEATER CAFE) 

突然在一瞬間,所有焦點投注在她身上,在得知獲得2016 年英國「國家舞蹈獎」最佳當代女舞者獎的那一刻,她的心情百味雜陳,當時在法國位於馬達加斯加旁的一個小島上,身處一個老舊的劇場, 因為颱風暴雨而停演但舞團依然排練,屋頂還漏著水,劇場經理用麥克風告知此訊息時,她先是 一愣然後喜極而泣,但「過了五分鐘後就回到現實,得獎只是一個過程,我依然需要練舞,隔天依然要演出,並為購票的每一位觀眾負責。」

得獎後,唯一的改變是她只能再往上前進, 接下來則是更多與自己的競賽。「其實在還未得獎前,便一直是這樣的態度」。當她國小三年級 時就已經知道舞蹈會是未來要走的路,雖然經過 一番家庭抗爭,但也一路堅持到大學舞蹈系畢 業,並陸續加入「許芳宜&藝術家」、「周先生 與舞者們」等團隊參與舞作演出。

11954581_935862603128032_3850015277395661868_n.jpg

(圖片提供: Jean-Louis Fernandez和 Akram Khan Company )

其中,知名舞蹈家許芳宜影響她最深,既是嚴格的導師,也是媽媽,又像姐姐。能得到英國阿喀朗・汗舞蹈團(Akram Khan Company)的正式舞者機會,得歸功於許芳宜大大地推了她一 把。2011 年底隨許芳宜赴澳門文化中心演出《 隨身》,恰好阿喀朗・汗舞蹈團在香港演出,亦 在劇院舉行舞者甄選。她在許芳宜的鼓勵下參 選,事實上許芳宜與Akram 原本就相識,兩人曾合作《靈知》雙人舞,但許芳宜在她通過第一 次甄選才告知,簡晶瀅是她的「小孩」。「在跟著許芳宜的日子中,才知道何謂真正的態度與眼界,藝術家的養成須技巧與性格二者並行,只要肯認真實踐,夢想不會只是夢,是有可能會實現 的。」

剛加入阿喀朗・汗舞蹈團時,簡晶瀅回憶說遇到的最大障礙不是語言、反而是表演,傳統台灣基本訓練使得她的舞姿太美,「要把身上漂亮的東西通通洗掉」,不再追求技巧的高超,而是釋放出活生生的情感並學著如何打動人。在語言還未精熟前,Akram 用身體去指導,她用眼睛和直覺去感受,才能戰勝在舞團的每一天,她漸漸地較不害羞,舞團中每人都平等相處,相互惕勵並尋找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時間能幫助人們克服一切」,這是她這幾年來的心得累積。

12039464_952444201469872_7486182720675501008_n.jpg

(圖片提供: Jean-Louis Fernandez和 Akram Khan Company )

從小跳舞至今,人生唯一的遺憾是父親從未看過她演出,如今父親已過世,與編舞家前男友原本長達七年的戀人關係也在今年春天正式結束,兩人依然是夥伴和好友,「生活上的失去, 環境及周遭的人一直在變化,沒想到的是我這小小生活中的感慨,卻豐富了舞台的角色。」她所參與的《Until the Lions》是阿喀朗・汗取材印 度史詩《摩訶婆羅多》的舞作,簡晶瀅飾演安巴公主,情感張力十足,而行雲流水、多重層次的表演方式,讓她獲得最佳當代女舞者獎。

儘管這條路充滿艱辛,簡晶瀅卻將舞蹈視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我想掌握自己的生活與步調,我從未離開過,無法想像離開舞蹈 的日子。」她同時發現不能太放過自己,舞蹈上 要精益求精,而且要有勇敢直前的精神,很多機會與成就都在一念之間,就如當年許芳宜告知舞團甄選的訊息,如果她害怕退縮,便無法走到如今這境地。

IMG_3143.JPG

(圖片提供: Jean-Louis Fernandez和 Akram Khan Company )

她也談到編舞和舞者的關係,彷彿上和下,或是老闆與部屬的關係,舞者最迷人的就是身體,知道如何控制身體及變化,但編舞家永遠是站在第一位,Akram 是少數優秀編舞家與舞者 集一身。與前男友雖因遠距離分開,但兩人相互激發編練時也釋出不少素材,早已不單純是舞者,曾經合作過的周書毅便鼓勵道,「如果身體擁有這麼多子彈,不如自己選擇開槍的方式。」 在未來她渴望投入編舞創作的領域,在30 歲時能發表一支個人獨舞,若有一天,和Akram 的合約結束,也將嘗試跟不同編舞家合作,再去看看更寬廣的世界。

Tags: 英國, 許芳宜, GenerationT, Akram Khan Company, 簡晶瀅, 周書毅, 編舞, 阿喀朗・汗, 阿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