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hching Hsieh, One Year Performance 1981-1982© Tehching Hsieh_謝德慶,一年行為表演 1981-1982©謝德慶.jpg

是否細數過一年的時光,你是怎麼度過?曾經一整年的時間孤獨禁閉、無任何交流溝通;也曾一整年一天 24 小時,每個 小時準點在打卡鐘上打卡;並且一整年在沒 有庇護、遮罩的街頭上生活;13 年創作藝術 但不公開展示。這是現居紐約的行為藝術家謝德慶,當代藝術界的傳奇人物。

目前已15年未創作的謝德慶,今年將代表台灣館、也就是以臺北市立美術館參展, 從1970 年代末期開始,謝德慶創作了五件 「一年行為表演」和一個「十三年計畫」,前 五件作品各自花一年時間完成,而最後一件即 連續13年來不展示作品。自 2000 年以來,免 除了不展示作品的限制,在北美洲、南美洲、 亞洲與歐洲展覽作品及出席講座。 此次展覽命名為「做時間」,他在返台發布會中表示,「生命是生命徒刑;生命是度過 時間;生命是自由思考。」他的藝術呈現方 相當奇特,他用自己的身體及生命去實踐,一 生只有六件作品,但卻被當代藝術界譽為行為藝術大師,「我的藝術是一種生活方式,我生 活在藝術的時間之中,只為思考藝術與生命而存在。」此次台灣館將呈現六件作品中的《打 卡》與《戶外》。

「我是跑馬拉松的時間選手。在這藝術的跑道,我會努力。」謝德慶耐力和毅力相當驚人。《打卡》作品中,他每小時打一次 卡,一天打 24 次,並用一台相機捕捉他於打卡鐘旁的靜態影像。這項計畫持續一年,他 長時間睡眠不足,在 8,760 次打卡紀錄中,有 一百多次因身體過度疲累,的確睡過頭。謝 德慶運用身體的強迫性,事實上也是在抵制資本主義並對之提出控訴。展出期間,台灣館將運用影像紀錄呈現這項作品,影片中將 見到謝德慶強撐著顫抖的身體,站立於令人昏眩的打卡鐘旁。 國際策展人 Adrian Heathfield 便指出,《打卡》暗喻現代人的時間被工作全盤攻佔,「在很多時候,他走在時代之前」,現代人汲汲營 營被時間奴役而不自知,30年前的謝德慶「打卡」已不只八小時,如今超時工作已成常態, 「使得人生變成一場勞動,而無法停歇。」而 一再重複的打卡狀態,也令人聯想起希臘神話 中薛西弗斯不斷滾石上山而石頭依然滾落的精 神寓意。

《戶外》則是謝德慶在整整一年裡於紐約街 道上生活,不進入任何遮蔽物,而這遮蔽物包 括了公車、地鐵、火車及飛機等交通工具,紐約的冬天非常嚴寒、夏季則極為酷熱,但他仍 堅持不懈。其實也隱喻著文明社會進程中,人類被物質馴化,身體在不斷進程中被保護,在此他並非全然否定都會生活,而是在社會邊緣提告,並尋求生存的可能性。在此作品中,紐約整座城市成為他身軀的居所,強烈外來移民的疏離感,但又肯定了心志內在的無比堅強。 屆時威尼斯展場將展出謝德慶遊走曼哈頓的街道地圖、以及他露宿於街頭整整一年鮮明的孤單影象。

Heathfield 認為謝德慶作品無法取代的精神,「來自於他自我放逐於藝術界的域外狀 態,以及多年處於紐約的非法移民身分,」他 從一無所有中發聲,每一件作品都表現了一種 赤裸裸的生存樣態,並彰顯生命韌性。 「做時間就是服刑期、生命的刑期。」透過 展名,不僅指向謝德慶生命作品中長時間性延續,也反映他個人哲學及創作歷史;展名亦試圖烘托台灣館展覽場位於威尼斯總督宮前屬監 獄普里奇歐尼宮邸(Palazzo delle Prigioni)的 另一層監禁意涵。(圖片提供/臺北市立美術館)

Tehching Hsieh©Hugo Glendinning.jpg

Tags: 威尼斯雙年展, 謝德慶